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56 次 更新时间: 2009-06-11 11:24:52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寄南:浅析民主党外交安保团队及其政策构想
·吴寄南
标签: 日本外交

    [内容提要]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围绕外交安保政策明显地分为资深议员与“少壮派”议员两大派。党首小泽一郎是资深议员的代表,目前主导着民主党外交安保政策的制定,而以前原诚司为首的少壮派议员活动能量较大,其观点与自民党“新国防族”政治家相近。民主党执政后,势必要对迄今为止的外交安保政策进行调整,但由于内外各种因素的牵制,这种政策转型未必能顺利实现。
    [关键词]民主党 外交安保政策 政策转型
    
    2009年2月16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她上任后的首次访日期间,破例地会见了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日本舆论普遍认为,这反映了美国政府在日本执政联盟支持率急剧滑坡的情况下,通过与民主党建立联络管道,为未来日美关系提前布局的意图。麻生首相对美国“两面下注”的举措自然感到不快,以小泽一郎为首的民主党政治家却由此增强了在今年9月前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将自民党一举赶下台的信心。
    问题是民主党内目前究竟是哪些人在关注和负责外交、安保问题?他们主张的是什么样的外交、安保政策?而日本的外交、安保政策在民主党上任后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一、民主党的外交安保团队由资深议员和少壮派议员两大集团组成
    
    民主党在日本政坛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政党,无论是活动资金,还是执政人才,都无法与长期垄断日本政坛的自民党相比拟。
    就以外交安保团队为例,在自民党385名现职国会议员中,担任过外务大臣、副大臣、政务官和防卫大臣(防卫厅长官)、副大臣和政务官的就有61人之多。自民党外交安保团队主要集中在政调会下属的“外交部会”和“国防部会”。“外交部会”、“国防部会”开起会来,前大臣、副大臣们可以围着会议桌坐满一圈。相比之下,民主党议员中只有最高顾问羽田孜担任过副首相兼外务大臣,这还是在民主党成立前的细川内阁时期。民主党从1996年问世后始终处于在野地位。该党议员虽曾在参众两院的外交、防卫委员会里争到过委员长、理事的职务,却一直无缘外务省、防卫省(厅)的大臣位置。
    民主党外交安保团队主要由两部分人构成:一是以现任代表小泽一郎为首的资深议员集团,二是由前任代表前原诚司率领的少壮派议员集团。前者除小泽一郎外,还有他在新生党时代的搭档、前外相羽田孜以及始终追随他的西冈武夫、山冈贤次等人;而后者除前原诚司外,还有长岛昭久、松本刚明等较年轻的议员。当然,两者也没有绝对的界限。在小泽身边就有横山北斗、石川智裕等首次当选、被称为“小泽近卫军”的议员,而给前原为首的“凌云会”压阵的仙谷由人则早已过花甲之年,是民主党创建时期的元老[1]。
    小泽一郎是日本政坛屈指可数的“战略家”,今年已经68岁。他的政治生涯是从1969年继承其父亲小泽佐重喜的地盘开始的。由于受到前首相田中角荣和竹下登的青睐,小泽在自民党内仕途顺利,47岁便当上了干事长。1993年5月,小泽出版的《日本改造计划》被誉为“平成维新的宣言书”,其中有关日本应该成为“正常国家”的主张被朝野两大阵营的政治家广泛接受。冷战后日本政局跌宕起伏的每一幕几乎都与小泽有关:1993年6月,小泽带领一批议员“造反”,导致自民党狼狈下野;1997年12月,小泽亲手解散了他担任党首的最大在野党新进党;1999年1月,他率领自由党与宿敌自民党携手执政,但仅仅过了4年便再次与自民党分道扬镳;小泽从2003年4月投到民主党的阵营,3年后就当上民主党代表,且连任三届。他以擅长选举战闻名,近年来最辉煌的一场胜利是在2007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挫败自民党,改写了半个世纪来自民党一直是参众两院第一大党的历史。小泽的外交安保政策构想在2006年9月发表的《我的基本政策》及随后出版的《小泽主义》一书中有系统的阐述[2]。
    前原诚司和小泽一郎整整差了20岁。他率领的这支外交安保团队,共同特征是年少气盛,锋芒毕露。其成员大致分为3种类型:1、从政前受过国际政治专业的系统教育,具有较高的学术素养;2、有过在外交和防卫领域任职的经历,有一定的实践经验;3、毕业于“松下政经塾”这一政治家的“摇篮”,对外交、防卫问题有着较普通议员更浓厚的兴趣。
    前原诚司和长岛昭久是第一类的典型。前原诚司是民主党内首屈一指的外交、安保问题专家。前原生于1962年4月,1982年4月考入京都大学法律系,师从日本著名国际问题专家高坂正尧。大学毕业后,前原根据高坂正尧的建议进了“松下政经塾”。这是他进入政界的“跳板”。1991年4月,前原当选为京都府议员,1993年7月由日本新党推荐,高票当选为众议员。1994年5月,前原与枝野幸男等人退出日本新党,加入先驱新党。1996年9月,前原又加入新成立的民主党,逐渐成为民主党内叱咤风云的“少壮派”领袖。2005年12月9日,前原以民主党代表身份在美国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所(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 CSIS)发表了题为《民主党追求的国家目标及其外交展望》的演讲。这是他所代表的少壮派集团外交安保政策构想的集中反映。长岛昭久生于1962年2月,在庆应义塾大学修完博士课程后赴美国乔治·霍普金斯大学深造,获硕士学位后,继续在美国从事国际问题研究。他是第一个被聘任为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简称CFR)高级研究员的日本人。长岛于2002年出版了题为《日美同盟新的设计图》的专著。这本书引起了国际政治学界的普遍关注。翌年10月,长岛作为民主党推荐的候选人参加第43届众议员选举,佩上了心仪已久的议员徽章。
    第二类的代表是松本刚明、山口壮和末松义规。松本刚明于1959年4月出生,由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考入日本兴业银行。1989年,松本刚明辞去银行职务担任其父亲、时任海部内阁防卫厅长官松本十郎的政治秘书。松本在父亲引退后决定从政,但1996年的首次挑战以失败告终,直到2000年6月才如愿以偿地踏上众议院的红地毯。山口壮是民主党内为数不多的官僚出身的议员之一。他生于1954年10月,从东京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赴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深造,获国际政治学博士学位。加盟外务省后,先后在日本驻美国、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大使馆任职,一度还派到防卫厅工作。山口曾任外务省综合外交政策局的课长,2000年6月才辞官从政。末松义规也是从外务省“跳槽”出来的。末松出生于1956年12月,先后在一桥大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深造,在外务省官至首席事务官,负责处理海湾危机和政府开发援助。他是因为对日本政府在海湾危机中的表现强烈不满,才走上从政道路的。2001年和2004年,末松分别任民主党“NC外务副大臣”和“NC防卫副大臣”。
    第三类的代表是笹木龙三。民主党内出身“松下政经塾”的国会议员有17名之多。毕业于“松下政经塾”第3期的笹木龙三堪称其“大哥大”。他出生于1956年11月,在早稻田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又进了“松下政经塾”镀金。笹木一度在福井县经济同友会任干事,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员,翌年加入新进党。2000年一度落选,直到5年后才卷土重来。笹木是“松下政经塾出身议员之会”的首任会长。
    1999年10月,民主党效法英国在野党设立“影子内阁”的做法,创设“未来的内阁”(Next Cabinet,简称NC)以取代原先的“总务会”,作为该党在野期间仅次于党代会和参众两院议员全体会议的决策机构。“NC内阁”每周三下午由党代表兼任的“NC总理大臣”主持召开会议讨论内外政策和党务。早期,“NC内阁”的外交和安全保障事务均由资深议员伊藤英成一人担当。从2002年12月起,外交和安保分流,伊藤英成担任“NC外务大臣”,而“NC安全保障大臣”则由前原诚司接掌。2003年10月,伊藤英成从政界引退,前原接任“NC外务大臣”职务。在前原之后担任“NC外务大臣”的分别是鸠山由纪夫、浅尾庆一郎、山口壮和钵吕吉雄。而继任“NC防卫厅长官”的则分别是松本刚明、长岛昭久、笹木龙三和浅尾庆一郎[3]。这些“NC外务大臣”、“NC防卫厅长官(防卫大臣)”在任职期间均由民主党推荐出任参众两院有关外交、防卫的常设委员会和特别委员会的委员长、理事等职。除了民主党“三驾马车”之一的鸠山由纪夫和社民党出身的钵吕吉雄,他们都是前原诚司所率领的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的骨干。
    小泽一郎出任民主党代表前,资深议员中虽然拥有羽田孜这样的曾任担任过副首相兼外务大臣的“大腕”,但民主党在外交安保问题上的话语权基本上由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垄断。前原一度还出任民主党代表,大量起用自己的亲信担任各部门的要职。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人事安排是将当选议员仅3次的松本刚明任命为民主党政调会长。2006年4月,前原因“假邮件事件”辞去民主党代表职务[4]。这一丑闻导致前原在民主党内的地位由巅峰骤然下跌,但这并不意味着由他率领的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从此失势。相反,在民主党每周两次召开的“外交防卫部门会议”上,前原和他的追随者们总是最活跃的与会者。而在参众两院有关外交、防卫问题的委员会讨论时,代表民主党与执政党激烈舌战的也是他们这批人。“假邮件”事件后,前原诚司一度显得十分低调,但没过多久便又开始频繁地在各家报刊、杂志和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中露脸。与前原同为少壮派外交安保团队“顶梁柱”的长岛昭久也是日本媒体青睐有加的“政治明星”。前原、长岛等人动辄在报刊杂志上发表长篇大论,或是在嘉宾访谈节目中侃侃而谈,与拙于言词、总是躲着媒体记者的小泽一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民主党内围绕外交、安保政策构想的对立
    
    民主党创建时的成员主要来自社民党和先驱新党。1998年4月,它与新进党解散后成立的“民政党”、“新党友爱”合并;2003年9月,又吸收了小泽一郎所率领的自由党。日本媒体鉴于民主党成员复杂、政治主张各异,一直调侃它是“杂居楼宇”、“选举互助会”。目前,民主党内大致有9大派系,即:“一新会”(小泽一郎派)、“实现政权更迭之会”(鸠山由纪夫派)、“政权战略研究会”(羽田孜派)、“国家姿态研究会”(菅直人派)、“民社协会”(川端达夫派)、“花齐会”(野田佳彦派)、“凌云会”(前原诚司派)、“自由之会”(平冈秀夫派)和“新政局恳谈会”(横路孝弘派)等。各派的内外政策主张不尽相同,从较接近社民党立场的到与自民党极右翼声气相求的都有,跨度极大。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的外交、安保政策充其量只能是各派观点和立场的“最大公约数”。
    1999年6月24日,民主党发表了题为“安全保障基本政策”的文件[5]。在酝酿、起草过程中,争论十分激烈,讨论的时间累计达40多小时。自从这份文件问世后,民主党再没有推出新的外交安保政策共识,代之以历任代表上任后各自披露自己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构想。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有:“冈田克也构想(2005年5月18日)”、“前原诚司构想(2005年12月9日)”和“小泽一郎构想(2006年9月11日)”[6]。
    毋庸置疑,这3任代表的外交与安保政策构想有不少共同之处。例如,他们都主张维持日美同盟,强调日本应在包括军事领域在内的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赞成与亚洲国家发展关系,等等。这些都是写进了“安全保障基本政策”的共识。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彼此间也存在一些分歧。这在小泽和前原之间表现得最明显。主要有以下3大分歧:
    第一、小泽一郎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而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虽然主张日本应该摆脱对美国“一边倒”的从属外交,但在对待美国的态度上显然更接近自民党的主流派立场。
    小泽一郎是冷战结束后日本政坛一颗耀眼的政治明星,他一贯重视日美同盟,但主张日美平起平坐,反对唯美是从的“亲美外交”。2006年9月11日,小泽在为竞选民主党代表发表的《我的基本政策》中提出:“日美两国要确立相互信赖关系,构筑对等的、真正的日美同盟”[7]。2009年2月16日,小泽在会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时进一步发挥了这一思想。小泽强调:“我是很早以来一贯主张日美同盟比什么都重要的政治家之一。但是,同盟不应该是一方从属于另一方的关系,而应该是相互交换意见,充分议论,寻求更好的结论,而且相互都要切实地维护这一共识。”[8]与此同时,小泽从发表《日本改造计划》起始终主张“联合国中心主义”,认为日本应在联合国的框架内履行国际贡献。他把冷战结束后世界上发生的局部战争分为两类,一类是有联合国决议授权的“海湾战争型”,另一类是没有联合国决议、纯粹是志愿者联盟参加的“伊拉克战争型”。前者,日本应该积极参加,甚至包括联合国维持治安部队(International Security Assistance Force, 简称ISAF);后者,日本就不应参加。这也是他在民主党代表任内一再反对延长《反恐活动特别措施法》的理由。
    前原诚司和他周围的“少壮派”议员虽然也鄙弃对美“一边倒”外交,但强调要在关键时刻与美国站在一起。前原主张:“美国是日本唯一的盟国,毫无疑问也是对日本来说重要的国家。”[9]“我们不能忘记日本所在的东北亚地区还存在着朝鲜半岛问题、台海问题这样的冷战遗留问题。为促进亚太地区长期的和平与稳定,民主党将推进日美同盟的深化。”[10]与小泽不同,前原是反对“联合国中心主义”的。他认为:“日本应在日美同盟和联合国间保持平衡,将日本的安全保障与日本的国际贡献结合起来,但不能因此陷入联合国中心主义。” [11]他强调,“联合国中心主义就象是一种信仰,是极端形而上学的一种想法。”“美国从来就是用得着联合国的时候找联合国,而更多的时候根本不把联合国放在眼里。将来,随着中国、俄罗斯影响的抬头,联合国很可能出现无法运作的局面。这种将联合国视为金科玉律的想法完全是没有道理的。”[12]前原的密友长岛昭久在维护日美同盟问题上的态度更坚定。他在2002年出版的《日美同盟的设计图》一书中提出“重新设计日美同盟”的主张。他认为:“日美同盟已从区域性安保框架扩大到全球规模的合作。如果不改变迄今为止‘(出现不测事态时的)风险由美国承担,(平时的)负担由日本承担’的这种结构,日美同盟就总是会受到两国舆论的严厉批评,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日美同盟的适用范围需要从‘远东’这一受到严格限定的区域扩大到整个亚太地区。”长岛呼吁自卫队应引进空中加油机、大型运输机和补给船,提升海外投送能力,与美国共同应对周边事态以及“非战争的军事作战”。[13]
    第二、小泽一郎主张维持现行宪法第九条的表述,自卫队只限国防任务,但可组织专门的联合国应急部队参加维和行动,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则主张要通过修改宪法第九条,确保日本能够行使集体自卫权。
    小泽一郎在《日本改造计划》中曾倡导日本应该成为能派兵出兵的“正常国家”。这是他在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改宪派”的主要理由。但自从自由党与民主党合并后,小泽一郎在宪法九条问题上的态度有明显转变。2004年3月,小泽一郎与民主党副代表、社会党出身的横路孝弘达成有关安全保障政策的协议。其中明确提出应该遵守宪法第九条,贯彻“专守防卫”原则,把不行使以国家行为发动的武力作为日本永久的治国方针。为了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可在自卫队以外组建常设的联合国应急待命部队。将来联合国如创建由它指挥的联合国军,日本应率先参加[14]。小泽一郎在2007年《世界》月刊11月号上发表文章,强调民主党掌握政权后,将参加在阿富汗的联合国维持治安部队。同时,将响应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呼吁,向苏丹达尔富尔地区派遣部队,参加联合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维和活动。维和活动完完全全是联合国主导的活动[15]。这篇文章引起了各方面的强烈关注。
    前原诚司2005年12月9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关系研究所的演讲中首次提出修改宪法的主张。他在演讲中称:“在直接遭遇危机时,例如有某个国家向日本发射导弹,或者是日本周边地区出现不测事态时,日本虽然可以拥有集体自卫权,但限于宪法的规定不能行使。这就有必要研究通过修改宪法来解决这个矛盾。我认为保留集体自卫权的这一权利也罢,行使集体自卫权也罢,归根结底还是要日本自己进行判断。”[16][17]这篇讲话在民主党内引起巨大反响。因为民主党1996年6月“安全保障基本政策”强调的是“论宪”而不是“改宪”。2004年6月该党宪法调查会《中间报告》更明确提出要继续向日本国民和世界舆论强调《日本国宪法》特别是其中的第九条所弘扬的和平主义精神。前原对此置若罔闻,扬言要通过表决让民主党内的认识统一到他这篇演讲所阐明的立场上来。长岛昭久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更直截了当地提出:“(宪法第九条)基本上必须修改”,“(第九条)有关放弃战争的第一项原则上应予维持,但规定不拥有任何武装力量的第二项却会让人对为何要保留自卫队产生怀疑,有必要用文字明确予以肯定。是不是加第三项还是另立一章姑且不论,但有必要增加在联合国的集体安全保障中积极发挥作用的条款。”[18]
    第三、小泽一郎主张加强亚洲外交,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构筑互利合作和信赖关系,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虽然也批判自民党在小泉内阁时期疏远亚洲的对美“一边倒”外交,但在所谓的“中国威胁论”问题以及朝鲜绑架人质问题上态度强硬。
    小泽一郎在他的政见演讲中将加强亚洲外交与构筑真正的日美同盟并列为日本外交的两大课题,强调:“(日本)作为亚洲一员应努力构筑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各国的信赖关系,加强与亚洲各国的合作,特别是要在能源、通商领域推进亚太地区的合作机制。”[19]作为日本政坛一名资深的政治家,小泽从1986年以来始终热心推进旨在促进中日两国青年交流的“长城计划”。2007年12月,他率领由1000名国会议员、各界人士组成的庞大代表团访华,为促进新世纪中日关系的发展作出了有目共睹的贡献。小泽对朝鲜发展核武器和绑架日本人质总体上是持批评态度的。但他早在1990年就与当时的社会党委员长土井多贺子联衽访朝,并一贯主张通过与朝鲜的接触和对话,促使朝鲜融入国际社会。2006年10月,朝鲜进行核试验后,小泽与民主党代理代表菅直人、干事长鸠山由纪夫共同发表声明,旗帜鲜明地表示朝鲜半岛局势不能适用《周边事态法》。
    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前原诚司集团一边批评自民党对美“一边倒”的单边外交,一边又在对华、对朝关系上持强硬态度。最典型的事例如是2005年12月9日,前原诚司在华盛顿演讲时称:“中国军事力量的增强及其现代化是个现实威胁。日本必须采取毅然措施,抑制中国的膨胀”。[20]两天后,他在北京外交学院演讲时再次宣称:“中国的军事力量正以空军、海军和导弹战能力为中心迅速地向上提升,坦率地说这不能不让人们感到是一种威胁。”[21]前原的密友长岛昭久断言中国在上一世纪七八十年代经营南中国海,90年代以来面向东海,执意要将东海和包括日本在内的太平洋西部海域变成自己的“内海”,中国的这一动向是“令人恐惧的威胁”,是日本“必须正视的现实”[22]。他还主张处理对华关系不能光以中国为对手,要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加深与印度、俄罗斯、东盟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关系,象拼图板那样在中国周围将所有的板块都连接起来,将中国的行动限定在一定范围[23]。必须指出的是,前原周围的一些议员在中国西藏问题上的立场也非常强硬。如前原的挚友枝野幸男就是跨党派议员团体“思考西藏问题的议员联盟”的会长。2008年3月拉萨骚乱后,该议员联盟发表抨击中国的声明,扬言要抵制胡锦涛主席的日本之行。
    前原诚司及其追随者在处理朝鲜绑架人质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丝毫不比自民党议员逊色。长岛昭久曾在众议院绑架问题特别委员会呼吁立即启动对朝鲜的经济制裁,声称这是迫使朝鲜回到谈判桌前的唯一方法。长岛认为,日本在朝鲜绑架日本人质问题上必须“鲜明地表示不妥协的态度”,“平壤宣言已经毫无意义,应宣告无效。”[24]前面提到,民主党领导层在朝鲜进行核试验后曾明确否认朝鲜半岛局势已经到了可以适用《周边事态法》的程度,前原等人却利用他们所把持的民主党“外交防卫部门会议”通过决议,声称小泽一郎等“三驾马车”的观点不代表民主党的“正式见解”。
    
    三、民主党外交安保政策付诸实施的主要牵制因素
    
    自民党在2007年参议院选举惨败后一直未能恢复元气,越来越显示初“政权末期”的症状:首先,安倍晋三、福田康夫两任首相接连辞职,严重破坏了自民党作为负责任政党的形象;其次,麻生太郎内阁问世后,政治丑闻接连不断,半年内支持率跌掉3分之2,已接近森喜朗辞职前的水平;第三,日本经济陷入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而参众两院分别由朝野两大阵营控制的局面导致日本政府难以有效地推行刺激经济回升的景气对策。各主要媒体发表的民意调查结果均表明民主党的支持率已接近和超过自民党。许多观察家认为,民主党很可能在即将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联合其他在野党将自民党一举赶下台。
    那么,民主党执政后究竟会推行什么样的外交安保政策呢?
    从目前民主党内部的力量对比来看,小泽一郎明显占据主导地位。这不仅因为他率领的“一新会”是民主党内最大派系,而且,小泽通过“三驾马车”的领导方式将菅直人、鸠山由纪夫及其率领的派系聚拢到自己身边,并通过与横路孝弘的政策协议争取到原社民党议员集团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2009年第45届众议院选举后建立起以民主党为中心的联合政权,小泽一郎的外交安保政策构想有望逐步变为现实,日本的外交、安保政策由此将发生一些引人注目的变化:其一,日本将致力于建立与美国的“对等伙伴”地位,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逐渐与美国拉开距离,包括中止在印度洋向美英军舰提供燃油的作业等等;其二、日本将加大在联合国范围内参与国际维和活动的力度,积极地向阿富汗、苏丹等“热点”地区提供人力和物资援助;其三、日本将在维持日美安保现有格局的基础上逐渐将外交重点转到亚洲,尤其是主力于发展与中国的战略合作关系。这既是小泽一郎的一贯主张,也是日本为摆脱战后最严重经济危机的合理选择。
    但是,许多迹象表明,日本政权更迭后外交、安保政策转型未必能顺利进行。具体来说:
    第一、小泽一郎在2007年参议院选举后达到巅峰状态的声望在“西村事件”后受到重挫,对民主党的影响力相对下降,导致其外交安保政策构想难以完全付诸实施。
    3月3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搜查部以涉嫌接受西松建设公司的违法捐款、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为由,逮捕了小泽一郎的首席秘书、小泽资金管理团体“陆山会”财务负责人大久保隆规。尽管小泽再三声称自己是清白的,对所谓的“国策搜查”提出抗议,并在3月24日宣布将继续担任民主党代表。但这一事件在日本政坛引起的震撼势将延续一段较长时期,党内外要求小泽引咎辞职的呼声不绝于耳。不排除民主党在选举前夕更迭党首,由鸠山由纪夫或冈田克也继任代表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小泽在党内还能拥有一定的支持基础和影响力,但其外交安保政策构想恐怕难以完全付诸实施。
    第二、民主党的领导层不可能全面封杀以前原诚司为首的少壮派集团,后者将会利用占据外交、防卫领域关键职位的有利条件,力图在日本的外交、防卫政策中刻上自己的烙印。
    民主党执政后,不管是小泽一郎继续掌控权力,还是由其他实力人物领衔组阁。由于民主党议员普遍缺乏执政经验,多数人只熟悉民生问题。在适任人选有限的情况下,新领导层自然会将人事安排的重点放在财务省、经济产业省、厚生劳动省和国土交通省等关系国计民生的省厅,而将外务省、防卫省让给以前原诚司为首的少壮派集团。而前原诚司曾任担任过民主党代表的资历,使他无论出任外务大臣,还是防卫大臣都不会让人们感到吃惊。对前原诚司集团来说,这是他们将自己的政策理念付诸实施的最好机会。而小泽一郎的一些构想就未必能百分之百地得到贯彻。
    第三、在民主党内意见分歧的情况下,官僚精英对日本外交安保决策的影响势将相对增强。其墨守成规、拘泥传统的惰性将会给民主党试图推行的激进改革制造种种障碍。
    日本的官僚阶层是一个人数少但素质较高,专业分工细而且比较稳定,具有较强渗透能力和控制能力的群体。长期来日本流行“官高政低”的说法,表明即使执政半个多世纪的自民党都还不能完全驾驭这支队伍,更何况初出茅庐的民主党。从这个意义上说,与现有官僚体制逐步适应、互相磨合将是民主党执政后遇到的最大挑战之一。如果它有党内一致认同的外交安保政策构想,这种适应和磨合过程相对就会快一些。然而,民主党内在外交安保领域却始终存在着明显的对立。这就给官僚精英们提供了施展影响、拖延改革的借口。尤其在民主党要对迄今为止的外交、安保政策作重大调整时,更会遭致官僚精英们或明或暗的抵制。 第四、自民党将会利用民主党日益激化的内部矛盾,诱使前原诚司集团与民主党领导层决裂,通过所谓的政界重组夺回对日本外交安保政策的主导权。
    按照著名政论家若宫启文的分析,2009年日本政坛的关键词一是“政党轮替”,二是“政界重组”。日本媒体一直盛传以前原诚司为首的民主党少壮派集团有可能与自民党内石破茂、小池百合子等“新国防族”议员合组新党。实际上,他们彼此间一直有频繁的互动。前原在任民主党“NC安全保障大臣”期间,与自民党“新国防族”一起扮演了“有事立法”3项法案的“催生婆”角色。自民党在日显颓势的情况下,势必会利用民主党内部矛盾,力图将非主流派的前原诚司集团拉到自己一边来,通过“政界重组”再次上台。从近十多年来的日本政党的聚散离合来看,小泽一郎已不止一次地遭遇党内同志与他反目为仇、分道扬镳的风波。如果他不能将前原等人羁留在党内,分处朝野两大阵营的“新国防族”迟早会演出一场政治联姻的“大戏”。其结果将对日本的外交、安保政策转型产生重大的影响。
    
    注释:
    
    [1]横山北斗、石川智裕分别只有45岁和36岁,他们都担任过小泽一郎的秘书。仙谷由人与前原诚司的关系见板垣英宪所著《民主党派系斗争史》,共荣书房,2009年9月版,第26页。
    [2]小泽一郎:“私の基本政策――公正な社会、ともに生きる国へ”,2006年9月11日,见http://www.dpj.or.jp/news/files/060912rinen(2).pdf。《小泽主义》一书由集英社于2006年9月出版,是小泽一郎在《日本改造计划》问世13年后又一本自己执笔的专著。其中第五章是“日本21世纪的外交”。
    [3]从2004年1月28日起,民主党“NC安全保障大臣”改称“NC防卫厅长官”,2006年9月26日起又改称“NC防卫大臣”。见http://ja.wikipedia.org/wiki/%E6%AC%A1%E3%81%AE%E5%86%85%E9%96%A3
    [4]2006年2月16日,民主党众议员永田寿康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披露了一份电子邮件,指责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武部勤有接受日本三大门户网站之一的“活力门”公司贿赂嫌疑,在日本政界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前原诚司据此猛烈抨击自民党的腐败体质。但随后证明这份电子邮件是伪造的,永田寿康被迫辞去众议员职务,前原诚司也被迫辞去了民主党代表职务。
    [5](日)“民主党外交安全保障基本政策”,1999年6月24日。见http://www.eda-jp.com/dpj/990624.html
    [6]冈田克也的“‘開かれた国益’を目指して――アジア、そして世界とともに生きる”(2005年5月18日,http://dpj.or.jp/governance/act/vision);前原诚司的“民主党のめざす国家像と外交ビジョン”(2005年12月9日,http://www.dpj.or.jp/news/?num=683);小泽一郎的“私の基本政策――公正な社会、ともに生きる国へ”(2006年9月11日,http://www.dpj.or.jp/news/files/060912rinen(2).pdf)。
    [7](日)小泽一郎:“私の基本政策――公正な社会、ともに生きる国へ”,2006年9月11日,见http://www.dpj.or.jp/news/files/060912rinen(2).pdf,第7页。
    [8](日)“小沢代表がクリントン国務長官と会談”,《日本经济新闻》,2009年2月17日。
    [9](日)“松下政经塾出身国会议员之会”编:《21世纪日本的繁荣谱》,PHP研究所2000年1月出版,第251页、252页。
    [10](日)前原诚司:“民主党のめざす国家像と外交ビジョン”,2005年12月9日,见http://www.dpj.or.jp/news/?num=683;
    [11](日)前原诚司:“日本外交の基軸は日米同盟”,《产经新闻》2009年1月24日。
    [12](日)前原诚司:“民主党は生き残れるか”,《中央公论》,2008年6月号,第75页。
    [13](日)长岛昭久:《日米同盟の新しい設計図》,日本评论社,2004年修订版,第163、166、170页。
    [14](日)横路孝弘:“小沢一郎さんと安全保障などについて合意”,见http://www.yokomichi.com/monthly-message/2004.03.19.htm。
    [15](日)小泽一郎:“今こそ国際安全保障の原則確立を”,《世界》2007年11月号,第151、152页。
    [16](日)前原诚司:“民主党のめざす国家像と外交ビジョン”, 2005年12月9日,在美国战略国际关系研究所(CSIS)的演讲,见http://www.dpj.or.jp/news/?num=683。
    [17](日)前原诚司:“日本のミサイル防衛をどう考える”,《改革者》,2006年10月号。
    [18](日)长岛昭久:“誤解や論争 明文が必要”,《日本经济新闻》,2004年9月22日。
    [19](日)小泽一郎:“私の基本政策――公正な社会、ともに生きる国へ”,2006年9月11日,见http://www.dpj.or.jp/news/files/060912rinen(2).pdf,第7页。
    [20]裴军:“日本最大在野党党首访华前称中国是现实威胁”,《中国青年报》,2005年12月12日。
    [21](日)西冈省三:“前原代表 「中国軍事力は脅威」”《东京新闻》,2005年12月13日。
    [22](日)“日本の安全政策:二大政党の主張”,日本战略论坛《JFSS》2008年2月号,第3页。
    [23](日)政经俱乐部编:《民主党若手国会議員は何を考えているのか》,文知杂志社2007年版,第195页。
    [24](日)“北ミサイル 追加制裁論 強まる”、《产经新闻》,2006年7月7日。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日本学刊》2009年第3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