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49 次 更新时间: 2009-06-19 08:22:11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姚洋:内需为什么不足?
·姚洋
标签: 内需不足 刺激内需

    
      中国消费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在劳动力供给十分充沛的条件下,劳动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利益被转化为政府收入和企业利润;投资不足的原因可能很多,但扭曲的金融结构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今年一至四月,中国出口同比下降20.5%,而进口更下降28.7%,外贸盈余因此不降反升,也就是说,我们的净储蓄仍然在增加。相反,美国为应对危机正大规模举债,财长盖特纳访问中国的目的之一,就是说服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这表明,危机没有让中美经济脱钩;相反,中美经济的镜像关系进一步加深。
    
      这意味着,国际经济“失衡”的格局并没有随着危机的深入得到调整,中国仍在把靠出口挣得的“辛苦钱”换成美国的国债,而随着美国通胀和美元贬值压力的增加,我们的储蓄面临贬值的危险。
    
      当下坊间的一致意见是,改变失衡格局的办法是减少出口,而减少出口的关键是增加内需;无论是政府的政策,还是民间的议论,甚或学者的建议,都是增加内需。但是,少有人思考,为什么中国的内需不足?
    
      首先必须注意的是,内需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消费,一个是投资。现在一提内需就提消费,而不讲投资,显然有失偏颇。在中国GDP构成中,消费占48%,投资占42%,剩余的10%是外贸盈余。不错,投资占的比例已经很高了,但是,外贸盈余的增长意味着,我们有大量的储蓄没有利用,也就是说,国内投资是不足的。
    
      让我们看一下货物和资本的流动,就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个结论。我们的起点是国内消费相对于GDP处于较低的水平,因此,我们要大量出口。出口减去进口,就是我们的净储蓄。在一个运转良好的经济体系里,金融市场会把储蓄转化为投资,如购买国外的技术设备或培训服务,这样,外汇储备就不会增加,失衡自然被消解。
    
      国内投资不足是很多因素造成的。对于那些由市场本身造成的因素,政府政策恐怕不会有太大的作用。比如,投资不足可能恰恰是因为国内市场相对狭小,这样,绕一个圈子,我们又不得不回到消费不足上来。政府应该关注市场之外的东西,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体制问题”。就体制而言,中国高度集中且效率低下的金融体系难逃其咎。
    
      中国几乎没有地方资本市场,而银行业也以大银行为主,中小银行数量不足,结果是出现“一头沉”的现象,即大型企业资金非常充裕,而中小企业无法得到资本和贷款。沪深股市上只有一千五百多家企业,中国99.99%的企业要靠自己筹集资本。在贷款方面,大银行天然地照顾大型企业,因为这样最节省它们的运营成本。我们的金融体系没有发挥把储蓄转化为有效投资的功能。
    
      回过头来再谈消费。为什么中国的消费不足?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老百姓的收入不足。这不是说老百姓的收入没有增长,而是它的增长速度低于GDP的增长速度。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劳动者收入(工资和自营收入之和)占GDP的比重由1990年代的60%下降到现在的48%左右;按照清华大学白重恩教授的估计,下降幅度小一些,但十余年间也下降了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老百姓相对来说是变得“更穷”了。
    
      变得“更富”的是企业和政府。过去十余年间,企业利润和政府税收占GDP的比重都大幅度上升。但是,政府和企业所有者的消费倾向都低于普通百姓。众所周知,我国政府财政除了支付政府运转所必需的花费之外,主要是用来投资了,比如,四万亿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中,投资占绝对的大头。至于企业所有者,由于他们已经非常富有,消费占他们收入的比例就很低。那么,为什么企业利润和政府税收占GDP的比重大幅度上升?
    
      第一个原因和我们的人口结构有关。中国人口结构有两大特点。一个特点是大量的劳动力在农村。尽管农业对全国GDP的贡献只有11%,但农村却储藏了我国劳动力总量的40%,而这已经剔除了进城打工的1.4亿劳动力。另一个特点是人口的抚养比很低。抚养比是被抚养人口(即16岁以下人口加上60岁以上人口)除以劳动人口(即16岁和60岁之间的人口)得到的比值。中国目前的人口抚养比是0.4,即一个劳动人口只负担0.4个被抚养人口。
    
      较多的农村劳动力和较低的抚养比造成的结果是,中国劳动力的供给非常充裕。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国的城市化率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在增长,即每年有1300万人由农村人变成了城里人。加上每年城市的新增就业人口,我国每年必须提供2000万个工作岗位,才能满足就业的需要。
    
      在如此充裕的劳动力供给条件下,工资的增长速度自然不会高。但是,这还不足以让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下降,我们还需要解释,为什么政府收入和企业利润的增长比劳动收入的增长快。这就要谈到第二个原因。
    
      这第二个原因是,工业劳动生产率在过去十余年间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而且速度远高于工资的增长速度。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直接导致企业产出以同等的速度增加,由于政府税收和企业产出高度相关,政府税收也会以同等速度增长。事实上,由于征管力度的不断加大,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政府税收的增长速度一直大大高于同期GDP的增长速度。这说明了为什么政府收入的增长比劳动收入的增长快。另一方面,企业利润增长快于劳动收入,是因为工资增长速度较低,从而劳动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好处基本转化成了企业利润。
    
      但是,沿着这个思路走下去,是否意味着资本在剥削劳动呢?不是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主要不是因为劳动力素质的提高,而是因为企业增加了大量的资本投入。一个人能生产多少东西,不只和他自己的素质有关,而且和他所掌握的资本数量有关。试想,一个学计算机的大学毕业生,如果没有计算机,纵使聪明绝顶,也无法写出有实用价值的软件来。
    
      总结一下,中国消费不足的根本原因是,在劳动力供给十分充沛的条件下,劳动生产率提高所带来的利益被转化为政府收入和企业利润;投资不足的原因可能很多,但扭曲的金融结构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本文责编: heguojun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