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4 次 更新时间: 2009-03-04 18:13:42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初景波:弘扬国学亦需良知与智慧——评赵士林教授《中国的智慧》
·初景波
标签: 国学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国大陆地区开始兴起一股弘扬和学习传统文化的浪潮,即所谓“国学热”。从地方政府主持的祭孔活动到民间儒学家鼓吹的孔教会,从小学提倡少儿读经到大学建立国学院,从电视台纷纷推出的各种讲坛讲堂到出版社频频出版的经典白话本,从中国的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开馆授学到世界各地的汉学家云集中国参加汉学大会,国学一时轰轰烈烈,热闹非凡。
    匆匆十几年,在国学热方兴未艾之际反观国学热,我们为传统文化重新受到关注和研习而感到欣喜之余,也毋庸讳言的是,国学热绝不仅仅是文化热,其中不乏政治经济带动、功名利禄之需。大家各取所需,互利双赢,参与者既是良莠不齐,影响也就自然毁誉参半。我们可以看到,国学热捧红了一批“学术明星”,给一些地方市县带来了经济效益,满足了一些人的政绩心理,当然,同时必须肯认的是,也确乎在一定程度上燃起了人民大众对疏远久违了的传统文化的兴趣与热情,让诸子百家、程朱陆王重新进入了更多人的阅读和了解的范围之内。但是,一个最为严重的问题是:或是出于迎合某种外在压力的需要,或是出于迎合市场上消费群体的理解接受能力的需要,或是出于讲授国学者能力有限的原因,总之,出现了很多错解、误读、缺漏、臆断、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刻意回避(不是指回避传统文化糟粕,那些理当被抛弃埋葬;而是指回避那些在今天很有价值的精神资源,例如有人评论于丹把《论语》的“去政治化”)以及庸俗化的现象,甚至某些讲授者还出现过一些常识性错误。
    当然,人无完人,无意之错和有意而为不能一概而论;但是,无论有意无意,这些错误都需要被纠正,以正视听,还传统以真实,还历史以本来面目。因此,国学接下来该怎样进一步弘扬和传播?究竟通过一种怎样的方式来读解和言说,才是对国学和受众都是更好的?这是当前国学热想要持续发展所必须解决的问题,而赵士林教授这本由系列演讲辑录成的《中国的智慧》,就是适时而出、极富价值的一本书。赵教授深厚的思维力度、优美的才情和激情四溢的演说,都远远超过了那些心灵鸡汤式的、说书式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式的国学演讲。
    通览全书,我认为,赵士林教授所讲授的国学,主要表现出两大特点:
    第一个特点就是:充满良知。这种良知表现在:
    一,尊重传统,尽量真实、全面地反映传统文化的精华,对经典文本和先圣先贤,既不夸大,也不贬低,更不扭曲,而是给与合理的介绍和评价。比如孔子,有人试图把孔子塑造成偶像加以祭拜,赵教授即著文批评;有人将孔子称作“落水狗”,赵教授也指斥其对圣贤缺乏起码的敬畏心。赵教授明确主张:孔子既不能被神化,也不能被丑化,他就是一位富有知识和道德的老师,一位严肃认真而又可爱活泼的长者。
    二,尊重听众。真正的尊重,恰恰不是迎合,更不能是欺瞒,而是给听众以完全的真实和真知。于丹把《论语》去政治化,有人评论她把儒家讲成了道家;而赵教授则高扬儒学仁政和爱人的旗帜,凸显儒家对人的地位和尊严的强调以及儒家强烈的担当精神和政治意识,因为内心的道德修养和外在的忧国忧民结合起来,这才是儒家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特色。大多数的听众实际上对传统文化非常缺少认识,如果讲授者给他们提供的是一个不完整的孔子和儒学,他们也会把它当作是完整的全部来看待,这对听众来说是非常有害的。
    实际上,学者也好,商家也罢,市场经济环境中任何人想要赚钱都是无可厚非的事。但是,既然想要通过国学混口饭吃,就要遵守一定的职业道德,就是要承担责任,这种责任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要对得起先圣先贤,另一方面就是要对得起读者听众。惟其如此,方能对得起人之为人的良知。
    第二个特点就是:充满智慧。讲授国学需要两种智慧,一种智慧是充分掌握和吃透国学精髓的智慧,第二种智慧则是用一种什么样的讲授方法更容易让大家理解和接受的智慧。
    关于第一种智慧,赵士林教授浸淫传统文化数十年,孜孜不倦,专著、论文屡有问世,多是充满灵性的新见,其厚重的学术积淀远非一些半路出家者或泥古之鲁叟可比。不同于很多讲授国学者那样的自说自话,赵教授是站在中西方文化比较的全球视野下发掘中国古代智慧的,真正将国学精髓转换成了当代世界文明的一部分,其现代意义和普世意义显得弥足珍贵。例如对中国传统宗教文化特点的总结,赵教授就指出:从孔子开始,中国文化就从神走向人。孔子关注的核心问题就是中国人的社会生活,特别是道德生活。关于宗教涉及的生死、鬼神问题,孔子是存而不论的。孔子的文化态度培育了中国人人间的、实用的理性精神,即便是对待宗教也是一样。中国的宗教因此是多神的,这完全不同于基督教、伊斯兰教甚至印度佛教。中国人根据实际需求有选择地拜神,有所求则拜,无所求则省,不管用更是会将神仙抛在一旁。赵教授进而指出这种宗教态度的两重性:正面的效应就是没有宗教迷狂和宗教极端主义,负面的效应则是使我们缺乏对神圣事物的敬畏心和庄严感。
    关于第二种智慧,赵教授对文字的把握和演讲的能力,更是令人折服。赵教授给大学生和硕士博士生讲课,给政府官员和企业家讲课,无论走到哪里,都无一例外地掌声与欢笑不断、反响极其热烈,这与他优雅而不艰涩、动听而不浅俗的演讲风格是分不开的。赵教授的演讲深刻、严肃而不失激情和优美,风趣、幽默又不失批判意识,这里仅举他讲庄子的“蝴蝶梦”一段,略作管窥:“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我是蝴蝶呢,还是蝴蝶是我?庄周和蝴蝶,究竟哪一个才是我的真身?——多么美丽,多么迷惘的胡思乱想!这真的又如庄子所说:梦和醒其实都差不多。后来唐代大诗人李商隐就写诗道:‘庄生晓梦迷蝴蝶’。庄子的这个梦是个很哲学的梦,那蝴蝶也是只很深刻的蝴蝶。……再想想历史上美丽风流的故事,为什么都拿蝴蝶做形象大使?而不拿蟑螂或臭虫做形象大使?你看梁祝化蝶的凄美,较之罗密欧与朱丽叶横尸冰冷的墓穴,梁祝的化蝶加上了中国人特有的那种寄托和祝福,冲淡了恐怖的悲剧性,虽虚幻但却令人遐想,更浪漫,也更令人心碎。欧阳修的风流蝴蝶也别有一番情致:‘江南蝶,斜日一双双。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微雨后,薄翅腻烟光。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虽风流仍不失一种古典的韵味。到了今天,就有庞龙的《两只蝴蝶》,‘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有执着,有关切,有真情,但总是脱不掉那种现代的轻浅、直率,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
    赵教授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作为《中国的智慧》的开场白,我们则正好可以拿它当作收笔。仁者乐山强调的是关爱尊重他人,要有良知;智者乐水强调的是随类赋形灵活变通,要有智慧。赵教授将此二者作为中国智慧的典型,而二者在赵教授的身上也得到了落实和体现。传统国学强调知行合一,所以,弘扬国学者,良知与智慧,此二者至关重要,不可不察。应该说,赵士林教授的《中国的智慧》一书,是近年来国学热的潮流之中难得的好书,在这本书上,我们感受到了国学热浪中清新的空气。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中战会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