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68 次 更新时间: 2008-12-11 11:34:10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尕藏加:西藏佛教神秘文化——密宗(七)
·尕藏加
标签: 藏传佛教

    第五章 藏密人佛合一法
    
    人佛合一法,在藏传密宗中被称为本尊法,而本尊则是藏传佛教众多神佛菩萨中具有特异功能的一种神佛,也是藏传密宗所特有的两大类(本尊和护法)神佛之一。
    根据藏传密宗经典,任何佛或菩萨均可成为本尊(神),至于佛和菩萨的差别,简单说来,佛,尤其是大乘佛教中的佛,其地位异常崇高,比如,释迦牟尼佛已经升位到佛教天国里的“色究竟天”,似乎只具有某些抽象的最高级的德性,而难以与世俗的信徒接近,但作为佛教天国里地位最高的佛,他又具备变化或化身为菩萨的功能。菩萨是梵文Bodhisattva音译的略称,全称为“菩提萨埵”,其意思是“觉有情”“道众生”“道心众生”等,菩萨在佛教天国里其地位仅次于佛,据说释牟尼未成佛之前,也曾以菩萨为称号。菩萨因为具有放弃了涅槃之乐以留在世界上帮助解脱其他众生而使世俗信徒感到亲切和对之有迫切需求。所以,人们对菩萨的信仰超过佛教中的任何神佛。
    本尊(神)就是藏传密宗按其修炼需要,从包括菩萨在内的佛教众多神佛中选择出来的至尊神,他们在修炼密法的过程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每位修持密法的人都必须拜一尊或几尊本尊神。换句话说,藏传密宗信徒在修炼密法时一定要选择一尊佛或菩萨作为依托,这种选择完全依凭修炼者心性和投缘而定,如此选择出来的佛或菩萨的就被尊称为本尊(神)。
    藏传密宗修持者在选出本尊之后,就可以修炼本尊法,其大概修炼方法:修持者手结本尊手印,口念本尊真言,观想本尊于自己对面虚空,并放光罩住自己,再移到自己头顶之上,放大光明,与自己融合为一。如果修持者将金刚萨埵作为自己的本尊(神),修持者在进行修炼时,首先要在金刚萨埵像前广设供养品,之后,念诵皈依经偈。皈依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诵七遍),皈依薄伽梵金刚萨埵圣众及诸眷属,皈依守护正法具智眼者最胜诸怙主(诵三遍)。其次,念诵三遍皈依发心经偈:诸佛正法众中尊,直至菩提我皈依。我修施等诸资粮,为利众生愿成佛。其次,念诵三遍发殊胜心经:为饶益一切慈母有情,愿行圆满觉位,是故受持金刚萨埵世尊甚深修法。其次,修持者进入金刚萨埵本尊观,先念咒语:唵、舒那雅达、加纳、拔杂娑拔哇、阿玛敦杭。
    然后观想空性(如同虚空一般),在空性中产生一个阿字,阿字变为月轮,月轮上有心白色吽字,吽字放光,使众生有情之烦恼及一切罪障一干二净。当光收入时,修持者自己变成金刚萨埵,全身放光成为白色,一面二臂,右手持金刚杵当心,左手执铃置胯骨间,足结金刚萨埵跏趺坐,绫绢天衣,众宝庄严,安坐莲花月轮座上,后有月光背景。复由心间月轮上面,白色吽字放光,奉请智慧尊、上师佛菩萨及无量圣众,安住面前空中。其次,尽力设供修礼并诵经偈:顶礼、供养及仟悔,随喜、劝请与启白,我以所修诸善根,一切回向大菩提。同时与智慧尊入三昧耶尊无二无别。其次,修持者观想自己心间的吽字周边有百字咒鬘围绕,此时心不能散乱,而要念诵百字咒:唵、拔杂萨埵、萨玛雅、麻努巴拉雅、拔杂萨埵、得努巴都夏、支卓敏巴哇、苏多雪敏巴哇、苏布雪敏巴哇、阿努热多敏巴哇、萨巴苏得墨查雅匝、萨巴噶玛苏查敏、咨当西央敦日吽、哈哈哈哈湖、巴噶哇那、萨巴达塔噶达、巴杂玛敏木匝、拔杂巴哇、玛哈萨玛雅、萨玛阿吽帕。其次,修持者进行祈愿:唯愿本尊加持,令我所有违犯三昧耶戒等,一切罪障,悉皆清净。最后结束离开座位时还要念诵一段祈愿词:无始所积诸恶业,现生高举等习气,三种戒行有阙犯,悉皆至诚而仟侮。惟愿父母诸有情,恒常受用众法乐,速得一切种智果,诸愿如意获成就。这是藏传密宗众多本尊法中金刚萨埵本尊(神)法的简易修持仪轨。由此可见,本尊(神)在每位修持者修炼密法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因为每个本尊(神)都有自己特殊的手印或姿势、以及咒语,修持者可依照本尊(神)的手印或姿势,以及咒语进入三昧耶甚深禅定之中。换句语说,修持者要将自己的身、语、意同本尊(神)的身、语、意一致,即修持者在修炼中将自己的一切言行举止均与本尊(神)一模一样。如此,修持者就会获得“本尊即我,我即本尊”的人佛合一之特异功法。
    
    一、阿弥陀佛本尊修习法
    
    藏传佛教认为,六道之中得人身难,既得人身而能修习佛道更难,在生死轮回中得解脱则是难中之难。因为六道轮回中各道有各自的苦处,自天道、人道、阿修罗道,以及畜生、饿鬼、地狱等都有自己致命的弱点(苦),这就是获得解脱的最大障碍,而这种障碍只有在人道修习佛法、发菩提心才能消除,故在六道轮回中人道最为殊胜。
    佛教虽然可以分为“三乘(小乘、中乘、大乘)二门(显门、密门)”,但是主要在于显宗与密宗之上,显宗为外门,密宗为内门。如从外门进入,抵达彼岸或解脱,需要走漫长的历程,花费数代人的精力;而从内门进入,抵达彼岸或解脱,其速度十分快捷。只需花费一生时间,即所谓“即身成佛”。因此,藏传密宗多采用从内门进入的途径。但走这种途径仅靠修持者自身的力量是无法获得成就的,还必须凭借外部力量,如人佛合一法,即本尊修习法便是借助外部力量的一种重要方法。
    阿弥陀佛本尊修习法,是藏传密宗的人佛合一法,也就是所谓本尊观想法。修炼阿弥陀佛本尊修习法,修持者先要在清洁的佛堂中供宗喀巴法图一幅,此图中基本上具备藏传密宗里的主要佛、菩萨,以及本尊(神)和护法神,此图下面正中供奉传授密法的根本上师(或称金刚上师)之像,以便瞻礼作观,上师像之右边供奉长寿佛,左边供奉阿弥陀佛或供宗喀巴大师像,每个像的背面画“唵、阿、吽”(藏文字符)。对这三字明咒最好先请一位密宗大师或大活佛进行加持开光。随供品主要以香花、灯、米、净水等即可。这是设立供品阶段,之后,修持者如果是一位受过灌顶的人,他先要向上师及佛教三宝礼敬三拜,然后手执铃杵,摇铃念诵加持供养咒三遍,并用宝瓶中的甘露(净水)向供品上轻洒,洒甘露的同时口念唵、阿、吽三遍,还要如同前面向上师及佛教三宝礼敬。如果修持者没有受过灌顶测不能手持铃杵,而要点燃三枝净香,在供品上摇转三次,念诵三遍唵、阿、吽。然后,观想上师及三宝坛场(或坛域),各各放光照我,我同六道父母等,一齐礼敬作拜。先虚心合掌,置于头顶,观我顶上有藏文白色唵字成就,诸多佛菩萨及本尊顶上也都放白色光芒,照我及众生,一切身业皆悉清净。其次,合掌置于喉际,观我喉际有藏文红色阿字成就,诸多佛菩萨及本尊喉际也都放红色光芒,照我及众生,一切语业皆悉清净。其次,合掌置于胸前,观我胸中有藏文蓝色吽字成就,诸多佛菩萨及本尊胸中也都放蓝色光芒,照我及众生一切意业皆悉清净,这样,随观随念三字明咒。与此同时,向诸佛菩萨及本尊(神)以五体投地地磕拜一次作为礼敬,如可能的话,磕拜的次数愈多愈好。
    之后,修持者每日入坛,先观想师容顶上有如白色唵字,喉际有红色阿字;胸中有蓝色吽字即三处三字放出不同颜色的光芒,照入修持者自己的三处(头顶、喉际、胸中),这时念诵纳摩金刚上师(即传法根本上师),每念一遍要向上师(像)磕拜一次,磕拜次数由磕拜者自己定。然后,修持者可以入座,开始进行正式的修炼阶段,专心致志地观想金刚上师在我对面虚空,如前放光,同时念诵四皈依经三遍。之后,手持念珠接着念诵四皈依经若干遍或上千遍。四皈依经为:皈依上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念诵四皈依经的时候,修持者观想金刚上师及佛教三宝、诸本尊等共同放出五色光芒与甘露(一种净水),并注入我及众生之顶,灌满全身,我及众生之一切恶业重罪,悉皆化为黑气黑水,从毛孔中流出;一切疾病,化为红黄水,一切魔障,化为蜈蚣蝎子等,从大小便流出,入于我座下六牙大红象口中,由它吞食尽净。至此修持者身心安轻,福慧增长。从此修持者已皈依上师及三宝,永不退转,其加持之力,永不散失。其次,修持者念诵五戒偈、发菩提心偈,以及菩萨戒偈等。然后,修持者进入发菩提心观阶段,即修持者观想自己所有一切功德,都化为白光,由我右鼻孔而出,从一切众生左鼻孔进入,使有情众生的一切业障垢染,都会自然消灭清净;使有情众生所有愿望需求,都能如意、圆满地实现或得到。有情众生的罪业魔障及所有一切苦厄都化为黑气,从他们的右鼻而出,进入我左鼻孔中。无论何时何事,首先想到自己,并妄称为“我”,所以,长期受到生死轮回的大苦,今将功德回向众生,众生之业(即黑气)都进入我身,众生之业力,如同霹雳将我(或我心)打碎,当没有我心,即得无我,无我则生死大苦已灭。修持者每天早晨都如此修炼,如观想白光出,黑气入,其次数若干遍或二十一遍。这种彼此循环的观想法,即是发菩提心,也可谓菩提道。
    其次,修持者念诵三遍菩提净戒咒,其咒为:唵、洒哇、达塔嘎打、嘎雅哇、嘎资达、班杂扎纳麦那、洒哇达塔嘎打、班杂把打、本达南、嘎若米。
    之后,念诵八百或一千遍绿度母咒,其咒为:唵达日、都达日、都日娑哈!接着可念诵八百或一千遍阿弥陀佛心咒,其咒为;唵、班玛、达热什、娑哈!修持者坚持念诵此咒,会得到往生极乐世界的福德,并可超度一切亡者。
    其次,修持者发愿回向。愿文一般以“上师三宝加持力,愿我速成无上道。功德回施诸众,皆共往生极乐国”,即可诵念发愿回向文完毕之后,又开始礼敬请佛、菩萨、本尊及上师,然后可退出座位。
    在专一修习阿弥陀佛本尊法时,修持者入座后可直接观想阿弥陀佛本尊(神),先观想自己前面空中有八孔雀,其顶戴一红白色莲花宝座,座上有月轮,月轮上端坐阿弥陀佛,两旁有文殊、弥勒、观音等八大菩萨及十方诸佛、菩萨;金刚、声闻、绿觉护法诸天等在阿弥陀佛前后围绕。对此,修持者念诵四皈依、四无量心、发菩提心、发愿往生等经文。诵毕,修持者手结法界定印,即二无名指相背立,次二中指平伸相叉,二小指平伸相叉(均右在外),次以二食指钩二中指(右食钩左中,左食钩右中),以二大指按二小指之端(右大按左小,左大按右小);身以端坐,即金刚跏趺坐(全跏趺坐或半跏趺坐即可);观自身通体透明,净如玻璃,并想自身遍体有八门:顶、耳、鼻、眼、口、脐、大便处、小便处,此八门均以白光闭之。
    之后,观想自己头顶上有八狮子宝座,座上有莲花,莲花上有月轮,月轮上有阿弥陀佛,其身呈现珊瑚色,赫然如同十万日轮之光芒照耀,其相貌极为庄严,三衣披体,外衣黄而内衣红,手结法界定印,印上有钵,钵中盛满甘露(净水),身为弥勒坐(即两腿屈平向前,如平常坐椅式)。接着修持者观想一切诸佛之法,聚集于阿弥陀佛一身之上,自己头顶之白色唵字、喉际之红色阿字、胸中之蓝色吽字、即三字同放光芒,召请法身本土之阿弥陀佛及其眷属来入顶上的阿弥陀佛身中。至此念诵阿弥陀佛心咒八百或一千遍,此咒见上述。
    以上仅是阿弥陀佛作为本尊的简单修习过程,修持者每天如此坚持修炼,日久会产生不可思议之功效。至于阿弥陀佛本尊法的整个修习过程及其细节,极为繁杂,非专业的一般读者很难理解或掌握,故在此不赘。
    
    二、象征的奥妙
    
    藏传密宗的本尊法是采用一种象征手段的宗教修持功法,而其中使用的象征方式又牵涉到了一种奥义的理论。比如,那些被用于向其他人传授一种知识的象征和为深入到人类意识最深奥领域中所必须的象征。藏传密宗本尊法的象征从作为因施教的需要而设想出来的直接意图的图像、形状和物品开始,直到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即明显具有生命力的象征物。比如,在藏传密宗胜乐金刚本尊法中,描绘胜乐金刚时,其背景是火,象征任何欲望所产生的东西都在此处会焚烧得一干二净;胜乐金刚站在莲花座上,象征高出于无常的世界,就像莲花出污泥而不染;莲花之上有太阳,象征空,即心的光明境界。胜乐金刚有四个脸:白脸属息灾,黄脸属增益,红脸属钩召,蓝脸属降伏。每个脸上有三只眼,照顾一切有情,在头顶左上方,有半月白色,象征人类的幸福。在每个脸的上方,有五头骨作冠,身着虎皮,两者都象征着勇武。头顶上是双金刚,作为两法完成的象征。身体是蓝色的,因为胜乐金刚属于神佛的金刚类,其装饰是五十个人头和人骨念珠,两者象征着不永久性。
    胜乐金刚有十二只手臂,象征十二个真理,是用来克服十二种缘起的约束。第一双手臂拥抱他的明妃,右手持金刚,左手持铃。第二双手臂长开象皮,象征无明已被消灭。第三双手,右手持斧,左手持盛满血的人头骨,一切武器象征作恶和无明都被毁灭,而血则象征快乐。第四双手,右手持金刚柄月形刀,左手拿一端是钩一端是金刚套索。第五双手,右手持三叉戟,左手持玛哈布拉玛(大梵天)的四个头。第六双手,右手持手鼓,左手持人骨棒,其上端有一个金刚、一个头骨、两个人头(一黑一红),下端有一个花瓶和莲花。头骨和两个人头象征三个脉以与人体一千七百二十小动脉对比;花瓶象征任何耗费的东西都在此处。
    胜乐金刚有两条腿,右腿伸着,象征教义已经传播开了;左腿则弯着,象征对快乐的接受。这两条腿同时又象征着方法与智慧。在右脚下是趴伏着的恐怖者,其两只手拿棒,第三只手拿手鼓,第四只手拿三叉戟。降伏了他就等于降伏了愤怒。在左脚下是时间符号女,她仰面躺着,两只手拿着棒,第三只手拿一人头骨作成的碗,第四只手着人骨杖。这时胜乐金刚将她踩在脚下,象征着将一切色欲给完全控制住了。
    胜乐金刚的明妃是金刚帕姆,红脸,有三只眼。她的右手拿着月形刀,以便杀死一切恶者,并钩住一切善者;左手拿着人头骨作成的充满血的碗,作为快乐以献给胜乐金刚。她以五十个人头作装饰,则象征佛教经典的要义;她还以人骨念珠作装饰,象征获得六种修道方法,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
    通过以上列举,我们对藏传密宗本尊法中的象征,有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值得说明的是,在藏传密宗的坛城里设立或绘画的诸多神佛,则形成了一个特别的性质,因为他们具有了一种不死的活生灵的所有表象,这样就很难说这些生灵是真实的或仅仅是象征物。如果这些充满生命力的神属于有关象征物,而不是属于如同山神和水神那样的“真实神”的万神殿,那么这一切就会变得即使不完全清楚,至少也是可理解的现象了。但在一种神秘的背景中,“真”与“非真”之间的区别永远不太清楚,也可能并不具有多大意义,因为,如果一切都被认为是心的造化,那么想象、梦境和有形物则表现得彼此之间十分相似。如果换句话讲,一旦当我们接受了整个宇宙都是心造物的观点时,我们就会不可避免地承认具有一种心的一切众生都参与了创造行为。在藏密经书中阐述得比较深刻的诠释是这些神祗确实是崇拜他们的人之心造物。即使出现的众多神祗是在未受任何召请便自动呈现,并以一种完全自主的方式行事时也如此。虽然他们如同生灵一般拥有颜色、形状和运动,但是这都是一些纯粹概念性的实体。因此,我们可以说藏密坛城中的诸多神佛都是沟通一种超常的意识境界与正常的意识境界之间的手段。从这个角度看,藏传密宗是一种有力地控制产生比概念思想更为深刻的意识境界的科学。
    虽然许多藏密修持者明显在他们的修炼初期并不把本尊(神)视为自己心的投射物,他们的金刚上师可能会认为在刚开始时无须揭示这一事实,但是本尊(神)事实上是内心的奇特神通力,修持者由于它而戳穿自我之幻,并达到觉悟。那些感觉水平比较高的修持者非常清楚地知道本尊(神)并不是一尊与崇拜他的人分开的神,而这一切仅会帮助他们按常规行事。如果不使用象征物,那么任何人都无法设想法身的性质以及其他似乎很高的奥义,甚至无法设想这些象征物不是所缘物而是名称。
    本尊(神)的功能是藏传密宗的深刻奥义之一。修炼藏密的人在第一次接受灌顶仪轨时,其金刚上师将会在坛城中的诸多慈祥或恐怖之神中为他选择一尊本尊神。召请本尊(神)是藏传密宗修持者为迅速灭除自我、并与本尊(神)结合出现神通力而采用的一种方法。无论其力量是神的,还是纯粹心理的,都不会影响所获得的实际成果。就具体而言,本尊(神)是被修持者在其修炼过程中用来作为自己的良师益友的一种神祗。比如,当一名修持者在接受灌顶仪轨进入修炼之道时,其金刚上师就为他选择一尊完全符合其个性的本尊(神),如果修持者具有一种食欲暴躁的性格,那么他的本尊(神)的形象应该以恐怖狰狞的形象出现;如果修持者是一位温和而容易接受女色支配或在伦理上需要支持的人,那么给他选择一尊以女性形象出现的本尊(神),如二十一位度母中的任何一尊。对于每一位进入修炼过程的修持者来说,本尊(神)的支持或作用是很明显的。如修持者最有益和最适宜的是由他们的心及其感觉可以觉察到的形状之欲来掩盖其真实目的,这一切将在修炼达到一定阶段时自然消失。也就是说修持者可以通过自己心中最崇奉的本尊(神)而把无节制的贪和欲改造成为没有污点、最为纯洁的崇拜。因此,藏传密宗修持者学会以智慧力、慈悲力和解脱力的角度窥视一种可见形状出现时,本尊(神)的作用将会失去。这是一种细微而高深的观察方式,只有那些在藏传密宗上有一定修炼造诣的修持者才能体验或分享。
    
    三、心与光明
    
    心与光明是藏传密宗特别在本尊法中涉及最多的两个重要概念。如何认识和掌握心与光明是摆在每个藏密初学者面前的首要问题,也是藏传密宗中不可回避、必须掌握的一个关键问题。 
    实际上这里提出的心与光明,是藏传密宗修持者追求的一种目标或目的。比如,藏传密宗无上瑜伽部认为,修炼人体中的气脉以及其他各种瑜伽的目的,则远远超出生死这两大人生关头,而在于证见人体中最细风心或心性“光明”。最细风心,在无上瑜伽部中又称“本来身心”,被认为潜在于细身心层下(在藏传密宗中将人身分为粗身和细身两大部分),为生死涅槃、世间出世间一切法之本性。最细风,在藏传密宗中又被称为“智慧气”、“不坏气”、“光明气”,实际上是指藏密中的所谓“离戏明点”之运动,也就是说最细风聚集而成为离戏明点。在没有修炼过藏密的一般凡夫身中,最细风依凭脉中的不坏明点而潜藏着,它是全身一切气的本源。而不坏明点则与藏有无明烦恼种子的阿赖耶识和合,住藏在中脉之中,以心轮为本位,其内蕴藏最细风心。这在藏传密宗中称:在凡夫肉团心中住于本觉光明,即名曰:“菩提心”。从现代物理学的观点看,最细风可理解为某种超越智慧本身的至极细微的能或场。
    光明在藏传密宗的无上瑜伽部中也成为重要义理之一,认为与最细风一体不二的最细心,本来心,其最为根本者称“光明”。光明在无上瑜伽体系中,其意思是指心未被忘念遮蔽时的本来具有的觉性,即相当于显教所言的“心体”“心性”“心地”等。可以说,心性的本质是光明,因为心性呈露时会产生光明辉耀,故心注即光明。无上瑜伽还强调印中最极为光明印。因此,心不仅仅是一种精神力量,它也是一种光明。而这种光明在藏传密宗看来,又是一种气,是心与气相“重迭”的呈现。因为气是由五种光线交织而形成,它的存在可以使修持者的心在变成智慧的同时,也就变成了一种金刚身。这种金刚身在本质上是由智慧(五智)组织而成,它代表着存在的极端状态。出现这种变化的原由是在气中潜藏着一种处于萌芽状态的闪光(泉)。
    在性质上与心相同的光明可以用主客观两种不同的观点来阐述,从主观的角度看,光明则超越所有客观事实而与有意识的主观之空产生联系,即“心神无二”;从客观的角度看,光明就是空本身(空性),即不能变成思想的内容。在心与光明的关系上,藏传佛教各宗派均有自己的看法,比如一些宗派认为,光明是思想(心)之力量的典型特征(性相),而空则形成了其本质。因为空不能脱离光明,同时光明也不能离开空。光明与空的吻合代表了纯粹非客观性的一种无法表达的阶段,它构成了心的极端状态。
    对于心与光明的关系以及它们的实质等的一系列阐释,实际上是一种宗教感受。在藏传密宗的修炼过程中,修持者会产生一种幻觉,又通过这种幻觉给心赋予了光明,从此心具有了重大意义,而光明也成为一切事物之本源并存在于人身之中。藏传密宗中,这种原来是纯洁的和无分别的心或光明就变成了一种有色的光明,白色或是黑色。由此而进发出了成对的或不成对的造物。值得说明的是,对于心或光明的掌握或修炼,是藏传密宗的最高大法,也是藏密中最不易把握的甚深密法。为此,在修炼藏传密宗时,其修持者必须拜一位金刚上师或根本上师来具体指导修习程序或仪轨,否则,修持者在藏传密宗这一错综复杂、神秘莫测的面前,会眼花镜乱、不知所措,如同气功上说的“走火入魔”,没有任何效果。
    在此需要补充的是,藏传密宗无上瑜伽部还将光明分为根光明、道光明和果光明,现分述如下:
    
    A、根光明
    
    根光明,又称“根本光明”“母光明”,其中又分实际光明、死亡光明、睡眠光明等多种光明。藏传密宗认为,根光明本来就潜伏在众生的根身之中,不管其人是否修法证觉,在特定的时刻总会自然显现。
    实际光明,又称理光明,是指有情众生之心本来具有的本性。如经云:“所谓此心之真体,诸法之实相,不二不异之真空,当彼已得受于无上清净大安乐境时,即获证于超乎一切之法者,是即根本净光也。”(注:引自《明行道久成新法》)。实际光明实际上就是佛教显宗中所说的“本觉”“正因佛性”。
    死亡光明,是指人临终之际至死后未生之间,即“中阴”期间自然显露的一种心的状态。《密宗道次第广论》中指出:“谓众生生命之形成,是从自性光明生无明,由无明生空,从空依次生风、火、水、地四大,由四大集起色身,当人临命终之际,神、识、气与四大肉身分离,逆出生的次第而渐次收摄:地界入水中,水界入火中,火亦入风界,风界入心中,心入于心所,心所入无明,此入光明中,如是三有灭。当心识乍脱离四大肉身的束缚时,一切藉四大而生的粗细妄念失其所依,得以暂时止息,从而呈露出未受妄念遮蔽时的心地光明。伴随四大的依次收摄,及周身气向中脉、心轮内凝缩,在主观心识中现为种种光亮境相,最后呈现心光朋,这一过程一般说为“临死八相”。(注:《密宗道次第广论》卷二二)。藏传密宗根据死亡光明的自然显现或原理,建立了“中阴成就法”。其修习过程则是体验或认识光明,经常修持不怠,纵使生前没能解脱,当临死及死后即死亡光明显现时,予以认识,自心与光明融为一体,把持不失,便会于此时证得法身.从而解脱生死;又说修习气脉明点,当气入住并融于中脉之中时,也会依次显现如同上述临死之八相,见证光明。详见藏密“中阴成就法”。
    
    B、道光明
    
    道光明,又称“子光明”,是指修持者在修炼过程中,由瑜伽调心所知见体证的光明。根据所修习的密法及其见证光明的层次,道光明又可分为通义光明、密义光明、觉受光明、眠薄光明、眠重光明、喻光明、实义光明等多种。
    通过瑜伽修习,了达心性本来无生,与佛教显宗尤其中观派关于心性的见地相一致者,则称为“通义光明”,通义则是显密共通之意。由修习密法生起、圆满二次第,以及双运道、睡眠禅定等所体认的光明,则是“密义光明”。依法修习禅定,修定达到了知光明、领受澄湛之心光,可称“觉受光明”。依凭觉受修习睡眠禅定,在睡梦中能够灭除昏昧,保持心注明空,然梦中尚出现粗细尘境,这是所谓的“眠薄光明”。由于功力的增进而在睡梦中只显现光明并恒久保持,这是“眠重光明”。
    根据身心不二的原理,从修身入手,如修习宝瓶气、金刚等等气功,渐渐将气入住于中脉,于所生寂静禅定之离念心上,尤其在内见如月之光后所体认的光明,可称为“喻光明”。或修习拙火定、双运道而产生的最胜空乐不二的觉受上体认的光明,以空乐为喻,也可称作“喻光明”。不仅将气入、住、融于中脉,临死八相完全显现,而且最后所呈露的如同黎明晴空相上所证见的光明,这才是真正的心光明,称为“实义光明”。根据无上瑜伽的原理,修持者先进入密教菩萨初地,然后依次光明修习,便可直证究竟佛果。
    
    C、果光明
    
    果光明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妙用,能使修持者永离生死之苦海,证入常乐我净的涅槃境界,成就庄严净土,可发广大神通力,能使自己分身无数,度化一切有情众生。具体而言,修习瑜伽而得大成就后,使所修根光明与道光明完全契合无间,并证得密教菩萨道之第十三地,即金刚持地,此刻已是即将成佛之时,至此其光明完全开发,穷彻心源,这时所证光明则是“果光明”。由此可见,无上瑜伽以穷证光明为解脱成佛的秘要。
    藏传密宗无上瑜伽部认为,修持者见证光明时,其气必然入住融于中脉之中,使凡夫的业气化为智慧之气而进入智慧脉道,打开心轮上缠缚遮盖本性光明的脉结,原有的心光于是迸发出来。这是因为光明、最细心、最细风以及离戏明点的自性都是一致的,可谓一体不二。所以说圆证光明时,不但证得以最细风或离戏明点为体、量等宇宙、不生不灭之法身,而且肉体四大(地、水、火、风)也融入光明中而发生物质结构的变化。最后成为“虹光身”。因而见证光明、成就佛果便成为瑜伽修持者追求的最高目标。
    总而言之,以上提到的心与光明的关系,如同太阳与太阳的光。但按照无上瑜伽部的观点,每个人体中所固有的心是指光明或本质的空。因为光明与空二者不能彼此分离,它们结合在一个统一的整体之中。这样瑜伽修持者才有了见证光明的修习之道,从修习次第的角度看,见证光明相当于生起次第,而修习空性则相当于圆满次第。如此不停地反复修炼,智慧才能得以实现。另外,在修炼过程中,光明与空可分别代表化身和法身。由于如此修习或感受,便产生了代表着心的发光本质。但是,又由于心的真正实质超越了一切二重性,而表现出的一切均为幻想或变幻。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光与空的一致性。
    藏传密宗的心与光明这种教理,在藏密信徒看来,可以使他们获得菩提心,因为这种教理意味着一种天生的潜在力量。从而说明人的心实际上是一种空,也就是说人的心是一种没有内容的最纯洁的智慧。为了获得这种状态,藏传密宗修持者需要付出很长时间的修订或冥想。上述人佛合一法即本尊法就是争取这种状态而不断净化心灵的过程。反之,修习本尊法也要掌握心与光明这种教理,因为心与光明这一教理在本尊法中可充当一种方法、手段或途径。
    


■ 本文责编: jiangxiangling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