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38 次 更新时间: 2006-12-05 19:44:5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演讲与研讨 > 阅读文章
余永定: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战略调整
·余永定
标签: 增长

    谢谢各位,不谢谢朱民,他两次想把我送进坟墓,一次说遗志,一次说我德高望重。我觉得从李扬的演讲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节约点时间吧。
    先讲全球不平衡,一边是美国大量项目逆差,另一边是中国、日本石油输出国大量贸易逆差和经常项目顺差,现在大家都在过日子这有什么问题?还有上午大家在讲中国为经济做贡献。
    怎么做呢?拼命生产,美国也在做贡献,拼命消费。
    这好像不对等吧,好像有问题,但是我想也未必有问题,我们在拼命生产,美国人在消费,但是他给了我们美元,这就意味着他们在以后会偿还我们,关键有一个美元可靠不可靠,美元的价值能不能保存,如果美元价值能保存没关系,我们拼命干活,你拼命消费,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拼命消费,你们拼命干活,也没问题。
    现在美国经常贸易逆差非常大了,这是去年的8050亿美元,经常项目逆差,占GDP比已经达到7%,特别是美国的境外债占比已经接近或者超过30%,这就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重要的问题在哪儿呢?就是说美国这样的一种格局,或者说美国经常项目逆差,中国经常项目顺差这种格局是否能维持下去?这里面又有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我们要考虑一下美国的境外债占GDP的比,会不会稳定在某一个值上,如果能稳定在某一个值上就问题不大,如果不能就意味着这是一个不稳定过程,迟早要崩溃,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就是说不管美国的情况如何,其他国家是否愿意给美国提供融资,你境外债占GDP比20%、30%、40%没关系,反正我们对美国有经常项目顺差,我愿意借钱给你,世界也相安无事。
    先看第一方面,这就是美国做了很多预测,这是美国经济学家给出的例子,美国经济学家对于境外债务占GDP比有不同看法的,各说不一,我们不知道相信哪个,我们自己简单算算其实很容易,我们解解就行了,这是我学生解的,就是一个模拟,就是美国经常项目逆差占GDP比和美国外债占GDP比是逐渐上升的,特别是美国的外债占GDP比是逐渐上升的,而且上升的速度应该是比较快,而且比较稳定的,那么他有没有稳定值呢?实际上是有的,我们算应该是稳定到98%左右,这是假设其他的条件都不变。
    和美国学者计算的结果没太大的不同,我们计算的结果是他有一个稳定值,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还有一个国家经验,我们看看澳大利亚一段时间境外债占GDP比60%,新西兰是90%没出事,这些国家的经济往往是比较好的经济,所以光看美国外债占GDP比的高低,不能得出结论美国是不是出了大问题。
    现在看另一方面,就是贸易经常项目顺差国是不是愿意给美国提供融资?我们挨个看,首先日本,他经常项目顺差是相当大的,虽然有波动但是是不断增长的,这种势头会不会继续下去?仔细看一下,我们会发现,日本之所以对美国有大项的经常项目顺差是由于日本居民户,他的企业有大量的储蓄,过去大家都认为日本人是非常节俭的,但是事实上,从80年代起日本居民户是不断衰减的,因为日本人口逐渐老化,现在之所以日本储蓄率很高,储蓄减去投资有很大的差额,就是因为日本企业储蓄很多,为什么企业出许多呢?是因为前一段日本经济不好,虽然有钱但是不愿意投资,但是现在我认为是走出了衰退,日本经济是往好的方向发展,这样日本企业投资就会增加,这样投资和储蓄的缺口就会减少。
    我估计日本对美国的经常项目顺差有可能会减少,这是我的新观点,原来我认为日本就是要储蓄,所以这个缺口是不会减少的,但是现在我有所改变。
    还有一类是亚洲新兴国家,其实过去这些新兴国家都是经常项目逆差,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经常项目逆差,泰国是最明显的例子,但是东南亚金融危机给他们一个严峻的教训,所以大家争取经常项目顺差和资金不断流入,这样使外汇储备能够增加,增加抵抗投机的能力,但是当他们把外汇储备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我想他们原来的那样一种消费方式和投资方式就会恢复原装,泰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大家看从1997年之后经常项目逆差变成顺差,资本项目原来是顺差后来变成逆差,但是在短短几年之中他把这个形势变回来了,他吸引大量资金流入,另一方面他又是增加他的出口。
    在这段时间他的整个国际收支的平衡发生了变化,但是在最近几年又开始复原了,他的经常项目又开始出现逆差了,最近我没有差,但是我想John Wong可以告诉他们东南亚一些国家又开始出现经常项目逆差,资本开始流入,泰国2005年曲线恢复原状了,所以我感觉东亚除了东盟这块恐怕不会有太大项目的顺差,就是石油输出国组织。
    他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他投资和储蓄的缺口是随着石油价格的变动而变动,一会儿正,一会儿负,现在他虽然提供给美国大量融资,但是这个融资源恐怕不是很可靠。
    储蓄和融资的缺口可能会缩小,虽然石油价格的下降,所以中国很可能会成为问题的焦点,这是中国的双顺差,这个问题我讲了很多了,就不在这里重复了。
    首先我想强调一下,中国不管如何必须要纠正这种双顺差,理由我过去也说过很多,我想在这里再引用台湾大学校长孙桢先生的一段言论,他说第一大陆虽每年接受FDI500亿美元,但是实际上是资本输出国,中国过多的外汇储备反映出常年牺牲的经济福利。第二金融系统未能有效分配资金,我觉得这很关键,不生产与低生产力的资金,不利于资金有效利用。第三经济权利下家,各地政府招商引资不遗余力,导致资金重新投资。第四经济发展重视成长多,重视就业少,隐蔽性、失业长期存在,所得差距虽然经济成长扩大,终未社会隐忧。这是个过来人的忠告,我觉得这种忠告很值得我们认真倾听。
    我们可以设想,世界全球不平衡的形势目前正在进一步发展,很可能这种不平衡要得到某种纠正,纠正可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发生,我和今天的罗奇先生相比还稍微乐观一些,我记得他多次预言这些东西,就是出大事情了,出大事情了,特别是有一个经济学家预言美元贬值好像十年了。
    因为人家会记录在案所以我会比较小心,我原来也比较小心,你可以查我的记录,我认为现在会出现纠正,但是不是很剧烈的纠正,理由是什么呢?美联储是很清楚的,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就是美国所持有的债权是以外币计算的,而其他国家持有的债权是以美元计算的,他一贬值我们就变成损失了,所以我们借人钱的人早已变成借钱人的人质了,我借钱给你,朱民生病我很生气的,我非得让你养好你不还我钱怎么办啊。
    所以我们一定要纠正,虽然这种情况我们会吃亏但是怎么纠正我们还要考虑怎么办,我同意李扬的比较谨慎,你花怎么花啊?你买黄金咱们把所有黄金都买了能用掉多少外汇啊?而且中国是大国家外汇储备这么多你买什么什么贵,你手里握大了股票,你觉得股票要跌你是大的持有者你敢卖吗?你不敢卖,所以咱们成人质了,这个人质是谁造成的?自己造成的。
    第三个我谈一下中国要采取什么政策,一个是汇率政策,还有一个是外汇储备的管理,因为大前天我们在外汇管理局开会,人们给我们介绍情况,我好像有责任为他们说几句好话,最后我谈一下中国结构调整问题。
    我觉得现在咱们有必要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汇率,汇率变动不是要你命的事儿,我记得03、04年讨论的时候,好像汇率一动,2%、3%的变动就要大难临头了,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四个百分点确定以后今年我估计得40-50%,大家预言明年、后年还得怎,那汇率给你造成什么重大影响呢?我就糊涂了,咱们看看德国,德国战后马克不断升值,没有出什么事情,德国货币政策的可行性是世界上最高的,以他为中心建立了欧元区。
    日本我觉得这是大问题,你对这个东西一点不了解没关系,你非常了解最好,最怕你一知半解就最糟了,日本是咱们的近邻但是咱们对他们的了解是一知半解,特别是日本在广岛会议之后咱们有很多错误的解读,我觉得不是我们理解的那么回事,因为日本八任财政部部长我全认得,日本我去了50多次,回回谈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不会太错,你不能把日本的升值归结为财政的政策。
    另外台湾的经验也值得我们研究,都是中国人,他所经的和咱们经的差不多,在80年代中期,台币增值了30%左右,开始的时候台湾双方使用的论点和咱们一模一样,大规模的失业、倒闭怎么怎么着了,最后什么也没发生,原来有升值预期,大量资金流入泡沫非常严重,那时候就是流动性太多,升值之后情况就解决了。
    在这儿我觉得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人民币升值的目的不是要消除外贸额顺差,谁都知道这不可能一下消除的,这是结构性问题,他需要很长的时间,刚才我给大家看日本的图,你看1985年以后稍微减了减,以后又回去了,又升又升,他越来越多,台湾也是这样的,他意志是经常项目的贸易顺差,大家他们实际上在升值之后基本上应该说是实现了均衡,就是外汇的汇率是在均衡汇率上。
    最主要的标志就是中央银行不必老干涉了,可以在那儿了,因为他的国际收支是平衡的,经常项目顺差,还有资本流出,所以不需要中央银行的干预,在一般情况下外汇储备也不会急剧增加,当然日本的情况比较复杂,由于他90年代的经济衰退问题,所以日本央行是进行了大量的干预,但是这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现在我们如果让中国人民币升值我们也不会让外贸顺差减少,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啊?就是我卖一个东西,我五毛钱卖出去了,现在一块钱卖出去,我也不减少我的出货量,你卖贵一点有什么不好呢?这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所以我希望大家对这样的问题保持平常的心态,价格就要变来变去,政府考虑到不能让汇率急剧升值,造成严重的失业,这种慎重态度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升得快一点、慢一点也不必着急,现在人民币升值速度可能快了一点,按年率算7、8%,也没什么关系,应该有一个平常心。
    另外受外管局的委托,当然没有正式委托,说一下外汇储备的问题,在国际上很多人说吴晓灵讲了什么又怎么着了,反正谢国忠把内幕暴露了一番,对冲基金,交易员们不造谣、不生事,市场就没事干了,只有变这样,他们才能得奖金,很简单,但是对中国人来讲,我们应该尽量减少这样的波动。
    对于外汇储备适度规模我们很难确定,外汇储备适度规模取决于很多因素,很重要的是你的外汇储备目的,一与外汇相关的流动需要,偿还外债预留的钱,支持固定汇率制,咱们不是固定汇率制但也需要调整外汇储备。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咱们不知道怎么用这个钱,咱们得把钱趴在美国国债上,这是澳大利亚非常有名的经济学家提出来的,这个概念很好,咱们把它暂时寄存,就希望寄存的时候美国人把东西看好了,别丢了,但是寄存在那儿的东西,一般你也别轻易拿走,所以我同意刚才很多人说的流量的问题,存量这个东西要很小心谨慎。
    一个很基本的就是我们把必要的东西留下来,我们尽可能用传统、安全、保险的方式来管他,剩下的一部分我们拿来运作,这里我就提一提,咱们现在是一万亿美元,咱们一万亿美元所能买的东西,如果咱真要买东西比起五年来我看多不了多少,由于诸多原因他用所谓对世界一揽子货币贬值非常严重,咱们确实是损失了,好像股票价格下跌了你确实损失了,但是你如果卖了永远损失了,但是这是两个问题,无论如何咱们现在是遭受损失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办法保值增值是很重要的,但是千万别把事情做过头造成不好的结果。
    现在我想强调的是外界好像老在猜想外管局有什么动作、政策,说上海有什么秘密文件,好像没什么必要,我不知道李扬知不知道,反正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讲清楚,就是中国外汇管理局,他是比较注重保值的,多少年来他们也意志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从2000年起他们已经考虑投资于收益较高的长期的项目,他们已经考虑有几十种,多少种我也不在这里引用他的数字了,2004年进一步考虑到我不光投资在固定收入的产品上,而且考虑其他产品,就是收益比较高一些,风险比较大的产品上。
    关于币种的分散化问题他们早做了,前年货币委员会,我不知道说了什么美元掉到102了,我其实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会发生什么,我是乱猜的。
    我给外管局建议的时候,他们说我们早做了,说明他们早做了,有朋友说中国现在赶紧买黄金,不买就迟了,我当时没查邮件,晚了四个月才看到,这时候已经涨了100美元了,所以我和外管局说了,他们说我们该买的早买了,你别操心了。
    我真希望他们不用操心了,那咱们就比较舒服,同时我们就可以使谢国忠说的人有点失望。
    那么看看币种分散化问题,这个币种美元持有量是70%降到30%,可惜这不是中央银行,这是SNB,不是中国,他们做了大量的分散化的工作,欧元的比重在上升,美元比重在下降,英镑在上升,日元也在上升,我觉得买点日元可能有点用途,这个你比我知道得清楚。
    好,谢谢大家。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