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77 次 更新时间: 2009-05-20 13:26:11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资中筠:在两个极端之间
·资中筠
标签: 崇洋

    《文汇报》1月24日有一则报道,标题是“'我愤怒'不如'我思考'”。说的是有一个外国流氓在网上吹嘘他玩弄中国女性的经验,引起网民一片愤怒声讨、谩骂,既骂洋人又骂中国女人,一下子又提高到了民族尊严问题。复旦大学张汝伦教授据此提出:“我愤怒”不如“我思考”,并举了国人只重视海外学者的成就,而忽视中土学者的著作。在这点上我与张教授深有同感,例子不少,不再赘言。另外还想借此多发挥几句。
    由于我国特定的历史,没有哪国国民对“大国”、“强国”有那样普遍而强烈的向往。同时,在许多人心里又形成了一种扭曲的心态,既自大又自卑,在排外和崇洋两个极端之间跳跃。一方面民族主义的神经极易受刺激,动不动就提高到侮辱国格,常有非理性之举;一方面,深层次的崇洋也达到盲目、非理性的程度。多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小文,题为“人格与国格孰先?”那是有感于一则新闻:有一名外国老板罚全体员工下跪,只有一人宁肯丢掉工作也坚决不跪,媒体对这名工人大加赞扬,作为维护国格的典范。我想到的是如果老板是中国人如何呢?跪与不跪就无关紧要了吗?这么多人的人格受到侮辱,就不值得媒体关注了吗?同样的,就当前的例子而言,那个津津乐道其玩弄女性的流氓如果是中国人呢?中国男人这样侮辱中国女人就可以容忍了吗?或者,中国女人自轻自贱甘为中国男人玩弄就没有那么不堪了吗?在这件事上国籍是关键吗?也许,根本没有这回事,这只是一个心地龌龊的无耻之徒编造出来的,那这也与民族大义无关。
    另一个极端——盲目崇洋的例子,也比比皆是。最近刚从电视“焦点访谈”中见到,某上海淮海路的“地主”(或“房主”,恕我不知道行为人的准确的身份)为提高“档次”,要挤走明明市场效益很好,经济回报很高的国产名牌专卖店,将店面租给洋商,甚至不一定是名牌,只要产地是外国,只认“洋”,不认“牌”——当然不是任何外洋,而是美、英、法、德等国。只见镜头上一名不知是什么身份的圆脸男子,对记者提出的关于经济效益、收入、公平等问题一概不理,只一味地重复:“我们就是要提高档次,档次呀!”在他心目中,国产牌子必然比洋牌子(注意,不是国货比洋货,也不是名牌与非名牌)档次低。在这里,商人的“惟利是图”也让位给崇洋的虚荣心了,即使租给洋商少赚钱,也在所不惜。这种无知加非理性的行为,很可能上当受骗,招来许多假洋鬼子,这该是闹剧呢还是悲剧?好在此事既然已在“焦点访谈”曝光,想来定会引起有关方面关注,这就有望妥善解决。此处举例主要是为说明一种心态。
    本人有亲身经历也可作为例证:大约二十年前,出差到上海,那时住宿条件远不如现在,接待单位的招待所只有一间房间是带卫生间的,承蒙优待,事先把那间打扫出来给我住。在服务台登记时,那位女服务员直面我睁大眼睛用标准上海话说:“我当是外(a音拖长)国人,哪晓得是中国人!”陪同我的朋友十分尴尬,只好不断说:“格末蛮好!格末蛮好!”那是改革开放之初,好一点的房间一般供接待外宾用,那服务员的反应不算稀奇。不过善于鉴貌辨色的服务员敢于当面这样说,也说明一定的问题。二十年后情况大变,高级宾馆如云,中国人出入其中已不稀奇,一概享受微笑服务。但是不知从何时起,接话员、餐厅服务员不管对象,都先讲英语。宾馆“档次”越高,越是如此。一次应邀在一家宾馆的餐厅就餐,一桌全是中国人,七嘴八舌聊天正起劲,服务员在一旁耐心等了一阵子,当然完全听见我们都是讲的中国话,但是等插空问要什么饮料时,却还是“Excuseme,Sir……”那一次老伴发作起来说,你没看见我们都是中国人吗?他说“不好意思,这是酒店的规定!”在外国客人多的地方服务人员要求会说英语是工作需要,为了方便。但不管对象一律先说英语,以显示“档次”,恐怕还是那种潜意识在作怪。
    我举的例子都是上海的,希望不会开罪上海人。诚然,盲目崇洋到处都有,决非上海独有,那种把国产品牌赶走为洋商让路的做法,报道中也提到了别的省市,还有新建小区冠以洋地名可见于许多城市。但恕我直言,在上海体验到的,有其独特的微妙之处,深入到本能,为他处所无。再举一例:我坐出租车路途较长时,常喜与司机聊天,可以了解不少世情。司机是寂寞的职业,也很愿意有人说说话,聊得高兴时,往往表示友好,恭维一下。北京的司机最常说的是,看来您是文化人(或教书的,或搞科学的,或离休老干部)吧。而在上海,同样的情况下,司机说,阿姨,你气质很好,是海外来的吧。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恭维对方,很说明心态。不过应该承认,在上海遇到这种情况是少数,因为上海司机远不如北京司机爱“侃”。因此从调研意义上,这不是科学的结论,只是个人感受而已。
    其实,小市民的崇洋心理还是小焉者,更高层次的偏信洋人、耗资亿万的事,也是不少的。此类例子就不是这篇小文所能容纳的了,那就甘落刺小不刺大之讥吧。
    


■ 本文责编: jiangxl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