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97 次 更新时间: 2009-03-31 23:39:5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刘军宁:经济自由与高效国家
·刘军宁
标签: 《高效国家的习性报告》

    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分享对高效国家的看法,对这本书的看法,我想谈的角度是从经济自由与高效国家的关系,以及通过读这个报告我对这个高效国家的理解。什么是高效国家?我想把这本书的观点再往前面推进一下,我个人的看法是无论是从指标还是从结果上看,富裕的国家就是高效国家,贫穷的国家就是低效的国家,为什么贫穷,说明资源配置的效率低,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不能配合并导致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不是衡量一个社会唯一的指标,可以用经济发展作为比较方便的指标看看高效国家与财富的关系。如果说富裕的国家就是高效的国家的话,当然我们可以排除委内瑞拉和沙特这样纯粹卖石油的国家,有商业周期波动的时候他们的财富会发生明显的变化,中国今天借钱给俄国换取石油,理论上说俄国的钱是很多的。从经济发展的指标看,通向富裕国家之路就是通向高效国家之路,如果这个看法成立的话,如何通向富裕国家?
    高效国家习性这个报告给的答案是,作者发现自由是经济增长,或者是经济成长有特别密切的关系,自由不论怎么定义,哪方面的自由,只要自由就对国家的经济增长有益,经济自由是通向富裕和高效最重要的道路。好几个机构的世界经济自由指数都显示经济自由指数更高的国家是相对富裕的国家,也是更高效的国家。从某种程度来说,经济增长国家的高效是经济自由的结果。我要把这个看法再往前面推,我个人认为经济自由是一切自由的根本,正是通过经济自由的运用人们可以获得其他自由所必须的物质基础。举个例子,这次央视大火,很多观火者得到了很大的快乐,为什么这样一个事情老百姓得到了很多的快乐?在中国这个通过经济自由表达自己的立场的道路被堵死了,中国只有看到央视一家电视台,一方面获取超额利润,一方面垄断言论,既垄断了财富又垄断的言论,引起了老百姓极端的不满。如何打破这一点?如果在中国办电视台赚钱,这样的经济自由是受到法律保障的,每个人只要有钱都可以通过办电视台来赚钱的话,央视大火,一个电视台失火除了让竞争对手高兴其他人都不会太高兴,央视大火恰恰反映了中国表面上看是言论自由的缺乏,根本上看是特定领域经济自由的缺乏,央视凭借垄断的政治权利来剥夺了别人的经济自由,别人的言论自由自己又获得了超额利润。
    经济自由不仅是个人获得财富的一个手段,经济自由的扩展,同时也能够很好的限制国家的权力,及权力作用的范围。经济自由的普遍存在对国家的权力,政府的权力是很好的限制,这个意义讲,虽然经济自由不等于政治自由,经济自由本身对国家有很好的政治后果,这点是谈论经济自由的人经常忽略的。经济自由我认为也是一个高效社会的基石,我的理解是经济自由的好处并不仅仅表现能够给社会带来财富。而且,一个在经济上充分自由的社会,在道德来说也是优越于其他社会的,换句话说,一个经济上充分自由的社会具有某种道德优越性,这也是能够成为高效国家的一个原因。为什么说经济自由的社会跟一个社会的道德程度有很大的相关性?因为他首先通过带来财富使人们的生活更加富裕,连孟子都知道这一点,生活改善可以使人的行为更加体面,生活不改善会使人的行为更加不道德,铤而走险的情况会多见。第一种意义说,只要经济自由能够带来富裕,就有利于社会的道德建设,经济自由的一切活动基于自由,自由本身比不自由更道德,尊重一个人的自由,跟你去抢或者干预另外一个人相比,肯定是普遍尊重自由的社会是更道德的社会。经济社会不仅有利于道德的社会,有利于文明的社会,通过限制政府的权力,有效的防治专制的出现,有经济自由就会有竞争,就会有无数由小到大以小为主的经济权力的中心,这些中心阻止了经济权力向中央集权集中,通过每个人每个机构,通过运用自由分散了决策的风险,只有分散了决策的风险,才可能使一个国家成为高效国家,计划经济的最大风险是把一切决策集中到中央,集中了决策的权力就集中了风险,中央搞大跃进的时候,全民要付出代价。在经济自由的社会如果一个公司决定把锅砸了炼铁,即使是这个做法对公司来说是荒唐的,对社会波及面是小的,如果一个国家决定把锅砸了炼铁以赶上英国超过美国的时候,这个风险就是全社会的风险,这个代价也是全社会的代价。
    通过经济自由我们看到得出了刚才的结论,经济自由的社会才是文明的一个道德的社会,而且经济自由是通向其他一切自由的路径。没有经济自由,政治自由和其他自由很容易被从人们身边夺走,我没有看到一个社会没有经济自由居然有政治自由,不知道谁能举出这样的例子:一个社会经济自由完全没有,政治自由有很大,有50%到100%,我想甚至连20%都没有,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够举例说这个时候政治自由很多,经济自由没有。我个人找不到这样的例子,也许我知道的有限。你可能有经济自由,而没有政治自由,不可能有政治自由而没有经济自由。80年代中国有一个争论,中国的变革只要启动了言论自由这个杠杆,一切就会如愿以偿的实现。言论自由很显然是政治自由里面的东西,可是我们要想想,如果一个社会没有经济自由,会有言论自由吗?比如我们谈到言论自由,首先想到的是办报,如果你连办报赚钱的自由都没有,这个社会会有言论自由吗?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国来看,大部分办报的人首先是为了赚钱,其次才是为了表达某种立场,只有在极少数很有钱的人身上,才会宁愿烧钱办一份没有人读的报纸,表达自己的立场,可是大多数人无论表达的什么观点,首先这个报纸必须卖出去才能够生存。既使是言论自由看起来是很政治的一种自由,但其实还是经济自由。不允许办报,不允许办出版社,办电视台赚钱的社会不可能有言论自由的,没有通过销售舆论产品,或者是新闻产品来赚取利润的国家是不可能有言论自由的。当我们看到这些很多政治自由的背后,首先要看到是以经济自由为前提的,我们再看一个例子,我个人理解办公司和组织政党都是结社自由(Freedom of Association)的表现,只是一个是成立赚钱的机构的自由,组建政党是成立不赚钱的机构的自由,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在地球上找不到一个国家允许人们自由结党,却不允许人们办公司,我们看到是很多国家先允许人们办公司,慢慢的允许人们成立政党,我们找不到一个倒着的国家,允许自由成立政党却不让人家办公司。
    当我们讨论经济自由与高效国家的时候,并不仅把眼光局限在钱的问题上,局限在GDP的指标问题上,我们看一下讨论经济自由的时候,我们也必然要关注政治后果,一旦经济自由多起来,其他方面的自由会慢慢的展开,加强产权保护,扩大经济自由,市场经济就是经济自由的产物,厉行法治是保障了财产权,这是不发达国家实现增长通向发达国家必须走的道路。
    通过经济自由形成的自由市场经济是今天成为当今最为普遍的,唯一可行的经济形式。这是两个方面的产物,一方面是人类漫长探索,以及向中国这样走过很长弯路的经验的积累,另一方面也像亚当斯密说的,经济自由最合乎人的本性,只要让人创造,探索,就会运用自己的自由,在文革结束以前中国有一个口号:割资本主义尾巴,为什么要割?因为资本主义尾巴不割总是要长出来,因为根在人性里面;可从没有人说要割社会主义尾巴,因为割了就不长了。资本主义尾巴怎么割都要长的,社会主义尾巴只要割掉就不长了,除非人工移植一个尾巴。
    这种经济自由是充分的适应了人的特性,人的特性之一是每个人都不是全知全善的,大家要自己探索创造自己的自由。如果存在全知全能的计划者,经济自由是多余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这样的人这样的机构,全知全能的机构不存在,建立这样的假设基础上构建经济制度,这样的制度一定要破产,中国和苏东证明了这一点。
    经济自由对于中国成为富裕、高效的国家如此重要,但是在现实中,尤其是在中国现实中,却常常受到文化与制度的轻视乃至蔑视,主导意识形态及其政治文化常常把经济自由当成一种与庸俗的商业活动联系在一起的,低级的,可有可无的自由。中国的自由如果说有奇迹的话,只能归为经济自由和经济财产权的功劳,而不能归功于其他人的头上。这本书中提出的,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看到计划经济,全知全能全善的假设又开始回归,今天上午有人说最后一条行业振兴规划,十大行业振兴规划。这个行业振兴规划是基于什么样的假设呢?就是世界上有某一个机构,中国有某一个机构,这个机构知道如何振兴行业,知道通过什么样的资源配置能够解决中国的问题,达到最优。我们前后稍微一比较,发现他们的行为完全是自相矛盾的,在数个月之前还告诉我们,中国人应该住多大的房子,房地产商应该建多大的房子,今天就告诉我们说只要你来买我的房子,我就送你一个户口,你买的房子越大我送你的户口越多,这完全是自相矛盾的。这个行为证明它不是全知全能全善的,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全知全能全善的指挥者,有大量的鼓励大型国企兼并联合,这就意味这什么呢,进一步地挤压千千万万个民间的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这样的结果必然导致中国向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进一步的回归。高效国家的习性在现阶段中国出现我认为是非常有意义的东西,中国开始忘掉过去30年受益的东西,开始回顾过去60年当中受害的东西。谢谢大家。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九鼎公共事务观察网,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