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88 次 更新时间: 2008-11-07 01:10:41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鄢萍:中国农村家庭的因病致贫问题研究
·鄢萍

    
    2008年10月22日下午,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鄢萍助教授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万众楼大教室发表了题为“中国农村家庭的因病致贫问题研究”的演讲。以下是这次演讲的主要内容:
    
     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试图考查重大疾病冲击是否会导致农户的持久贫困。Gertler和Gruber(2000)指出,疾病可能会从两个方面给家户造成经济损失。一方面,疾病治疗需要花费医疗费用,由此给家户带来直接的经济损失;另外一方面,疾病会影响人们的正常劳动,从而减少收入。从时间纬度上来看,疾病冲击不仅会在短期内降低劳动能力,减少家户收入;长期内疾病还会降低资本的累积水平,从而对家户的收入产生持久的负面影响。本研究在动态背景下考查疾病冲击是否造成了持久贫困。从2003年开始,中国一些省份开始试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政策,我们可以利用模型评估新的政策是否会对农户的经济和健康状况产生影响。
    
     中国城市和农村在医疗保障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在城市有公费医疗系统,对于企业职工有劳动保险。但是在广大的农村,自1980年农村合作医疗保障体系瓦解之后,农村中80%的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Liu和Rao(2006)的研究指出,中国农村的贫困有1/3是由大量的医疗费用支出所引起的。Liu的另一项研究(2003)发现低收入家庭参加医疗保险的概率更低。Rosenzweig和Wolpin(1993)研究印度农民的生产活动,发现当地农民通过购买耕牛,投资农业生产,来平滑每年的消费。在我们的模型中,假设没有借贷市场,但是农户可以通过买卖生产资料应对冲击。
    
     本研究的一个贡献是考虑了人们在进行生产决策时可以选择不同的技术。在农业生产中,土地、资本和劳动力是主要的投入要素。这里假定有两种技术类型,一种称为土地密集型技术,即生产过程中,土地作为主要的要素投入;另外一种称为广义的资本(包括实物资本和劳动力)密集型技术,即以实物资本或劳动作为主要的要素投入。这两种技术的区别在于要素投入的结构不一样。就产出而言,两种技术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对于土地相对比较丰裕的农户而言,选择土地密集型技术的产出要高于选择资本密集型技术的产出;相反,对于资本相对比较丰裕的农户,选择资本密集型技术是合理的。在中国农村,农户所拥有的土地数量相对固定。因此,要素的相对丰裕程度主要取决于其他要素的丰裕程度。由于资本密集型技术要求比较高的固定资本投入,同时风险较高。如果缺乏完善的信贷市场,农户可能会倾向于选择土地密集型技术。总之,在我们的模型中可以选择不同的技术类型。索罗模型假设技术给定,不同初始资本状态的经济最终都会收敛到同一发展水平。这里我们引入不同的技术以及技术选择,在这种设定下,不同初始状态的经济体在长期内会收敛到不同的状态水平。
    
     本研究利用农业部组织的国家定点跟踪调查(NFS)数据。其中主要利用了从1996年到2002年共计1119户农村家庭的数据,包括每一年各农户的收入、消费、以及土地、劳动供给、生产资料等变量。数据中还包括家户成员从事生产活动的细节信息。关于健康方面的数据主要包括农户每年的医疗费用支出。如果农户年度医疗费用支出超过5000元或该年内某些家庭成员有住院记录,定义该农户在该年内经历过重大疾病。
    
     调查数据显示平均每个农户有2.6个劳动力。从总体上来看,没有经历重大疾病的农户相对于遭受过重大疾病的农户来说家庭平均年龄更年轻;在医疗方面的支出更少;拥有的土地、实物资本存量和用于下一年的投资也相对比较少。
    
     为了考查重大疾病对农户短期和长期的影响,我们首先作了一个简单的案例分析(Event Study)。利用了特征得分匹配法(Propensity score matching method),给遭受过重大疾病的农户找一个配对农户,该农户的其他特征均相同,但同期内没有经历重大疾病冲击。我们分别以1987年和1997年为研究起点,选择了当年数据中属于相同省份、具有相同劳动力数量和资本存量、主劳力具有相同教育水平的两批实验组和对照组。利用两个研究起点,我们可以分析疾病冲击对于农户经济和健康的短期和长期影响。从1987和1997两年的数据中,我们分别找到了36对和47对农户。我们分别对比了两组农户在其后时间内每年的收入和消费数据,发现两组农户在起始阶段收入和消费水平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但是当经历了疾病冲击之后,实验组收入和消费水平开始逐渐低于对照组,而且这种差距一直在扩大。1987年的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对比显示,即使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范围内,这种差距也没有消失。这个案例分析基本上证实了我们的假设,即疾病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农户经济带来持久的负面影响。下面将通过构建模型和相关的模拟分析来验证这个假设。
    
     在开始模型构建之前,我们首先分析一下农户的决策过程。假设在每一年的年初,每一个农户要规划这一年的农业生产,此时家里或是有主劳力患了重大疾病,或是没有。户主需要根据家庭里劳动力的健康状况和资本存量选择是种粮食,还是种一些经济作物或是从事畜牧生产。两种农业生产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技术类型,前者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属于土地密集型技术;后者需要足够的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属于广义的资本密集型技术。到了年底,户主根据一年的收入,决定消费、医疗支出和下一年的投资。
    
     我们先假设疾病冲击是外生的,即给定每年的医疗支出,农户不能改变遭受疾病冲击的机率。农户每年的农业生产有两种状态,一种是使用土地密集型技术进行生产;另一种是使用广义的资本密集型技术进行生产。根据前面的叙述,这里的状态是农户决策的结果,因此是内生的。我们下面利用马尔科夫状态转移模型(Markov regime-switching model)来刻画技术状态在时序上的内生转移过程。农户根据是否遭受疾病冲击和其他外生的农户特征变量决定当期的生产技术。决策过程依赖于上一期的技术。假定不同的技术状态对应不同的生产函数形式。在产出方程(production function)的对数回归模型中加入表示农户是否在当期遭受疾病冲击的虚拟变量和其他可能影响产出的变量(例如户主教育水平)。假设每期状态方程(regime equation)和产出方程中的误差项服从联合正态分布,误差项在各期之间独立同分布。我们可以利用最大似然法(maximum likehood method)估计模型中的参数。在外生疾病冲击的假设下,我们的估计结果不能证明疾病冲击会导致农户持久贫困的假设。但是,估计结果显示如果农户不安排医疗保障方面的支出,疾病冲击会导致暂时性贫困。
    
     下面我们考察内生的疾病冲击,即农户可以通过安排医疗支出降低遭受疾病冲击的概率。在农户规划中,医疗支出一方面可以减少疾病冲击,提高下一年的劳动力质量,从而增加下一年的产出;另一方面,也会减少消费和下一年的资本投入。我们把健康状况决定机制纳入到模型中来。利用Probit 模型,假设当期健康状况受上一期的健康状况和医疗支出的影响。与前面不同,这里我们假设劳动力和土地要素都是固定的。因此在生产函数中只考虑资本和技术。并假设健康状况通过全要素生产力影响产出。
    
     农户在消费预算约束下最大化期望的折现效用和。如前面所述,这里不考虑信贷市场,只能买卖资本。资本变卖需要承担一定比例的折旧费用。假设效用函数具有CRRA形式。在内生疾病冲击模型中,农户根据期初的健康状态和资本水平选择使用何种资源密集型技术,并考虑如何在消费、实物投资和医疗支出之间分配产出。医疗支出和实物投资决定了下一期期初的健康状况和资本水平。规划的目的是为了最大化一定时间范围内预期的效用折现和。
    
     设定一系列参数,我们可以求解关于技术状态、消费、医疗支出和下一年投资的决策方程(Policy function)。给定起始年份的资本水平和健康状态,我们可以利用决策方程模拟以后各期期初的资本水平。利用模拟非线性最小二乘法(Simulated Nonlinear Least Squares)可以确定最优的参数设定,使模型的模拟值和实际观察值有最好的拟合度。
    
     根据求解的参数值,我们有如下结论:(1)模型估计的相对风险规避系数为3,说明中国农民是风险规避的。(2)对于选择资本密集型技术的农户而言,疾病冲击使得全要素生产力下降10%,而对于选择土地密集型技术的农户,疾病冲击的影响则要大得多,全要素生产力下降了31%。(3)通过比较不同技术状态所对应的生产函数误差项方差,我们可以得到资本密集型技术比土地密集型技术具有更高的风险。误差项的标准误分别为0.4061和0.0517。(4)如果不安排医疗支出,当期没有经历疾病冲击的农户在下一期有15.24%的概率遭受疾病冲击。而对于当期遭受疾病冲击的农户,这个概率要大得多,为95.74%。为了逆转这一趋势,当期遭受疾病冲击的农户至少要安排900元的医疗费用支出。(5)医疗支出可以降低下一期患有重大疾病的概率,但是边际回报递减。(6)转卖资本的折旧率为0.8410,显著小于1,说明资本市场具有不完全性。
    
     在回答疾病冲击是否会导致持久贫困之前,我们利用估计的参数和决策方程模拟了农户在起始年份遭受疾病冲击之后各年的消费、收入、患病概率、资本等时间路径。作为对比,我们模拟了农户在起始年份没有经历疾病冲击条件下各个变量的时间路径。模拟的结果显示遭受疾病冲击的家庭在一个很长的时间范围内收入、消费和资本存量水平都要明显低于没有经历疾病冲击的家庭。这种差距至少需要20年才能消失。在健康状况方面,前者在以后各年的患病概率也要高于后者,这种状况要到5年之后才能改善。模拟的结果验证了我们的假设,疾病冲击会给农户经济带来持久的冲击。
    
     在研究的最后,我们利用模型模拟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政策对农户的影响。我们假设农户每年在保险基金中投资10元,中央和地方政府每年投资20元。医疗保险对每一个遭受重大疾病冲击的农户进行补偿,补偿额为当年医疗总费用的50%。我们利用湖南和广东两个省份分别作了模拟试验,结果显示:(1)新农合政策减少了因为疾病冲击所导致的消费和收入的差距。(2)因为最初的疾病冲击所引致的长期内健康状况的差异,在有新农合政策的条件下也有所改善。(3)我们的模拟结果还显示,虽然短期内保险基金不足以支付医疗支出的补偿费用,但在长期内保险基金将逐渐出现盈余。模拟显示,广东和湖南两省每个农户保险基金在20年内的累计赤字分别为14.38元和0.40元。由此我们认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至少在费用支付上是可行的。
    
     最后对本次报告作出总结。本研究主要试图考查重大疾病冲击是否会对中国农村家庭的经济造成持久影响。在外生疾病冲击的假设下,我们的模型不能说明疾病冲击会导致持久贫困。但是,将疾病冲击内生化之后,我们的模拟结果显示疾病冲击确实会造成持久贫困,这种影响至少持续20年才能消失。我们还利用模型评估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策的效果,结果显示,新农合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疾病冲击对农户经济和健康状况的负面影响。而且从长期来看,政策在费用支付上是可行的。
    
    
    
     (蔡澍整理)
    
    


■ 本文责编: heguojun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CCER,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