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60 次 更新时间: 2007-03-19 02:12:27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翰圣:《民主是个好东西》中的常识性错误
·陈翰圣
标签: 民主好东西

    俞可平先生《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见诸报端后,评者蜂起,反响强烈。然而,众说纷纭中,却没人指出其中一个常识性错误。该文第六段结尾处写道:“从国内政治层面说,如果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是国内的暴政;如果一个国家主要用强制的手段,让其他国家的人民也接受自己的所谓民主制度,那就是国际的政治专制,是国际的暴政”。
    上文有关“国内政治”的论述,基本是同义反复。所谓“政府主要用强制手段,让人民接受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制度,那就是国内的政治专制”云云,接近于说“专制就是专制”,没有提供任何新的信息。上文有关“国际政治”的论述,可谓异军突起,闻所未闻。如果论点成立,它将不仅刷新迄今为止有关“专制”和“民主”的全部论述,而且必将颠覆政治学的整个分析框架,导致一场政治学革命。因为,所谓“国际专制”,就像它的必然对立物“国际民主”一样,是前所未有的概念。政治学意义上的“民主”和“专制”,历来研究的是一国国内的政治形式,讨论的是“国”和“民”的关系,从来不涉及“国”和“国”的关系。
    在政治学的子学科中,比较政治学谈论“民主”和“专制”,但研究和比较的是各国国内的政治制度,不是国与国的关系。政治哲学也谈论“民主”和“专制”,但讨论的是其形而上学的部分,如“民主”的理论、起源、发展等等,也不涉及国与国的关系。政治学中研究国与国关系的子学科是“国际关系”,其理论虽然五花八门,流派纷呈,但从来没人用“民主”和“专制”两个概念来概括国际关系。自从人类历史上有了国家后,“国”与“国”的关系可以睦邻友好,可以纵横捭阖,但从来没有“民主”或“专制”的关系。国际关系史上有过战争时期、和平时期,也有过不战不和的冷战时期,却从来不存在“专制”时期或“民主”时期。“国际专制”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指强国欺负弱国,那么,这一概念虽然貌似指责“强国欺负弱国”,其实却在无意中为“强国欺负弱国”提供了合法依据。因为,“专制”虽然不合“理”、不合“情”,却恰恰可能合“法”。譬如,封建帝皇的“专制”,就符合“王法”。“国际民主”又是什么意思?是指国际事务由各国投票决定?那么,如何投票?一国一票,还是大国数票,小国一票?以国家为单位投票,还是以个人为单位投票?
    为什么“专制”和“民主”两个概念只适用于国内政治,不适用于国际政治?这是一个政治学上的常识问题。因为无论“专制”,还是“民主”,都是政府的一种统治形式。“专制”和“民主”的存在,有赖于一个能实行有效统治的政府的存在。国内政治有这样的政府,国际政治没有这样的政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民主”和“专制”的概念适用于国内政治而不适用于国际政治,是由国内政治和国际政治最根本的区别,即国内政治的“有政府”状态和国际政治的“无政府”状态所决定的。要在国际政治中运用“民主”或“专制”的概念,就必须在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主权国家”之上,再产生一个统一的“世界政府”。而这种事,到目前为止,似乎还不可能在可预见的将来发生。就算有一天,地球上真产生了“世界政府”,那么今天所谓的“主权国家”和“国际政治”就必然随之消亡。到那时,“民主”或“专制”就仍然只适用于国内政治,讲得就仍然是“国”与“民”的关系,而非“国”与“国”的关系。不过那时的国变成了“地球国”,民变成了“世界公民”。
    这里有两点要稍加澄清。第一,现在的“联合国”不是“世界政府”。“联合国”不是凌驾于“主权国家”之上的世界国家,联合国只是一个世界组织,世界论坛。第二,以“国”与“国”关系为研究对象的“国际关系”理论,也涉及“民主”或“专制”这样的概念。但“国际关系”理论涉及“民主”或“专制”等概念时,讲的是一国国内政治的“民主”或“专制”,对国际关系的“战争”或“和平”可能产生的影响。例如,九十年代盛行一时、并为克林顿总统津津乐道的“民主国家间没有战争”的理论,就属于这一范畴。它讲的不是“民主国家”间有“民主”关系,而是讲“民主国家”间有“和平”关系。可见,就是这些理论,在讨论“国”与“国”的关系时,也不涉及“民主”或“专制”的概念。
    从社会科学方法论的角度讲,上述错误源于混淆了“分析单位”(unit of analysis),这是方法论上的典型错误。“国”与“国”的关系,分析的是国际政治层面的问题。“专制”或“民主”,讲的是“国”与“民”的关系,分析的是国内政治层面的问题。在一个层面上作的分析,不能随意提升到另一个更宏观的层面上去,即不能将国内政治的概念随意引申到国际政治中去。同理,在一个层面上作的分析,也不能随意延用到另一个更微观的层面上去。假设,我们都同意俞先生的说法,“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是,如果将“国”与“民”关系中的“民主”,应用到一个更微观的层面,即引申到“民”与“民”的关系中去,“民主”就可能不是个“好东西”。例如,在学校里由老师和学生“民主”地决定考试成绩,学生这个“多数”将永远击败老师这个“少数”,正常的教育就无法进行。将“民主”这个概念套用于国际政治,国人中颇有市场。故特意提出,抛砖引玉,就正方家。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