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03 次 更新时间: 2009-07-09 16:09:28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许章润:学问如诗
·许章润
标签: 学问

    19世纪以还,逐渐建制化的学科分际,历时不过百来年,于二十世纪晚期再遭颠覆。“问题导向”型的致思方式导致学科的森严壁垒瓦解,科际整合再度登台。一如人世间之分分合合,它们打理的依然是世事,回应的还是心事。
    譬如,晚近的法律哲学出现了政治哲学化的趋势,纯粹法学的规范主义学科取向日益沦落,其狭隘、单薄与日益技术化,不敷法律哲学致思公义、铺排意义秩序的旨趣,无法对于时代的仓惶和失落所昭示的意义世界的溃败做出满意的回应。就普通法世界来说,虽然中经哈特式的复兴,但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反倒是政治哲学的理论性运思和宏大视野,救济了法哲学的局促与过度技术化,演绎出德沃金式的法哲学来,因而一脉婉转,流承不息。
    然而,政治哲学对于诸如政体、公义、民主与共和的学理性研讨与制度性设计,若要真正嵌入自己的时代,则非紧紧扣住特定的社会文化不可。大而化之的普世性论述,基本的原理原则,早已被古典政治经济学讲明了,道尽了,说透了,哪里还用得着后人喋喋不休。实际上,晚近百多年来人人奋力以求的,不过是将凡此原理原则现实化,让理念找到自己的肉身,所谓认识世界的同时并改造世界。因此,政治哲学的社会哲学化,遂为政治哲学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瞧,哈贝马斯的煌煌著述,甚至于福科们的颠三倒四,更不用提早期法兰克福学派的衮衮诸公了,哪一个不是练就社会哲学十八般武功的政治哲学家,深谙政治哲学三昧的社会理论重镇。那文明忧思,其实是现实的焦虑呢!
    可是,德性世界总不是社会文化能够化约的,一如政体安排无法取替文化的自我阐释力量。文化积淀为生活方式,这力量便藏于人心,人心才是最难对付的。所谓“嚣嚣嚷嚷世事,曲曲弯弯人心”。但是,人心也不是全然深不可测。既然人人都有一颗红亮的心,那么,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就能体贴人心,进而认识人心了。本来嘛,人心并非不同于其他动物的心,其间几希者,道义德性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固然没错,“我思故我在”更是一种片面深刻,可不论社会与意识,抑或存在与心智,道义和德性总是它们的组成部分,也是构成意义秩序的核心,而使得人间恰为人间。古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性也。梁漱溟先生慨言老中国人“向上之心强,相与之心厚”,亦性也。正如“星辰与浩空,道义与良知”,其实表述的是一种人心与天德的合一,何分东西,遑论古今。因而,要想把社会及其理路厘清,“道问学”的同时尚需“尊德性”,便是登高自卑,顺流而下,顺理而成章。于是,社会哲学更进一层,不免道德哲学化了。
    然而,老天爷,道义德性又是天底下顶顶虚空缥缈之物嘛!晴空白日里,没见那爷在叫嚣,不止一位,也不止一次在叫嚣:良心值几个钱?!再说了,成王败寇,谁会管光环后面的黑暗,否则,怎么满大街都在艳羡“成功者”,牵只名犬装阔太呢!还有,公说公理,婆说婆理,相对主义与虚无主义本来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副产品,文化不同,当然价值有别,强求一律才是最大罪恶。是的,正如变是永恒的不变,差异恰恰是具有普遍人性的人世的铁律,否认文化的多元性,等于否认人类的存在以差异性为表达的前提。这个世界上没人敢说哪个文化最好,但却无妨嚷嚷最喜欢哪个文化。安居于自己最为喜欢的文化中,就是天堂。“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于是,道德哲学一转身,文化哲学化了。
    可是,同为两足站立行走、善言语、喜流泪、敢撒谎的人类,一种灵长类杂食动物,其性情心理、道义德性,真的如此轩轾吗?知情意,染色体,性激素,DNA,一氧化氮,二氧化碳,三聚氰氨,这些才是我们分享着的共性,也才是冥冥中的决定性力量。———“人啊,人”,八十年代伤痕文学潮中诞生的一部小说的名字,此时此刻,倒是恰恰可以用作对于万物之灵的人类原来却不过如此的“结构功能”的哀鸣。于是乎,原本信心满满的文化的人,在此赤身裸体,还原成为生物的人,一具骨架上的血肉之躯。———嘿,原来我们辛勤的激情与繁衍,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爱情的见证,那叫做“打铃”或者“蜜糖”的,本是睾丸激素派来的种族主义打手,一个挂着红顶级别的奸商。如此这般,文化哲学获秉了科学哲学的品性,白种黄种黑种,大家一起颜面尽失。
    问题是,要是人世间的一切如此单纯,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恨爱情仇。豪放一把,“洒家命是你的”;婉约一回,愁肠百结,“奴不想活了”。再说了,许多事情是“测不准”的,“宇称守恒”据说像“五四”时的妇德,如今也守不住了。你黑,黑洞比你还黑;你狠,老子一根头发克隆后便是千军万马。乖乖,信誓旦旦的科学,原来接近教义呢!嘻,哈,这叫做科学哲学的,不过是诗化哲学甚至政治神学罢了,蒙谁呢!
    朋友,总括起来,其情其景,连缀的是这样一种连环套:法律哲学政治哲学化了,政治哲学社会哲学化了,社会哲学道德哲学化了,道德哲学文化哲学化了,文化哲学科学哲学化了,科学哲学诗化哲学化了,诗化哲学呢,只好瞎蒙了。这便是晚近几十年来,学科分际的打打闹闹,一个后学科时代的悲喜交加。
    而今当前眼目下,好像法律哲学也写得如诗了,也不妨如诗。真要是如诗如歌,如泣如诉,那法律可就是人情,或者,更接近人情,蔚为人生的活法,将那刻薄寡恩的法律DNA之类的揉碎了,丢却。
    嘻,人生如麻,学问如诗!
    
    2008年12月11日于无斋
    


■ 本文责编: jiangxl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