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18 次 更新时间: 2008-10-20 15:15:04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孙凤武: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似应以“发动群众反腐败”为突破口
·孙凤武
标签: 政治体制改革 反腐败

    (一)兼容并包
    
    在如何开展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上,众说纷纭,以致出现了一些与执政党领导集体和主流话语有所不同的方案、措施和方法.这种可贵的参与意识和参政行为,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所必需的,应当受到全社会的欢迎和鼓励.其中表现为自由主义、宪政主义或被认为是自由主义、宪政主义,表现为老左派、新左派或被认为是老左派、新左派,表现为新权威主义、民族主义或被认为是新权威主义、民族主义等社会思潮,虽与马克思主义或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不同,但都具有积极的、合理的内含,应取兼容并包的态度,认真吸纳其优秀成分.而不应以"根本对立"、"划清界限"、"捍卫纯洁性"为由,一概拒之门外,更不应视其为洪水猛兽,大张挞伐.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这些社会思潮都是批判和反对社会生活中的腐败现象的,这一点正与执政党领导集体和主流话语相一致.(这使人联想起由二十世纪上半叶相对论力学和量子力学正统解释所引发,而由二十世纪中叶和下半叶系统科学、非线性科学所推进的现代思维方式,对于主体性、相对性、共性、几率、多元、互补等概念、范畴所做的更为深广的理解和诠释.)
    
    (二)问题意识
    
    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设计安排,既要具有"应然"这一理想视角,又要重视"已然"这一社会现实.既不应以"稳定"、"和谐"为由,小打小闹,爬行前进;也不要不顾"一党主政"的历史必然性和某种现实合理性,而另起炉灶,照搬或基本照搬一些发达国家的民主模式.所谓"从实际出发",应当主要表现为从解决中国政治生活中的重大的、迫切的、影响深广的问题出发.这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存在于社会生活广泛领域中,特别是党政官员中的相当严重的腐败问题!很明显,正是腐败现象,成为压制、破坏大多数人的民主自由权利和一般人权的最主要、最持久,时隐时显的祸害.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不能绕开这一实际问题.从解决这一问题入手,便可顺理成章地逐步建立起有利于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体制来.可见,"问题意识"在政治体制改革中,是一种应受重视的思维方式.(这使人联想起十八世纪八十年代那个"康德问题"在欧洲哲学史上所掀起的"哥白尼式的革命",十九世纪中叶马克思在解开李嘉图的那个"资本和劳动按价值规律交换"的难题时所创立的剩余价值学说,二十世纪初叶爱因斯坦对经典物理学关于"绝对时空"的诘难所导致的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创立,当代科学哲学家k·鲍波尔的名言"科学从问题开始").
    
    (三)积重难返
    
      
    包括执政党领导集体在内的全社会成员都有必要进一步认识腐败问题的严重性.这种严重性主要不在于少数腐败分子,也不在于人们所说的"虽然是少数人但影响很坏"这一但书上.而在于大面积的、积累多年的种种腐败现象而又未被认真纠正上!人们在对领导干部思想道德状况估计时,普遍固守传统的"二级结构模式"(多数是好的,无腐败行为,只有少数是差的),而拒斥"三级结构模式"(好的与差的均是少数,多数是较好的,但在这个多数身上存有不同程度上的腐败行为),对还够不上腐败分子的领导干部的腐败行为采取容忍、迁就、姑息的态度,致使由来已久的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今已积重难返.事实上,在三十年前市场经济尚未发展起来时,人们便强烈感受到了那种借落实干部政策之机,要官给官之风来势至猛,"做官升官太好了!"几乎成了当时社会的共识,尔后市场经济潮流滚滚而来,似乎更"证实"了这一点.人们不能因为三十年来经济建设的巨大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而无视腐败现象之重和吏治不严之甚.也不能因为几个有关国际组织对中国廉政建设排位靠后,而表示反感.更不能用"反腐败是长期的",来辩护自己防治之不力.(这使人联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的那个三十年没有打扫过的"奥吉亚斯牛圈",而中国做为信奉马克思主义、集体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竟在廉政水平上不如众多信奉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这不能不使包括一些老共产党人在内的众多先进人士,对这个"牛圈"所发出的臭味,格外敏感,格外厌恶!可见,当前中国急需进行一次打扫"奥吉亚斯牛圈"的工作.――当然,这里的比喻同任何比喻一样,都是有缺欠的.)
    
    (四)群众路线
    
    人们往往误解了"制度建设"的思想,以为制度是万能的.三十年来我国有关反腐倡廉的规划、规章还少吗?但收效之微却是不争的事实.众多腐败分子是靠偶然事件才被"发现"的,而更多具有腐败行为的官员则在反腐败斗争中几乎未受任何触动,以致在他们当中不断地滋生着新的腐败分子.问题出在哪里?人们在忽视了吸纳发达国家的现代民主思想的同时,又忽视了继承和发扬执政党自身的群众路线的优良传统.有人认为只要宣告"群众可以检举揭发",就算走群众路线了.人们不愿或不敢建立类似这样的制度:各级领导干部定期(如每月)召开反腐倡廉生活会(不以研究其它工作来干扰),会上首先由主要领导干部带头亮丑、亮过,引火烧身,其他成员亦不例外,并开展不讲情面地互评.上级纪检部门和组织部门派人参加,并如实向上级领导汇报.将生活会记录传达到适当范围,由下级乃至一般干部和普通群众认真点评.这就会使领导干部时时感到自己是处于群众监督之中的,并处处谨慎从事.发动群众反腐败,还有利于培养干部和群众的民主意识、公民意识、监督意识,从而使"制度"从僵化状态变得活跃起来.这里人们不难找到现代民主思想与党的群众观点的契合处,也许这正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的闪光点.近些年来,一些人把党的优良传统一律视为"左"的东西,患上了"群众运动恐惧症".其实,走群众路线不等于搞群众运动,而搞群众运动也并不就是错误的."文革"之所以是错误的,并不在于它是运动,而在于它踢开乃至冲垮了党委,破坏乃至抛弃了法制,混淆乃至颠倒了是非,侵犯乃至践踏了人权.当前,有必要在全党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活动中,集中一段时间,充分发动群众,进行一场有声势、有震动的反腐败斗争,造成对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态势.以正面教育为主不等于不开展严肃认真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不等于每个人都能舒舒服服、心情舒畅地面对自己的问题.要使每个人,特别是领导干部都受到触及灵魂的教育.这场斗争成功了,整个民族精神将为之大振,众多正直人士将为之气顺,党风民风社风将为之大好,其广度、深度和持久性将大大超过汶川抗震救灾胜利,第29届奥运会举办成功和神舟七号运行顺利所带来的心灵震撼.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一党主政到底能否真正防治腐败"这一人们议论颇多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的一次重要回答.如果象过去常见的那样,活动一开始就宣称"不搞人人过关",给那些还够不上腐败分子却有许多腐败行为的人吃上"定心丸",使其在活动过后,只在理论上"提高"了认识,在行动上依然故我,那就是走过场.不要怕所谓"影响经济建设","不利于团结和稳定","降低党的威信","又搞运动了"一类无端指责.(这使人联想起1952年"三反"和1963年城市"社教",尽管这两次带有运动性质的斗争的某些提法和做法有缺点,但从总体上说,对于克服和纠正干部特殊化,多吃多占,浪费财物,官僚主义,乃至贪污腐化,对于干部学会"夹着尾巴做人",改善党群关系和干群关系,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对于上述诸点,我在今年天益网上所发表的<反腐倡廉与民主监督新论>(http://www.tecn.cn2008.3.23)和<论执政党在二难选择中探寻具体路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中的方法论问题>(http://www.tecn.cn2008.9.16)两文中,做了较为详尽的论述.但那两文过长,均超两万字,只有对此问题有极高兴趣且能挤出时间的网友才肯阅读.这里简要列出几点,意在使更多网友参与这一问题的讨论.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中战会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