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51 次 更新时间: 2008-09-01 14:13:24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奉孝:对《苏联亡党亡国的几点思考》的思考
·陈奉孝
标签: 苏联

    中共原组织部长张全景先生发表的雄文《苏联亡党亡国的几点思考》是一篇值得思考的文章。其实该文的基本观点与我在91年苏共垮台苏联解体时从政协的学习参考文件中的观点基本上大同小异。那时政协学习的参考文件中的基本观点是把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罪责归罪于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搞乱了苏联人民的思想和叶利钦对苏共的背叛。张文对此有进一步的补充,除了把赫鲁晓夫、波涅日诺夫也加进去外,对斯大林的错误也蜻蜓点水式的提了一点,但对斯大林犯的具体错误却只字未提。
    张文一开始是这样说的:“苏共失败、苏联解体,是很多人关注的一个问题,并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不同的思考和辨析。我们访俄后对苏共失败的原因概括了四句话:既有政治原因又有经济原因,政治原因是主要的;既有内因又有外因,内因是主要的;既有主观原因又有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主要的;既有历史原因又有现实原因,现实原因是主要的。在诸多原因中,必然有一种是主导的、起决定作用的。从根本上来说,问题主要出在苏共党内”。这四句话我认至少有三句话有商榷的必要。“既有政治原因,也有经济原因,政治原因是主要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政治领域上的变革最终要从经济基础方面找原因,这是马克思主义的ABC,因此我认为这句话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相悖,如果张先生还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话。“既有主观原因又有客观原因,主观原因是主要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存在决定意识,因此主观原因的产生必然有其客观原因做基础,强调主观原因为主这似乎也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相悖。“既有历史原因又有现实原因,现实原因是主要的”也值得考虑。因为现实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从历史演变中产生的。过分强调现实原因这也与历史唯物主义相悖。张文最后的结论说“在诸多原因中,必然有一种是主导的、起决定作用的。从根本上来说,问题主要出在苏共党内”。这句话没有错。但张文对“主要出现在党内”的分析却值得商榷。
    
    -、否定党的历史,否定党的领袖
    
    张文说“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他们一再否定斯大林,否定十月革命和苏共的光荣历史。赫鲁晓夫最为典型,1939年3月,他在苏共十八次代表大会上20分钟的发言中,居然把斯大林恭维了32次。在1952年召开的苏共十九大上同样大肆吹捧斯大林。1954年他还下令刊登斯大林逝世一周年的歌功颂德的社论。他经常肉麻地说斯大林是“人类最伟大的天才、导师和领袖”,“伟大的常胜将军”,“自己生身的父母”。但到苏共二十大却咒骂斯大林是“凶手”、“强盗”、“赌棍”、“俄国最大的独裁者”、“混蛋”、“白痴”等,把一切最丑恶、最肮脏的语言加在斯大林头上。同时诬蔑斯大林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战前“丧失警惕”,战争爆发后“惊惶失措”,战争中“靠地球仪指挥”。
    苏共十七大的中央委员中70%被斯大林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最优秀的军事指挥官图哈切夫斯基元帅、5 位元帅中的三位、9位海军中将中的8位、57位军长中的50位、186位师长中的154位、全部16位陆军政治委员、28位军政委员中的25位被斯大林杀害,这是苏共倒台后从苏共内部解密文件中披露出来的。斯大林这些罪行应不应该被否定?更不要说在斯大林执政期间杀害的上千万普通的苏共党员和老百姓!请问苏联在卫国战争的初期所遭受的惨败与斯大林杀害上述优秀的军事指挥官没有关系吗?至于赫鲁晓夫在斯大林生前对斯大林的吹捧和斯大林死后对斯大林的咒骂,那只能说明是赫鲁晓夫的个人品质问题,正象他在联合国大会上脱下鞋子敲桌子一样。问题的要害是赫鲁晓夫揭露的是不是事实。话又说回来,在斯大林活着的时候,在苏联有哪一个人不吹捧他?如果在斯大林活着的时候,有人批评他,这个人还能活下来吗?“文革”中在中国不是人人都把毛泽东捧上天吗?张志新不是因为批评了毛泽东的几句话就被割断喉管杀害了吗?
    
    二、丧失意识形态领域的主导权
    
    张文说“列宁深刻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革命理论是行动的指南。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是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运用于俄国革命实践的典范。苏共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党在理论上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使全党失去了正确的理论指导,造成党内外思想的混乱和社会政治动荡。赫鲁晓夫上台后大反斯大林,却投有根据世界政治、经济的发展变化和技术革命兴起的新形势,进行理论上的刨新,使党的理论停滞不前,甚至提出了“20年建成共产主义”这样盲目而不切实际的理论。勃列日涅夫虽有所修补,但基本上坚持了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哓夫路线。到戈尔巴乔夫则走向极端,他的“新思维”和“民主化”、“公开性”,其实质就是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否定社会主义”。
    列宁利用第一次世界大 战的有利时机发动了十月革命并取得了成功,这实际上违背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说过,无产阶级革命只能在几个主要的资本主义大国同时爆发,才可能取得成功。马克思还说过,一个新社会诞生后,不可避免地会带有旧社会的痕迹。俄罗斯在十月革命前基本上还是一个封建专制主义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封建专制主义的国家建立起来的无产阶级政权必然带有封建专制主义的色彩,不可能是马克思理想的那种真正的社会主义。苏联七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最后证明了马克思的预言。“赫鲁晓夫上台后大反斯大林,却投有根据世界政治、经济的发展变化和技术革命兴起的新形势,进行理论上的刨新,使党的理论停滞不前,甚至提出了“20年建成共产主义”这样盲目而不切实际的理论”。这一说法也是不符合事实的。赫鲁晓夫不是也根据新的世界形势对外提出了“三和”政策吗?即跟资本主义国家(主要是美国)搞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因为赫鲁晓夫认识到在新技术革命日新月异和核武器时代,要想通过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是不可能的,靠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消灭资本主义那只能带来地球的毁灭。当时苏联自称已经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地主资本家不存在了,那么把苏共和苏联变成全民党和全民国家,从逻辑上讲不也是自然成立吗?中国现在执行的对外政策不是跟赫鲁晓夫的“三和政策”一模一样吗?中共甚至连资本主义“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也不提了嘛!中共现在不是也让资本家加入共产党吗?不是说中共要代表全国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吗?这跟赫鲁晓夫的“三和两全”政策有什么不同?按照张文的说法,中 共现行的对内对外政策是不是错了?赫鲁晓夫的确说过“20年建成共产主义”的狂话,他还说过苏联已经布置了多少多少洲际导弹,结果美国肯尼迪总统不声不响,在联合国大会上出示了U—2侦察机拍到的苏联部署的导弹就那么几枚,戳穿了赫鲁晓夫的谎言。赫鲁哓夫还声言,苏联已制成了亿万吨级的核弹,这钟核弹一旦在欧洲试验,全欧洲的房屋玻璃都要被震碎,在十月革命节的游行当中,还展出了一些用纸板经过化装制造的巨型假导弹,这实际上除了冷战的需要和赫鲁晓夫喜欢吹牛的毛病外?恐怕什么也说明不了!中国在“大跃进”年代不是也说过要“争分夺秒,一天等于二十年,超英赶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吗”?
    
    三、党的组织丧失了先进性
    
    张文说“随着苏共领导层的蜕化变质,苏共基层组织也丧失了先进性,失去了凝聚力、号召力、战斗力,不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党员质量下降,严重脱离群众,不能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到垮台前夕,大多数党组织和党员已经是徒有其名。有的说苏共20万党员时取得二月革命的胜利,35万党员时取得十月革命的胜利,550万党员时打败了希特勒和日本法西斯,而在近2000万党员时却失去了政权。党的思想教育长期无人过问。党的组织生活涣散,丢掉了批评自我批评。许多党员缺乏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信念,迷失了前进方向,相当多的人入党不是为实现党的纲领和目标奋斗,而是为了自己在仕途上、物质上捞取好处,1993年重建俄共时,加人俄共的原苏共党员还不到10%。圣彼得堡原有苏共党员50万人,1993年加入俄共的只有2.1万人,该市的加里宁区原有苏共党员2万多人,而加入俄共的只有85人。原苏联解体时规定,两个小时内党员必须选择政治上站在哪一边,结果绝大多数站到叶利钦那一边去了。这就说明苏共经过35年的蜕变,党员的质量严重下降,理想信念动摇了、瓦解了”。
    这一段讲的基本是事实。但也有严重不实之处。打败德日法西斯并非靠苏联一国的力量,而是世界反法西斯联合阵线共同努力的结果。德国所以被打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希特勒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一个月的时间,法西斯德国席卷了除苏联、英国、瑞士外的整个欧洲。由于英吉利海峡的阻隔,德国的军队无法登陆英伦三岛,但德国的潜水艇已经将英伦三岛封锁,如果这时德国的潜水艇不去攻击美国的商船,美国可能不会参与到反德国的战争中去,这时德国就有可能迫使英国与它媾和,也就没有诺曼地登陆开辟第二战场的问题。如果这时希特勒再调头打苏联,苏联能否取胜,恐怕就很难说了。打败日本的情况也跟打败德国法西斯一样。如果当时日本不贸然发动太平洋战争,把美国拖进来,而是先迫使国民党政府与它媾和,再调过头来打苏联,那么二战的结果很可能就会是两样。实事求是地说,打败日本主要靠的还是美国的力量。如果真的如张文中所说的打败日本靠的是苏联的力量,那么战后苏联绝不会允许美国独自占领日本。
    张文在该段中还说“随着苏共领导层的蜕化变质,苏共基层组织也丧失了先进性,失去了凝聚力、号召力、战斗力,不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党员质量下降,严重脱离群众,不能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到垮台前夕,大多数党组织和党员已经是徒有其名。……党的思想教育长期无人过问。党的组织生活涣散,丢掉了批评自我批评。许多党员缺乏共产主义理想和社会主义信念,迷失了前进方向,相当多的人入党不是为实现党的纲领和目标奋斗,而是为了自己在仕途上、物质上捞取好处,1993年重建俄共时,加人俄共的原苏共党员还不到10%。圣彼得堡原有苏共党员50万人,1993年加入俄共的只有2.1万人,该市的加里宁区原有苏共党员2万多人,而加入俄共的只有85人。原苏联解体时规定,两个小时内党员必须选择政治上站在哪一边,结果绝大多数站到叶利钦那一边去了。这就说明苏共经过35年的蜕变,党员的质量严重下降,理想信念动摇了、瓦解了”。
    这一点说的是事实,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中情况,张文中却没有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只是说“党的思想教育长期无人过问。党的组织生活涣散,丢掉了批评自我批评”。这一点就不是事实。在苏共垮台苏联解体前,苏联的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不一直在向苏共党员和苏联人民宣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吗?即便是戈尔巴乔夫从他的《新思维》出台到他执政他也没有声言要反对社会主义,反对苏联共产党,相反地当时他提出的主张是实行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要改善苏共的领导。苏共党员之所以失去了共产主义的理想,其真正原因恐怕是将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与社会主义的苏联现实对比的结果,特别是看到在社会主义的苏联真正获得最大利益的是由那些苏共高官组成的特权阶层。
    另外,该段中还说“党要实行民主集中制,是列宁的建党原则之一。列宁时期及斯大林初期党内民主集中制执行得较好,斯大林后来也搞“一言堂”、“家长制”,长期不开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搞个人崇拜。赫鲁晓夫靠反对“个人迷信”上台,但上台后搞“个人迷信”比斯大林更严重,有过之而无不及。勃列日涅夫也是独断专行,就连向阿富汗出兵这样重大的事情也是几个人推翻政治局不出兵的决定而出兵的。戈尔巴乔夫鼓吹的“民主化”、“公开性”,是抽掉了阶级性的民主和公开,其实质只能是对反苏反共的人实行民主、公开,对拥护苏共、维护苏联而反对他倒行逆施的人,则千方百计进行打击,就连宣布共产党解散这样天大的事情,也是由他个人做出的。这样的党必然会失去党员和群众的信任,必然会失去党内和群众的监督,怎么能不失败呢”?
    说“赫鲁晓夫靠反对“个人迷信”上台,但上台后搞“个人迷信”比斯大林更严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有点太不实事求是了。你说赫鲁晓夫搞个人崇拜,具体事实在哪里?赫鲁哓夫让人民喊过他万岁吗?如果赫鲁晓夫搞过个人崇拜比斯大林更严重,苏共中央能将他赶下台吗?苏联巨变后的确是戈尔巴乔夫宣布解散苏共的。但当时为什么没有一个苏共党员起来抗议?当“8.19”政变后为什么没有苏联人民上街欢呼?相反地当叶利钦登高一呼,粉碎了政变后莫斯科人民涌向街头欢呼胜利?当叶利钦宣布没收苏共全部财产时,为什么没有一个苏共党员提出抗议?我们党的喉舌不是老说“绝大多数苏共党员是好的”,那么请问张先生,这又应当做何解释呢?
    
    四、党风败坏 严重脱离群众
    
    张文说“执政党的党风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列宁时期,非常注重党的作风建设,严格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和党员廉洁奉公,艰苦奋斗,参加劳动,反对官僚主义,反对脱离群众。联共(布)党史中专门讲了安泰与大地母亲的故事,深刻阐述密切联系群众的极端重要性。列宁坚决反对特殊,以身作则。他经常在办公室接待来访群众。据记载,仅在1922年10月2日至12月16日,就亲自接待125人次。斯大林在严格要求自己、艰苦朴素方面也是令人称赞的楷模。二战期间,他的儿子雅科夫被德军俘虏,希特勒提出,以释放雅科夫交换被俘的德军将领保卢斯,斯大林的回答是“我不会用一名将军去交换一名士兵”,结果雅科夫死在德国法西斯的集中营里。和平建设时期,他一直保持简朴的生活作风,一件短皮大衣竟然从十月革命一直穿到去世。他去世后清点其物品时,发现他仅有900卢布存款。斯大林的后期也存在高高在上、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特别是大搞“个人崇拜”,使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受到严重损害,党内滋生了特殊化倾向。赫鲁晓夫时期,党风进一步败坏,并且逐步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赫鲁晓夫不讲原则,瞎指挥,讲大话、空话、套话,胡干蛮干,不仅提出20年建成共产主义,而且搞工业党、农业党,盲目开垦“处女地”扩种玉米,使农业生产受到损害,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勃列日涅夫继承赫鲁晓夫衣钵,党风进一步败坏,他本人热衷于追求表面荣誉和奖赏,在其执政期间竟然得到200多枚各种勋章,在他死后的送葬行列中,为他抬各种勋章、奖章的军官达44人之多。他还要与列宁并列,1977年的十月革命节游行中出现了与列宁像同样大小的勃列日涅夫画像。他有一次到阿塞拜疆访问,该共和国共产党第一书记阿利耶夫送给他一座用纯金制作的、价值连城的半身像。而阿利耶夫很快被调到莫斯科任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并成为政治局委员。戈尔巴乔夫时期党内腐败更加严重。干部职务越高,特权越多。莫斯科的特供商店就达100多处,在这里各种进口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供高级干部享用,严重地脱离了群众。有些高干的子女也仰仗亲属的权威,为非作歹,贪污受贿,走私贩私。戈尔巴乔夫执行的改革成为新生资产阶级的催化剂,大批干部腐败变质。苏联解体后,莫斯科的大富豪、俄国政府中的高官,不少是原来苏共的干部。
    该段文字的叙述也有不实之处。说在“赫鲁晓夫时期,党风进一步败坏,并且逐步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苏联的这个特权阶层是在赫鲁晓夫执政期间形成的吗?不是!是在斯大林独裁专政时期形成的。根据资料显示在斯大林时期,党的干部享有许多特权:一是发放购货证,凭这种购货证可以在特供商店购买到廉价优质商品,尤其是在市面上看不到的进口商品。不同级别的干部享受不同级别的标准。二是发放“钱袋”,即工资以外的补贴款。每人每月从几百到几千卢布不等。据资料显示,当时一个部长级官员一个月可以发放到2000卢布左右的“钱袋”(当时官方汇率为1卢布≈1.33美元),通常比自己的工资高1—2倍;三是享受住房、交通工具、休养疗养方面的特殊待遇;四是享受其他一些不花钱的特殊服务。
    赫鲁晓夫时期对干部的特殊待遇有所限制,但又没有完全取消,这样反而使得上上下下(不满意特权现象的群众和享受特权的官员)都充满怨气。结果赫鲁晓夫被一次政变式的党内斗争搞下了台”。(韩西林:苏联共产党丧失政权的历史教训)在勃列日涅夫掌权18年期间,为了让大大小小的苏共干部对他的拥护,给了这个集团更多的特权,这是事实。但说在赫鲁晓夫掌权期间这个特权阶层的特权比斯大林独裁时期更多,说戈尔巴乔夫掌权期间这个特权阶层获得的特权比斯大林和勃列日诺夫掌权时期更多没有事实根据。
    
    五,严重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干部路线
    
    张文在这一段里说“自斯大林时期就开始出现了对持不同意见的同志“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现象,甚至使一些干部受到不白之冤。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严重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干部路线,任人唯亲,亲朋故旧、同学老乡、部属亲信倍受重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几乎成为普遍现象。敢于讲真话,提出批评意见的人受到打击迫害。因此党内低级庸俗之风盛行,对领导人只说恭维话、客气话、官话、套话。党在选拔干部问题上的政治标准、德才原则,被任人唯亲所取代,培植亲信、拉帮结派成为合法”。
    这一段话也有严重不实之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几乎成为普遍现象。敢于讲真话,提出批评意见的人受到打击迫害。因此党内低级庸俗之风盛行,对领导人只说恭维话、客气话、官话、套话。党在选拔干部问题上的政治标准、德才原则,被任人唯亲所取代,培植亲信、拉帮结派成为合法”。 这一现象是在斯大林独裁专政时期盛行的,而不是在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掌权时期形成的。斯大林杀害了成千上万的与他意见不一致的苏共高级干部和普通党员。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掌权期间杀过与他意见不一致的苏共干部和普通党员吗?一个也没有!把屎盆子扣在赫、戈二人头上,这严重歪曲了历史!
    在中国封建时代,一个王朝的历史,本王朝的人是不能写的,必须由下一个王朝的人来写。本王朝的人如果如实写下了本王朝的一些弊端,那是要被杀头的。因此当本王朝的人写本王朝的历史时,只能是对本王朝的歌功颂德。在一党专政的国家,当代人不论是写国家的历史还是写执政党的历史,也只能是歌功颂德,否则写出来的东西不是被查封,就是写的人被送进监狱,甚至被杀害,斯大林主持编写的“联共(布)党史”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从不同的角度对历史事件的反思,完全可能得出不同的解释,这毫不奇怪。但站在一党之私的立场上写历史,就不可能不对历史进行篡改和歪曲,这样写出的历史是不可信的。
    
    二00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中战会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