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17 次 更新时间: 2009-07-09 16:20:57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许章润:两部半书稿
·许章润
标签: 书稿

    年轻无知,因而无畏,四年里写书两部半。
    一九八五年春,随侍宁汉林先生出席南开大学法学研究所成立庆典。会间确定由人大吴磊教授主编一套诉讼法学丛书,纳入南开大学法研所“科研规划”,辽宁人民出版社刊行。此事经李光灿先生创议,吴磊教授筹组,并获莅会的出版社领导首肯。首批书目十部,其中包括《中国监狱制度》一书。
    李、宁两先生推荐我执笔。当其时,我是在读的研究生,二十出头,受此重任,倍感荣幸而惶恐。自1985年5月至翌年初,夜以继日,居然三稿既毕,得字45万。当年的女友和同学,今天的老婆与同行,帮我将它们工工整整抄写在每页400字的稿纸上,厚厚一摞,于是不免想到了砖头的譬喻,疲惫而幸福,白日梦翩翩。
    也是在这次会议上,老辈们还商定编写一套刑法学丛书,其中一部是《刑法因果关系研究》。我在读本科时写过两篇有关这一论题的习作,庋集过这方面的资料,1983年入读法大后,蒙研究生院印行。时在川大任教的伍柳村先生此前任教西南政法学院,对于两文的写作,曾给予耐心而精微的指导,于我法律理性的启蒙,嘉惠良多。伍先生提议我们师徒二人承担这一任务,几经推敲,于1986年暑假具体商定了篇目大纲。先生已是古稀之人,虽历经磨劫,派曾右,身劳改,却依然思健笔畅,期期以“合著”纪念这一段师生情缘,让年轻无知的我恍然于薪火相传的精神倔强。其实,纪念是名,藉此提携后辈是实,可年轻人心高骛远,哪里体会得到老辈的这一番心思。1989年秋,我完成了分写的章节,誊写一过,挂号寄呈先生。
    1987年秋,我住院两月,至冬天始愈。事因整个春夏,我蛰伏斗室,挥汗如雨,写作《监狱•社会•文化》一书。暑假的最后一个周末,20万字的文稿杀青,拜劳一位师兄带到重庆,交奉主编,我却终于病倒。1986年暑期以还,我们这一拨留校任教的青年教师,全部住在明光村的简易房中。这是两幢居民楼之间用预制板搭建的临时用房,即今日北京工地上常见的那种工棚。年轻热血,冬天尚能捱过,夏天若蒸,室内居然热达40度,而奋笔疾书,足不出户,终于捱不过,躺倒了。
    这两部半书稿,全没出版。最早完成的那部,几经周折,于1992年冬经主编之手交还,请我“谅解”。记得是一个刮大风的夜晚,我骑车赶到人大林园吴教授家,接过那一包书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回家清点,才发现其中一章已然不知去向。这一千多页的书稿,至今封沉箱底,述说了前电脑写作时代的雷同故事。
    关于因果关系的半部文稿交寄伍先生后,先生身体却急遽衰弱,常染微恙,那书稿便一直放在先生书架上,一放便是将近二十年。其间,我惟恐惊扰先生,一直不曾问过。去年,先生以九五遐龄辞世,书稿自然随之湮灭。至于最后那部书稿,主编审阅通过后转交四川人民出版社责任编辑,不料泥牛入海,一去无消息。1997年,我自国外回京小住,清夜不眠,突然想起此事,耐不住往蜀中挂了一个长途,答曰“不知道,整不俅清楚”。
    写作之日,学校尚无复印机一说,凡事手工,嫌烦,竟未多抄一部备存,而草稿几经搬家,也早已尸骨无存。
    这便是两部半书稿的始末。陈年细故,凡人小事,无关国是民生,一己青春岁月星星点点的残存记忆而已。写出来自己看,偶或会心。是呀,较诸纸上的那些劳什子,回忆温暖了当下的人生,滋润了我们疲乏的心田。更何况,这世间事,得失之间,有时候还真“整不俅清楚”呢!
    可是,它们如失散的孩儿,虽说亡轶久矣,却总是让我想起来就忍不住抽搐一下。
    
    2008年4月28日上午,于首都机场
    
    


■ 本文责编: jiangxl
□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中战会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m.org.c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