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8 次 更新时间: 2008-12-03 21:39:09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刘军宁:宪政理论与产权保护
·刘军宁
标签: 产权保护

    对话主题:产权保护的理念、制度与政策选择
    
    时间:2008年11月25日(星期二) 下午14:00-16:40
    
    地点:中国人民大学第二教学楼2414
    
    
    刘军宁:写作业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顺叙,一种是倒叙,今天先讲财产保护,后讲为什么要财产保护,有点像倒序。宪政保护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毛老师恰恰不多说这个事情,我想我们所谓的政策对话,就是通过对话达到更深的理解,通过对话,认清事情的本源,找到对策,这是对话的本意。
    我们这个对话,不妨从一个假设开始。我没学过计算机,而是通过使用计算机知道一个概念,叫做“缺省状态”。都知道这个词吧,你们都知道有缺省状态,我发现最重要的东西往往是处于缺省状态,如果它不处于缺省状态,就意味着麻烦很大了。比如说大家到这来上课,感到身体很舒服,不感到身体存在,不感到脑子存在、心脏存在,因为他们都处于默认状态,如果你上课的时候老是感到心脏、脑子的存在,那说明呈阳性反应。最重要的东西,我发现往往是处于一种缺损状态,今天我们在这个教室里上课也有一些默认值,缺省值,你们觉得是什么?不要跟我说允许上课睡觉。
    
    同学:默认大家都在听,老师在讲。
    
    刘军宁:这是最重要的默认吗?
    
    同学:老师比学生更有权威?
    
    刘军宁:这是最重要的默认值吗?有些同学戴眼镜得到了默许,这些不用说了。最大的默认值是什么?我指的是我们之间的,不是指天气,空调。什么样的东西缺了我们今天课就不能来上课了。
    
    同学:言论自由?
    
    同学:教室的存在?
    
    刘军宁:在座跟人之间的事情。
    
    同学:可以互相交流。
    
    同学:生命的存在。
    
    同学:这是所有事情的默认值。
    
    刘军宁:结合今天的课程,我暂且这么理解,财产权,我们坐到一起来这在上课的最重要的默认值之一是财产权,还有人告诉我们都活着。财产权是最重要的,同意这个看法吗?假定这个教室里面不承认财产权,会发生什么?假定这个教室里面没有财产权这个规则,会发生什么?
    
    同学:抢。
    
    刘军宁:这是我的下一个问题。你们能想象没有财产权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吗,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他的第一反应是看到了毛老师的手机,你们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同学:我想要你脑子里的知识。
    
    刘军宁:这是你抢不到的。你想一想你所能做的,当不存在财产权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抢,其实抢是双向的,抢和被抢,因为你拿的东西都在教室里面,没有其他地方放,你要抢,使用暴力,你知道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吗?保护自己?保护大家?不对。想想看,我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同学:离开这儿。
    
    刘军宁:沾边,但是这不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行为。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解散,同意吗?下课,解散,今天的课不要上了,因为没有财产权,这个课上不下去了。你们不看黑板,看别人手机。所以财产权是很大的默认值。假如这个门打不开,大家都在屋子里面,你抢我,我抢你,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同学: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刘军宁:这里面有两种可能性,如果既不保障生命,又不保障财产权,可能只有一个人活着出去,或者连这一个人也不能活着出去。假如说我不保障财产权,只保障生命权,你们怎么抢都可以,但是不可以动手,不可以打人,会发生什么后果,东西都坏了。我想象出的是每个人只剩一张皮,其他都不剩了,这是文明社会吗?是什么东西使得我们今天避免成为一个强盗的社会?什么东西?
    
    同学:财产权。
    
    刘军宁:刚才有同学看中了毛老师的手机,前面有所有,毛老师,你的,我的,他的,承认这个东西的所有,汉语里面不说这个,英语里面有所有格,那个好的手机是毛老师的,但是我想要。这是我们的一个引子,我们做了一个思想实验,在这个思想实验假设的环境中,我们认识到财产权这个默认值,直到这个默认值不存在了,我们才知道这个缺损状态对我们多重要。财产权是什么样的东西?少了这个东西为什么会使大家的行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以至于每个人只剩下一张皮了。我想如果你把三条狗搁在一个院子里面,他们抢了食物肯定是赶紧吃完。到最后除了大家身上的皮抢不去,其他能抢的东西一定走就分割完毕,而且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储蓄,除非你像猴子那样,猴子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尤其是猕猴,短尾猴,它的两个腮帮子可以鼓得很大,它吃不完的时候,抢过来搁腮帮子里面,这也是保护财产的安排,它把吃不完的东西搁腮帮子里面。所以我们看一看这个财产权缺损主要是指什么?财产权是一束权利,它由几项内容构成,包括控制、使用、出让、排他的权利,这里面不需要解释吧,有不明白的地方吗?这里面有一项可能不明白,就是出让?有什么内在的矛盾没有?这里面我想提醒大家一点,因为我们常常都说财产权是人类根本的权利,根本权利是不可剥夺、不可让渡的,还有什么?起码有一项是不可让渡的。涉及到出让的问题,出让的是什么?你把一个西瓜卖给一个人,你出让的是使用权,那个人还没取得对西瓜的完整的产权?那买回来怎么吃?
    
    同学:你出让一个财产权,你又获得了另外一个财产权。
    
    刘军宁:这倒是平衡了,谁也没多什么,谁也没少什么,那么财产怎么增加?如果财产永远是等值的话,我一分钱换你一分钱,可是财产怎么会增加?价值是主观的?马克思解释的是剥削,里面包含剩余劳动。价值是主观的,你觉得这个画值三分钱,他觉得值三十块钱,这是对价值的不同认知。还有不同的需求,如果100个西瓜,你一个星期也吃不完,人家一个西瓜也没有,你就可以卖给他,所以这个转移也不是等值的,交换本身是等价的,但并不是等值的,这个东西转手一卖就可以卖更高的价钱。财产为什么是不可让渡的权利,但是本身又涉及到转让,这里面要区分清楚,财产权是人的根本权利,这里面讲的转让是一个人对一个物的具体的权利,这是可以出让的。一个西瓜卖给一个人,是可以出让的。当我们说人的权利是不可转让的时候,指人做这样事务的权利,而后者指的出让是具体的物件本身。
    第二,很多人说西方的左派批评财产权,说财产权是很庸俗的权利,因为他总在财产上计较,是关于物的权利,它不重要,财产就是人关于财的权利,你们干嘛那么计较这个事情?君子干嘛这么计较财产权?财产权是庸俗的、肮脏的权利,新华字典上说财产权是民事权,民事权就是一个关于物的权利,但是财产权不是关于物的权利,财产权是关于人的权利。财产权首先是人拥有的权利,而不是物拥有的权利。其二,人拥有的权利不是针对其他物的,我拥有西瓜甲,是针对什么?当我拥有西瓜甲的时候,我这个权利不是针对西瓜乙的,而是针对其他人的。毛老师拥有这个手机,本身拥有这个物的权利,其实是对其他人构成了约束,是让其他人不要打他这个手机的主意的权利。这个物是自己拥有的,是排斥他人对这个物的支配权,两头都是人,不是一个物的权利,而是一个人的根本权利。你们觉得是不是这样?一个人追求自己的财产权,刻意保护自己的财产权是一件很庸俗的事情?你们觉得财产权是不是具有庸俗的含义?多多少少有一点,太俗?我们假定说财产权是在说某种庸俗的东西,我们说废除财产权庸俗吗?你们天天学党史,毛概,当你们说消灭财产权的时候,是在说庸俗的,还是在说高尚的,还是在说其他的,你们告诉我。共产主义事业为什么高尚?
    
    毛寿龙:消灭财产权。
    
    刘军宁:你们同意吗?共产主义事业之所以高尚,是因为它消灭财产权,你们同意吗?
    
    同学:它保护什么权?
    
    刘军宁:保护领导人的特权,消灭财产权,但你不能消灭财产。西瓜还在,它总要归人所有。
    
    同学:那时候西瓜很多。
    
    刘军宁:我们说了,共产主义说他高尚,是因为他消灭财产权,主张财产权是庸俗的,可是我们开始做了一个假设,消灭财产权是一个什么结果,如果你消灭财产权,如果我们这个教室消灭了财产权,我们这个教室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社会?
    
    毛寿龙:我们是物质极大富裕的教室。
    
    刘军宁:我们把这个门关起来,消灭财产权,这是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吗。当没有了财产权,你第一反应是惦记别人手机,还是想回去生产手机,如果大家都在想别人手机,谁来生产?所以,不承认财产权的社会不是一个高尚的社会,不是一个文明的社会,而是一个野蛮的社会。为什么需要这样的缺损值和默认状态,因为没有财产权,人要么活不下去,要么像狗一样活着,对不对?狗与狗之间是不承认财产权的,也没有一个狗会在这块肉上写几个字说这块肉是我的,用所有格的形式。所以,财产权的存在是个人生存的需要,是个人争取一种区别于狗的那种生存状态的需要,正是因为财产权的存在,人就像人一样的活着,要不然人就像狗一样活着。
    财产权表面上是对物的所有权,其实它的里面隐含着很多的东西。它意味着这是他的苹果,这是我的水,我想喝就喝,不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同时也意味着我要拿别人的苹果,必须得到别人的同意,当你的行为一旦基于同意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行为就文明了,狗与狗之间没有同意,只有人与人之间才有同意,任何引入同意这个要素的行为都是文明的行为。不经过同意的行为都是野蛮的行为或者抢劫。你们想一想,如果这样的行为蔓延,这个社会就会变成一个野蛮的社会?第二,占有。这个东西、这瓶水是我的,这个占有是排他性的。第二个是选择,这瓶水我可以选择什么时候喝,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有人开玩笑说,一个人有很多套房子,房子里有很多张床,他想睡哪张床那是他的自由,正是因为有了财产权,个人才能够自立,才不需要靠别人,因为每个人可以合法的,文明的为自己积蓄生存所需要的东西,不用靠其他人活着,如果把每个人的东西抢光了,大家都活不成了,所以财产权是个人自治的关键所在。
    财产权是从哪来的?我们先假设一下,没有财产权人会活得更好吗?从刚才的例子看,我们已经否认了这一点。有人说“财产是盗窃”。这句话是自相矛盾的,盗窃是以财产权为前提的,否则犯了盗窃罪这个指责成立吗?这条狗偷了人家的鸡,是基于人的财产权的观念,狗是没有财产权观念的。承认财产的正当性才有盗窃,如果不承认就没有盗窃了。你消灭财产权,你却不能消灭财产,你说这个西瓜是我们13亿中国人的,你在说什么呢?这个西瓜,这个瓜子是我们13亿人共有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份,你说什么呢?实际上只是管这个西瓜的人有一份,跟其他人没有关系。所以当你把这个东西说成全社会的时候,他就不归你了。
    
    毛寿龙:长城是全人类的,卖票的钱是谁的?
    
    刘军宁:私有财产权能够被消灭吗?柏拉图说朋友的东西不分你我,那么还不如说最理想的政治就是我与强盗之间的东西不分你我,如果说朋友之间的东西不分你我,那也还是基于同意,不如说恋人的东西不分你我呢,那是心甘情愿。还有中国人的格言,“亲兄弟,明算帐”,一个社会按照朋友的东西不分你我的逻辑的话,一定会产生非常多的纠纷,毛老师的东西我不能随便拿,我拿着拿着他就不高兴了,产权不明确就会导致社会的冲突增加,大家忙着处理纠纷了,就不生产,也没空生产了。
    财产权是一切社会制度的灵魂。因为任何一个社会制度,都是围绕财产权的安排来展开的,你要么干掉它,要么保护它,是这样的吗?一个社会首先要处理的就是财产权的问题。资本主义私有财产权是自发形成的,这是人们在长期历史演化过程中逐渐得出的结论,正如亲兄弟,明算帐一样。第二,司法独立、律师制度、各种专利法、知识产权法、民法、刑法等等制度安排,都是保护私有财产权的。在社会主义国家就不一样了,干社会主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是消灭私有财产权,让人人过上好日子,这可能吗?如果消灭私有财产权,你们可以试想一下,25个人搬到一个教室里面,消灭私有财产权,看你们能不能过上好日子。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都是围绕财产权展开的,我们刚才讲有人不承认私有财产权,有些地方很难私有化,比如说公共厕所,你就会看到会出现的情形,纸扔在地上,没有人珍惜纸,也没有人珍惜水,这就意味着一个社会的公有化程度越高,就越像公共厕所,你不能组织大家每天义务打扫厕所,你们肯定不干。不介入剥削和私有财产就解决不了公共厕所的问题,让你每天学雷锋你们会吗,估计你们不会。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公共厕所这样一种困境?在看看和公共厕所相反的情况,猪,肥猪,为什么猪没有绝种?因为猪特别容易被私有化,而公共厕所最难被私有化。而且养猪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养肥了卖,所以猪是唯一不可能列入联合国濒危动物保护名单的动物,蚊子也一样。鲸的情况就不同了,猪可以养在后院,但是鲸不可能做到,没有办法私有化,所以鲸的数量越来越少,尤其是像日本这个国家最不象话了,经常借口研究的名义去捕鲸,但如果鲸是他家的他就不会这样了。
    哈耶克说过,“私有财产权是自由最好的保障”。为什么这样说?弗里德曼提供了论证。他说,没有人花别人的钱,像花自己的钱那样小气;没有人用别人的东西,像用自己的东西那样仔细。这是人性,这就是私有财产权人性的根源。为什么大家看到公共厕所是那个样子的?就是人性造成的。大家知道知识是什么意思,公有制和私有制是完全相反的概念,你们注意到了吗?在公有制下不需要知识,你的厕所脏就脏吧,每个人放弃使用,在私有制下,在私有财产下,每个人都要把自己知识最大化,包括怎么小气,怎么节省,所以在私有财产权当中,知识的用途被最大化了,在私有财产权被消灭的地方,知识的价值也就最低的,人民大学的今天和三十年前的人民大学,你就可以看出来差异。
    人有欲望,这是好还是坏?我们可以看到,公有制和私有制恰恰是调动了人性不同的部位。公有制和私有制都有一定的人性基础,人有看到别人有好东西就想要的本性,但是一些制度安排,鼓励你去拿别人的东西,抢别人的东西,一些制度惩罚你去抢别人的东西,鼓励你自立成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保障私有财产权,调动的是人性的什么部分,不保障私有财产权,调动的是什么部分,这是非常明确的,可能不需要细说了吧。对于国家财产,你们怎么理解?有国家财产吗?
    
    毛寿龙:森林,土地。
    
    刘军宁:它为什么是国家的?
    
    毛寿龙:国家有军队。
    
    刘军宁:这是国家专政。国家是没有财产的,国家的每一个东西都是从我们手中拿出去的,都是从我们这支出的,对不对,可以这么说吗?国家的每一个东西都是从公民身上拿走的,搁在那个地方的,是这样的吗?同意这个说法吗?你们可以反驳我。
    
    同学:比如自然财产、土地,不是是国家的吗?
    
    刘军宁:为什么是国家的,我还认为是我的呢。自然当中的天空,月亮,难道国家建立秩序,月亮就归他吗,这个道理是哪来的呢?
    
    同学:假如说国家采用战争的形式,从别的国家拿来的呢?
    
    刘军宁:那是赃物,是不是?如果在一个土匪窝里面,老大、匪头肯定说我的财产高于你的财产,这个东西是我抢来的,你们的东西我可以动,但是我的东西你们不能动,土匪里面是这个规则吧,黑社会是这个规则吧,老大的东西不能动,但是你们的东西我想要我就拿。按照你刚才讲的,如果是赃物,赃物为什么是最高的,为什么神圣呢?
    
    毛寿龙:文革的时候,革命者去抄家抄走了好多文物。
    
    刘军宁:一旦公有财产这个概念出来之后,它的第一个后果就是给国家领导人更大的权利,比如说中国国航的波音747,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果允许的话。还可以使掌权者不负责任,为什么呢?因为产权不明晰,或者说没有产权,这些东西都是他的。他只是在这个工厂干一段时间,那个财产、国家财产就是掌权者公共厕所里面的卫生纸,是不是这个道理,他想撕多少纸就撕多少,想冲多少次水就冲多少次,他上厕所的这段时间他在用,其他人进不去,国家财产只有少数人才能用,所以国家财产由经营者任意索取。我们都看到过腐败吧,在没有财产权的那个地方被称作天堂,那个天堂是什么?我们今天设想的是这个教室,那是一个地狱,每个人除了一张皮,其他什么都不剩下。我们讲保护生命权,如果再不保护生命权的话,连皮都剩不下了。
    毛老师讲到要通过宪政保护财产权的问题,宪政的逻辑跟财产权的逻辑,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其实是一个不可分的逻辑。我们发现,在近代社会,宪政与宪政对财产权的保护,它们两个是手挽手走过来的,它们两个内在逻辑到底是什么呢?我想有几个方面。首先,它们都是文明的逻辑。一个领导人要统治一个国家,跟一个公民支配自己的财产一样,他必须得到同意,掌权者要得到同意,要得到民众的同意,如果他强行领导大家奔前方,这是一个宪政吗?这不是一个宪政,这是一个专政。财产权和宪政还有一个共同的逻辑就是选择。公民有权选择不同的财产、不同方式的消费。在政治领域里,公民也是像财产权的所有者一样,他有权选择领导人、选择政党,如果在政治领域选择被取消了,就像消费者买东西的选择权被取消了一样,这是一个文明的政治吗?一旦当选择被排除的时候,文明就变成了野蛮,比如说结婚、找对象,一旦选择被排除的时候就是野蛮了,到商店里买东西,一个东西就一个,而且价格也是他规定的,这就是强买强卖的逻辑。宪政的逻辑是财产权逻辑的放大,财产权逻辑还有一个关键点,交换。这瓶水我是交换得到的,我付出钱,得到了水,这里面产生了交换。在政治领域内,宪政也是这样,选民拿出自己的选票去投票然后进行选择,然后选了一个人来跟他做一笔交易,我选举你当领导人,你给我提供服务,这是一个交换,只有这种资源的交换,才是一个文明的人类,对不对?所以我们发现,财产权背后的逻辑和宪政的逻辑是完全一致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财产权是有政治后果的,财产权是基于人性演化出来的一种制度安排,财产权为个人创造了不受国家控制的领域,财产权的范围越大,国家的范围就越小。没有一个领导人会说,刘军宁你这瓶水一次你必须喝1/12,他没有权力跟我讲这个话,也不能跟我说一个月只能吃20斤粮食,当我不能支配我的财产的时候,我抽多少烟由谁说了算,国家说一个月一包烟,一个月吃多少油,国家说每人一个月二两油,三两白糖,一个月半斤酒,个人的私生活领域变成了国家通行无阻的领域了,只有私有财产权越大的时候,它才会自动挤压国家的权力,缩小国家的权利范围。所以宪政使政府的权力受到了限制,当你的权利扩大的时候,政府的权力自然被你限制了。
    财产权背后必然要限制政府的权力,所以它也必然要对统治者的专横意志加以限制,现在我自己决定每个月吃多少大米,吃多少盐,政府可以劝我,但不能干预我,在凭票供应的时候就是政府说了算了。不过现在生多少孩子还是政府说了算,财产权为个人创造了一个不受国家控制的领域,财产权是阻止统治权力扩张的最牢固的屏障,是市民社会和民间的政治力量赖以发育的温床。如果你不承认我的生命权,只承认我的财产权也没有意义,所以要求政府中立,公正。
    最后做一个总结。第一,中国改革的进程就是私有才不断扩大的进程。第二,中国改革的障碍就是阻碍私有财产权的障碍。第三,中国的未来就是破除阻碍私有财产扩张的障碍。这样才能使中国变成一个像我们这个教室一样的文明社会,谁也不惦记其他人的任何东西,甚至想都不敢想,我希望中国未来的社会像我们这个教室一样文明,谢谢大家!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九鼎公共事务观察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