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24 次 更新时间: 2007-12-06 22:00:04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戴煌:有感于孙中山不让喊“万岁”
·戴煌
标签: 孙中山

    多年前读到一篇文章,很有感触。
    据这篇文章的作者说,他谈到北京王府井大街中华书局1991年8月出版的《孙中山年谱长编》和其他部分相关史料记载:1912年4月1日,孙中山先生为促成南北统一,毅然辞去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让位于北洋政府的袁世凯,并于当月20日乘船去福建游察。当船抵马尾时,他看到欢迎他的人群和水面上的大小船只,都闪动着“欢迎孙大总统”和“孙大总统万岁”的大小纸旗和布条。他很不高兴地说:我已辞去了临时大总统,为什么还要这样高抬我?他并对上船迎候的福建都督孙道仁说:“这太不成话了。就是共和国的总统,退了位,就是一个平民,怎么还要称‘孙大总统’?再说什么‘万岁’,那是封建皇帝硬要他手下的官民称颂他的。我们为了反抗这个‘万岁’王朝,多少革命同志抛头颅、洒热血,才取得了消灭掉清王朝的伟大胜利。如果我接受这个封建王朝的称呼,我对得起那许许多多的先烈吗?”他要求孙道仁立即撤掉这些纸旗和布条,否则决不上岸。
    孙道仁立即传达,大小船只和人群也立即照办,孙中山这才欣然上岸。
    看了这段文字,我的最大感触,就是历史也有它的惰性:封建的帝王思欲绝不会一了百了。正是孙中山先生创立的国民党,在孙中山先生瞑目之后,大权一落入独裁专制的蒋介石之手,蒋魔王就大搞一党专政,大搞“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唯我独尊。他被*赶去台湾小岛之后,大陆上的“万岁”之声又不绝于耳。特别到了“文化大革命”,地无分东南西北,人无分男女老少,自发或被迫地每日每都声嘶力竭地大喊特喊“万岁万万岁”和“万寿无疆”,这是什么王朝?是红色王朝还是专制独裁王朝?这只能说明封建帝王犹如无孔不入的毒菌,从而灭菌之途还很遥长。
    这使我屡屡想到陶行知先生1930年致友人信中的那句话:“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当年我们千百万讲的同志和先烈,真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他们艰苦奋斗终身,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乃至生命的。后来我才感悟到:在这些同志和先烈“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同时,另有很多人是“捧着帝王将相的野心、个人名利的私心、升官发财侵吞人民血汗的黑心而来,带着大名大利和黄金万两而去”,以致直到今天,层层级级的脏官污吏仍然层出不穷。大凡这种人一旦窃取了大权大势,必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实行法西斯式的封建极权专制主义。而早在1843年,即与恩格斯共同发表《*宣言》的前5年,即在《莱茵报》被查封后与友人合办《德法年鉴》时的年仅25岁的马克思,在外旅行到科仑时致《德法年鉴》中的好友罗格的信中说:“专制制度必然具有兽性,并且和人性是不相容的。兽的关系只能靠兽性来维持。”
    这段话,详见1956年1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414页。虽然马恩晚年与时俱进地修改了早年的一些著名论点,但是这句话和其他许多观点,直到今天仍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请同志们想一想:在这样的极权制度下,能有民主、自由吗?谁具兽性、谁有人性,难道还不应该掂量掂量么?记得抗战时,夏衍写过一个剧本,名叫《法西斯细菌》,详细描写了法西斯毒菌的危害。目前如果有人写一写《帝王法西斯细菌》,我想肯定大有益于如今的世道人心。
    20年前,我只能写一篇1947年苏北盐城攻坚战的采访回忆片断,题为《胜利之路,烈士们的血肉铺就》。其用意就是不能把千百万烈士们血肉铺就胜利之路的大功大德,都独揽到一个人的头上。这短文最后说:“几十年来,不论欢愉的时刻,还是苦难的岁月,我都常常缅怀过去一批批倒在血泊中的先烈,时而默默流泪。今天,我们这个新社会虽已衣食无虞,但由于党风正气的衰颓,往昔的革命精神、同志友情、党和人民的血肉相联的关爱反而十分淡漠的现象,却泛泛可见。这不能不令人在对先烈的缅怀中,伴随着难以拂却的伤痛和悲愤!但愿我们所有当年心怀壮志投身革命洪流的人们,以及甘愿踏着用鲜血铺就的道路坚决走下去的子子孙孙,团结奋起,把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革命事业,不是含污夹垢、拖泥带水,而是光明正大、健康无邪地继续下去,直到先烈们的壮丽心愿全部实现!”
    总之,孙中山不让喊“万岁”,使我的联想很多很多;但由于篇幅所限,不能一一道来,只能就此搁笔。诸公有何见教,敬希慨助。
    
    (2007年9月21日上午于戴氏蜗牛居)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