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22 次 更新时间: 2009-03-06 08:59:5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王立宗:从孙中山的“私心”说开去
·王立宗
标签: 孙中山

    我一向景仰孙中山先生,他倡导“天下为公”,这是他的理想信念,也是他的毕生追求。然而,最近在一个论坛上听中山大学知名教授袁伟时讲到孙中山先生私心比较重,他举了一些事例来说明孙先生有时把小团体利益放在国家利益之上。作为学术研究,袁教授当然可以谈他的观点,我无意反对,也不敢贸然赞同。不过,袁教授的一番话倒是引起了我对“私心”的思考。
    “天下为公”,语出《礼记•礼运篇》,原本是表明孔子的社会理想,意思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应该选举有德才的人来治理,人们不只把自己的亲人当亲人,不只把自己的儿女当儿女,财物不用在无用之处,也不一定要藏在自己家里。要让老年人安享天年,年幼的人得到良好教育,弱势群体能得到供养。按照孔老夫子的思想,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要做到关心他人,扶危济困,追求平等、公正,在义与利发生冲突时,以义为重,先义后利,其最高境界是公而忘私、大公无私。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些,我们这个社会该是多么的美好。正是为了建设这样的美好社会,所以我们的领导一直倡导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到文革时更是提出要“斗私”,“狠斗私字一闪念”。应该说,要求人们“斗私”没有什么不好,问题是哪些人的私心最重,危害性最大,哪些人最需要“斗私”,一直以来没有弄清楚,所以斗了好多年,人们期望的美好社会并没有到来,经济上虽然好了许多,社会道德却出现了整体性的滑坡。
    哪些人的私心重呢?按照我们以往的逻辑,当然是老百姓,特别是农民和小市民。文革期间下乡时,我的房东按上面的要求,在屋子的两扇大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私”字,从田里劳动回来,一推门,“私”字就被分开了,表示要和“私”字决裂。跨进门槛,会踏在一个用碎瓷片拼在泥巴地面的“私”字上,表示要把私心踩在脚底下。后来到城市工作,也听到有人评价农村来的同事有“农民意识”,意思是他们自私。城里人则被讥为“小市民”,“小气鬼”,给他们取的外号有“私老大”、“私老二”、“私老三”等。现在想来,老百姓有点私心,贪点小便宜,只顾自己不管别人,虽不怎么高尚,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危害。而精打细算、舍不得花钱、节约一分一厘,实际上是一种美德,是一种家庭责任感。这种责任感用于办企业,企业就能节约开支,降低成本,有利于企业发展。大家都看到,现在私营企业普遍比国有企业效益好,就表明老百姓的私心用对地方,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都是大有益处的。
    那么,究竟哪些人的私心最重,危害性也最大呢?想来想去,只有某些掌握着某种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人,还有那些与权力沾亲带故的利益集团。1980年代初,我听到一件事被人传为笑谈。那年,记不清哪里发生自然灾害,上级要求各地组织捐款捐物,人们大多捐钱捐衣物,有位副市长却只是捐出了几斤粮票。够小气吧?够自私吧?这种小钱上的自私,老百姓还只是笑笑而已,而对权贵们在人事安排、干部任用、利益分配、特权享受、权钱交换等方面表现出来的自私,虽然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却无可奈何,拿他没有办法。古人说:“千里做官,为了吃穿。”如今的官与古时的官相比,似乎也高尚不到哪里去,人的逐利本性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有人说现在的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我倒要弱弱地问一声:“难道古时的官就没有为人民服务?不服点务他能在更大的范围捞更多的钱?”跑官要官讨官,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是要为人民服务,要为别人谋利益?你打死我也不相信。我不否认确有一些焦裕录似的好干部,我崇敬他们,并为他们写过文章,流过泪,但这样的干部太少了。事实告诉我,相当一部分人往官场挤,都是抱着私心,冲着个人地位和利益去的。不然,就无法解释为什么贪官前腐后继,越反越多了。
    上面说的,都是老百姓看得见的私心,还有一些则是看不见的,或者看见了,但不一定把它与权贵们的私心联系起来。比如说,有些当官的,谨言慎行,遇事三缄其口,这本来没有什么不好,但遇到明显不公正、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事都不开口,不表态,不表明自己的观点,就绝对是私心作怪了。有人说,当领导就是要城府深嘛,这话不错,但说到底,不吱声,还不是怕上面或同僚知道了要怪罪,怕危及自己的乌纱帽,怕影响了自己的前程和一家大小的既得利益。自己的官帽高于一切,不管它是与非,不管什么正义感和责任感,不利于自己的话不说,不利于自己的事不做,这不是私心是什么?
    还有一种私心更严重的,就是某些参与制定政策的人。举个最近的例子吧,“两会”前,关于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的一个方案低调公布,其主要精神是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养老保险金往下拉,计发办法与企业职工一致,并可衔接。这一方案引来众多质疑和不满。本来,改革养老保险制度有着无可辩驳的正当性和必要性,问题是怎么保证其公正性和合理性。事业单位的拉下来,机关单位却照拿不误,这是哪家的道理?说穿了,参与制订这一方案的,都是公务员中的头头脑脑,上面提出的改革不能不搞,搞真的自己又要吃亏,那就把事业单位推出去吧,咱们是在搞改革,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为此专门举办的一次节目中,工人日报总编室主任说了一句话:“大刀怎么会向自己头上砍去?”这真是一针见血,把某些人的私心暴露无遗。难怪这么多年,企业改革雷厉风行,工人的“铁饭碗”说砸就砸,为党和国家奉献几十年的老工人和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说下岗就下岗,行政机关的改革却和风细雨,还一拖再拖,慢得像老黄牛,而加工资的速度却比他们乘坐的小轿车跑得还要快。某些官员参与制订和实施这些明显不公正的改革政策,如果不是出于私心,又该怎样解释呢?
    还有利益集团的私心,我也不想多说,只讲一个我们都深受其害的例子。现在全国用手机的人多达几亿,可电信运营商就那么几家,算得上是垄断经营。有谁能说得清楚我们每个月交的话费究竟是怎么计算的?我反正是看晕了头也搞不懂什么这费那费的,只有让他扣吧。有个规定简直是混蛋逻辑,不到一分钟算一分钟,就是说讲了2分1秒要按3分钟收费。为什么不能来个四舍五入,不到30秒不计费,达到30秒按1分钟计费?漫游费也是,电信专家说,手机漫游的成本几乎为零,是所有电信业务中最为严重的暴利资费。还有单向收费问题,扯来扯去,拖了几年,都没有很好地实施,又弄出许多“套餐”,把人越搞越糊涂了。前几年说是技术调整要时间,后来又说双向收费适合我国国情,反正有的是理由,你已经离不开我,不能不用我的产品,“我的地盘我做主”,宰了你,你又拿我怎么样?是的,我们能拿你怎么样呢,我们除了戏称你为“私老大”,并继续挨你的宰,确实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写到这里,我真的希望再来一次“斗私”活动(可别叫“运动”),让上面说的某些握有权力的“私老大”、“私老二”、“私老三”们好好学习学习毛主席他老人家关于“斗私”的论述,从灵魂深处来一次反省,弄清手中的权力究竟是谁给的,公权力应该用来为自己谋利,还是用来为人民服务。请他们在面对群众的时候,处理问题的时候,做方案、订政策的时候,不要忘记孔老夫子提出、孙中山先生倡导的“天下为公”四个大字。
    我知道,搞点学习,对照检查一番,然后总结整改,从来都是走过场,官员们应对自如,三下两下就应付过去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根本的办法,恐怕还是从体制上着手,设计一套制度,不怕你有私心,但一定不准你的私心膨胀,一旦膨胀,一旦伸手,必然被捉。有了这样的制度,权贵们的私心就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潘多拉魔盒内的贪婪、瘟疫、灾祸、恐惧、痛苦,就不能跑出来危害人类了。
    


■ 本文责编: frank
□ 文章来源:中战会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