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22 次 更新时间: 2008-11-17 23:25:28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平:胡福明对谢韬文章的看法--真理标准与民主政治
·陈平
标签: 民主社会主义

    【丁弘按】:胡福明同志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作者。在邓小平、胡耀邦等当时党中央领导人的支持下,促成了一次民族的思想大解放。下面的谈话记录,可以说是胡福明同志的新论,反映了他历时近三十年的观察和思考。陈平同志(南通市司法局副局长)记录、整理后,嘱提供文友参考。
    
    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前途》发表后,中国理论界的许多学者认为,这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一样,在当代中国思想解放的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引起我很想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作者胡福明(见图)对谢文的看法。胡福明是我的大学老师,后先后任江苏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长、省委党校校长和省政协副主席。我在去年八月将刊有对谢文评论的《随笔》(内部交流材料,丁弘编着)寄给他,并请教他对当今中国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改革的见解。
    九月二十七日我在南京前去拜访,胡校长说:你寄来的材料收到了。我说:你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过,对谢韬熟悉吗?胡说:我跟谢韬很熟,他到南京,我接待过谢韬和其夫人,他们还到我家去过。
    胡校长说:谢韬的文章影响很大。对谢韬的文章,我也不是完全赞成。瑞典等国家不像中国,经济发展程度高,封建主义因素少,所以社会民主党取得了成功。这些国家通过改革,阶级矛盾没有激化,无产阶级没有必要搞暴力革命。而中国的情况有特殊的地方。但可以肯定,西欧社会民主党不是反革命,也不是什么修正主义。前苏联等国家搞的也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
    胡校长接着说: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是倒退还是进步?我们可以不管,这是苏联、东欧人民自己的选择。如果说苏联、东欧失败了,那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社会主义的失败,而是苏联、东欧模式社会主义的失败。现在国内有些人还在骂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很无聊,犯得着你去骂吗?苏联、东欧人民领情吗?列宁搞的那一套,是有很多问题的。搞无产阶级专政,实际上是一党专政、党内少数领导人的专政,无情镇压资产阶级、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这一套被斯大林利用了,搞个人独裁,杀了多少人?当时苏联有许多黑暗的东西,这是个严重的教训!毛泽东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比列宁、斯大林更进一步,这是他的独创。毛泽东实际上不赞成反个人崇拜,提出有两种个人崇拜,一种是好的个人崇拜,一种是坏的个人崇拜,他实际上希望人民崇拜自己。毛不同意林彪讲“一句顶一万句”,但同意“句句是真理”。毛泽东的思想和行动,就是要以自己为标准,维护自己的权威。毛说“三要三不要”(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实际上自己就是搞“三不要”的那一套。反右派说是搞“阳谋”;文化大革命搞“炮打司令部”,就是搞阴谋、搞分裂。现在我们对文革还否定得不够。毛这个人,不仅思想上有问题,政治品质上也有可恶的地方。说否定要“宜粗不宜细”,实际上有些粗的问题,也没有批判好。可能是怕批了毛,就否定了我们的党。对毛那时的问题,除了康生、林彪、四人帮趁机捣乱(负有责任)外,党内许多领导人也没有抵制住。邓说自己也有份,周委曲求全。求什么全?如果周文革中公开站出来,同刘少奇一起,毛不可能得逞这么长时间。
    我说:毛有一批军队将领支持。
    胡校长说:毛在文革中如果动用军队杀人,就不可能搞十年的文革,可能就短命。
    我说:党指挥枪的原则,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的,但现在应该军队是国家的军队。
    胡校长说:军队国家化,这是国家理论的基本问题。
    我说:解放思想应该是无止境的,包括对邓小平的一些说法也要突破,例如说不能搞“三权分立”。
    胡校长说:那当然!有些人不懂得什么是“三权分立”,实际上就是权力制衡。马克思主义也没有交代过这个任务,说“三权分立”不能搞。
    胡校长说:我们党历来讲民主,开始搞的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但现在讲民主不够。怕讲了民主就否定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缺少民主传统。几千年的皇帝专权,后来是军阀专权,蒋介石搞独裁。解放后是一党专权,‘大权独揽,小权分散’,说党有权也不一定正确,一般党员是没有权的,权在党的领导集团手里,在少数领导人手里。
    我说:国民党在台湾搞了多党制,我们共产党难道比不上国民党大度吗?
    胡校长说:国民党原来搞独裁的,搞多党制是后来的事。共产党不搞多党制,还用国民党搞多党制导致下台的事作为教训,共产党就这么脆弱吗?共产党内有腐败,可能有脆弱的地方……中国是个大国,情况很复杂。现在中央的方针路线是稳当的。但有些事情,目前还不好说,或说不准。真正解放思想、拨乱反正,起码还要搞二十年。谢韬的文章,本意可能不在题目上(意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目的是使我们的党和国家增强民主,加快民主的进程。
    
    【记录者留言】:
    三十年前中国理论界、政治界掀起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确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原则,直接为不久后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奠定了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吹响了中国拨乱反正、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先声。去年掀起的关于“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的讨论,又引起了中国思想理论界乃至政治界对人类世界发展规律、对中国发展道路和前景的深刻思考。如果说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由于受到邓小平、胡耀邦等领导人的支持,因而很快冲破“凡是派”的压制,取得了重大胜利。那么,这次退休老人谢韬发表文章,没有强有力的政治背景,更具民间色彩。而且涉及更敏感的现实政治体制问题,因此这场争论将会在很长时间内不会有明确的结论。但这并不妨碍这场争论所产生的巨大作用。幸好“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已成为全党的共识,我们期望实践,期望行动。又回到已经确立的命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即使民主社会主义这一套理论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提出来的,就算是伯恩斯坦搞出来的,既然已经在欧美广大国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也要承认,也要结合实际,加以借鉴。这都是汲取人类文明(包括政治文明)发展共同成果的正确举措,也是实践“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建设和谐社会、和谐中国乃至和谐世界的题中应有之义。如此,那么仍然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好的,问题不在于叫什么名称、喊什么口号,而在于贯彻实行什么样的内容。
    热切期望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能大行其道!


■ 本文责编: qiuchenxi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