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70 次 更新时间: 2009-05-19 16:22:08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稼祥:混淆蛋清与蛋黄的一个榜样——评刘仰的《中国没有榜样》
·吴稼祥
标签: 国际政治 普世价值

    作为《中国不高兴》的分销商和下线的刘仰,最近推出了他的传销作品:《中国没有榜样》。中国可能没有榜样,但他却提供了一个榜样,混淆蛋黄与蛋清的榜样,找工作的要想找不到工作,找对象的要想找不到对象,考试的要想考60分以下,赶快向这个榜样学习。
    我们老说“混蛋”,什么叫混蛋?混蛋其实就是蛋清和蛋黄搞混了的蛋,也就是分不清蛋黄和蛋清的蛋。刘仰同志可能是只好鸟,但他下的这只蛋——《中国没有榜样》,绝对是只混蛋。
    在他谈论的话题里,什么是蛋黄,什么是蛋清?蛋黄是国内政治,蛋清是国际政治;另一个蛋黄是权力或利益,蛋清是价值。在刘仰下的这只蛋里,他把蛋清和蛋黄搅拌得一塌糊涂。
    所有人都知道,国际政治是无政府状态的,在我的小作《果壳里的帝国——洲级国家时代的中国战略》里,我将其称为“霍布斯Ⅱ型战争状态”。霍布斯原型,或者说霍布斯Ⅰ型战争状态,指的是国内无政府状态,也就是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政治社会(不可分割的和绝对的主权者)诞生以后,国内无政府状态和战争状态就结束了,利维坦(国家)诞生了。
    不过在洛克看来,霍布斯的利维坦可能结束了无政府状态,但并没有结束战争状态,专制君主与被压迫的人民的战争状态还在继续,只要对君主的权力进行了有效限制,统治者与人民之间的战争状态才会结束。因此,国内宪政民主体制是用来结束统治者和人民之间的战争状态的,而不是用来结束国际无政府状态或战争状态的。民主结束了当事国国内战争状态后,国际战争状态,或者说霍布斯Ⅱ型战争状态还在继续。
    这就是说,一个国家为了自身利益,无论它是专制国家或民主国家,都有可能对外进行战争,不同的是,一个民主国家对另一个民主国家进行战争的可能性,远远小于对非民主国家进行战争的可能性;这是第一;第二,一个国家被民主国家打了,并不等于被民主打了。即使被民主打了,也不能就说民主要不得,就如同我们被洋人的枪炮打了,我们还是要购买、制造枪炮。
    这些问题,都是刘仰没有或不愿意搞清楚的,他首先把战争罪过都归于民主国家,然后把民主国家的战争责任算在民主头上,以此来把民主与屠刀划等号,从而冠冕堂皇地取消了中国在民主建设上做民主国家学生的必修课程。100多年过去,某些人不仅没有长进,甚至倒退了,脖子后边不仅长出了辫子,屁股后面还可能还长了别的东西。清末还说“师夷长技以制夷”,当时的统治者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虽然只学技术不学制度,尤其是政治制度,但还要是要拜洋人为师。现在倒好,中国没有榜样了,要做老大了,不仅要做人家的老大,还要做人家的老师。才穿了几天不开裆的裤子,就想着要做爸爸。
    实际上,事情的实质正好与刘仰对民主的贬抑相反,民主是所有战争状态的最后终结者。结束国际无政府状态,历来有两种思路,一种是帝国思路,这种思路想实现的是霸权治下的和平,罗马帝国,大不列颠帝国,以及今天的美帝国,奉行的就是这个思路,但这个思路可能消除“霍布斯Ⅱ型战争状态”,也就是一切国家对一切国家的战争,但肯定开启“洛克Ⅱ型战争状态”,就是一切国家与霸权国的战争状态。另一种思路来自康德,他提出的永久和平,就是想把国内民主治理方式延伸到国家间治理,当今的欧盟某种程度上在实践他的理想。要结束国际战争状态,美国不是榜样,欧盟应该是榜样;要结束国内战争状态,美国和欧洲民主国家都是榜样;如果要搞东方专制主义,中国倒是真的没有榜样,自己就是鼻祖。
    刘仰下的这枚蛋还有一个混沌不清的地方,那就是把国家利益或权力的蛋黄,和普世价值的蛋清搅在一起。在他看来,所有的国家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没有一个国家为了所谓普世价值放弃利益,因此证明普世价值的虚伪。他等于是在说,所有国家的运动队都在争夺冠军,没有一个国家的运动队为了遵守比赛规则来参加比赛,而不是为了争夺冠军,因此证明根本就没有什么普世的比赛规则。的确,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所有国家都在维护甚至扩大自己国家的利益和权力,但国家行为必须遵循国际准则,否则,潜在的国际战争状态,就会爆发为现实的战争状态。
    普世价值除了表现为国际行为准则以外,还表现为人际行为,以及人与政府的关系准则,比如人权准则,驯服统治者准则,限制国家的对内主权,结束国内战争状态的宪政准则,等等。这些准则,有些国家认同它们并且实行得好,有些国家不认同它们,而且并不打算实行。主张认同这些准则,并向相关国家学习,并不等于维护那些国家的利益,而是为了本国的长远利益。这个道理本来浅显得就像癞痢头上的虱子,一目了然,那些看不见的人,如果不是瞎子,就是在装瞎子。
    我知道,在理论上,不片面不能深刻;在思想营销上,不极端不能引起公众注意。庄子曾经愤懑地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今天,贩假货者拘,贩假思想者名且富也。不是历史在重复,是古老的权力结构在重复。我从不奢望生活是天鹅下的一只完美的蛋,但也不能接受满地滚着混蛋,还迎着每只迈过来的脚大声呐喊:“踩我吧,踩了我我就出名了,所有人都能听到响!”
    
    2009年5月18日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