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21 次 更新时间: 2008-02-04 12:09:4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周运中:薛涌:读过《论语》吗?——驳薛涌《学而时习之》序二
·周运中
标签: 论语

    薛涌读过《论语》吗?好像不是问题。人家那么多学历和名头,还写书,还开博,“那场面是相当壮观!”但是他作为一个到处鼓吹自己学说的人,必须对自己严格要求,不能马虎地读两句就说他读过《论语》,他是要为他的读者负责的。在看了他的文章后,我很遗憾地发现薛涌先生没有认真、完整地读《论语》,他的这种欺骗性的学术招摇是值得我们共同批评和深思的。
    在他的《学而时习之:论语研究之一》序二里,他说:“人们习惯于把孔子当作大一统的政治秩序的支持者。这当然和他的学说后来被大一统的皇权意识形态所利用有关。这实在是今人对孔子最大的误解之一。”他说 孔子支持的是‘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反对‘道之以政,齐之以刑’,薛涌说:“他(孔子)明确地反对政治权力(或者说政府权力)在社会中扮演过重的角色。周天子或或者周代的礼制,提供的是一个文化上的统一,并不是政治上的集权。”在这前后论证中,除了看到薛先生引《礼记》、《荀子》的材料外,不曾看见他有什么《论语》的一条新材料!但是《论语》的《季氏》篇第二条是: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孔丘在这里说他的理想是不仅礼乐由周天子掌握,对内镇压和对外侵略(征伐)的所有事情也要由周天子集权。《宪问》篇:
    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
    孔丘赞美齐桓公的尊王攘夷使天下重新回到安定统一的局面,显然孔丘是追求大一统的。薛涌先生号称读过《论语》,但是没有看见这两条,于是得出了孔丘只赞成周天子在文化上的统一而不是政治集权的谬论。
    薛涌为了论证儒家只是思想干预,说:“从孔子到孟子,儒家主要希望给诸侯君主提供治国之道,对天子除了‘敬’以外,并不提供什么具体的政治建议。”这句话又一次说明薛涌没有读过《论语》,第十五篇《卫灵公》: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
    这里孔丘把用什么历法、坐什么车子、穿什么衣服、播什么音乐规定得很清楚。孔丘的具体政治建议还有很多,开篇《学而》第五条:“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节用就是节约开支,“使民以时”就是按时节役使百姓。在《乡党》篇有很多的繁琐政治规矩,由于实在繁琐而迂腐,我在这里就不再赘抄,大家可以自己去看。不要说政治建议,就是一个器具,孔丘也要设定标准,《雍也》:“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孔丘感叹觚都不是他心目中应该的样子,可见无比繁琐的儒家们管到什么样的地步。孔丘的教学科目中就包括行政管理,所以颜渊才问他他治国之法。《泰伯》: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孔丘意思说我教学生三年,肯定能做官。遗憾的是,这些条目薛涌好像都没有读到。
    薛涌说中原原来都是几千人的小国,说:“孔子心目中理想的政治,是一千左右到几千人小社区的自治。”接着薛涌就开始描述小社区里怎么和谐美满,又把这种伊甸园的破坏归咎于统治者的侵略,说统治者的贪欲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礼义廉耻,进一步说:“孔子可以说是最早看到专制将腐蚀了社会的基本道德规范的先知。”我看了薛涌先生的飞跃论证,不禁疑问,孔丘是鲁国人,鲁国是不是仅有几千人的小区?鲁国是从哪里来的?我要告诉薛涌们,鲁国所在的地方原是东夷族的家园,正是来自陕西的周人殖民者杀戮和奴役了无数非周族人民,才建立了那么多的封建城邦,这些大国(齐)、中国(鲁)、小国(蔡)的建立和存在,从来就没有什么“田园诗”,而是无数的“骷髅台”。从孔丘到孟轲对于周族的残暴向来狡辩维护,《八佾》篇: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  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有人说周族要使人民战栗,孔丘就开始打哈哈说既往不咎吧。其实哪里有什么往事,在孔丘的时代,周人对其他民族的侵略也从来没有停止,孔丘鄙视蛮夷,《八佾》篇:“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在最后一节《儒家与宪政》中,引《先进》篇孔子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薛涌说:“言下之意,大臣即使是对君主,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断无作其工具之理。”我认为,薛先生显然没有读懂这句话,“以道事君”是做君主的一个有道的工具,“不可而止”是消极回避,而不是积极干预君主,《宪问》篇:“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孔丘说乱世贤者的第一选择躲避,这也是孔丘总是褒奖夷、齐的原因。薛涌先生把儒家对于昏君乱世的回避和宪政联系起来,不是很荒唐吗?
    我的专业是历史地理学,要求我必须仔细读书,很不好意思,我的书呆子式的读书方式打破了薛涌先生建构的上古社会和早期儒家的幻象。我赞成启蒙,但是像薛先生这样硬把人家祖宗的东西往我们祖宗坟里塞的做法实在是不值得提倡。我们肚子里的洋墨水没有薛先生多,但是没有读完、读懂《论语》就开始大段比附西方学说解说《论语》的做法可以休矣。
    
    (作者: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2007级在读博士研究生)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