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22 次 更新时间: 2009-07-14 14:17:23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庞中英:奥巴马主义:重建美国失落的世界
·庞中英
标签: 奥巴马 美国外交

    奥巴马多次强调美国面对着一个变化了的世界,“全球治理”及其对21世纪的世界秩序非常必要和重要。从根本上说,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新一代美国统治精英的世界观和外交政策正在发生着历史性的大转变。
    看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尤其是要回答是否形成了“奥巴马主义”这样普遍关注的问题,我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不仅仔细分析奥巴马上台前后的演讲,而且观察他截至目前的外交新政,也就是,搞清楚奥巴马在外交政策方面说了什么和做了什么,就大体能知道“奥巴马主义”是个什么东西了。
    奥巴马是美国历史上最为能言善辩的总统,为了了解“奥巴马主义”,你必须仔细看他的一些主要演讲。那么,到底哪些奥巴马的讲话足以反映他的外交政策、战略和思想呢?
    不久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关于全球治理的国际讨论会时,布鲁金斯学会现任会长、原来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常务副国务卿,也是希拉里国务卿的主要外交政策顾问塔尔波特(Strobe Talbott)在接受我的采访时称,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演讲很多,但系统反映他的核心外交政策思想的是在四大演讲中:2007年4月23日发表于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的演讲;2008年7月24日在德国首都柏林的演讲;2009年4月5日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演讲和2009年6月4日在埃及开罗大学的演讲。
    
    摒弃“新帝国”选择 “全球化”
    
    芝加哥演讲表达了这位志在成为美国总统的年轻联邦参议员的进取世界观。在那篇演讲中,奥巴马表达了美国式的自信和乐观,反驳了“美国时刻”或者“美国世纪”过去了的悲观论调,坚称“美国是地球上最后和最好的希望”,但奥巴马也十分务实地指出,美国的世界信誉处在历史上最差的时刻,美国面对的一系列空前巨大的外交政策挑战,单靠美国自己几乎一个也解决不了。国际合作是应付美国面对挑战的主要途径之一。
    在整个总统选举过程中,奥巴马及其政治团队相对来说稚嫩的外交政策思想逐步形成。奥巴马不乏外交政策顾问,其顾问数量多的惊人。他的思想确实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奥巴马及其团队的外交政策开始于对“布什主义”的否定。在整个选战中,奥巴马越来越明确地告诉美国选民和全世界,利用恐怖主义而实行的“恐惧的政治”是错误的,在世界上强加性质的“促进民主”和“促进自由”不是很好的方式。在奥巴马那里,否定“布什主义”的目地是为了缔造一个新的美国的全球战略:面对一个变化了的世界,在这个变化了的世界恢复美国受到打击的或者失去的“世界领导地位”。
    比较反映奥巴马外交政策理念的一个演讲是柏林演讲。这次演讲,奥巴马尽显忧患世界意识,与数万欧洲人心心相连,“历史已经将我们引领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新的承诺和新的危险”。作为不仅是美国公民,而且是“世界公民”,奥巴马嘴上挂的核心词不是“新帝国”,而是“全球化”:“世界将变得比人类历史上过去的任何时代更加密不可分”,“美国孤军奋战是不能成功的”。这次演讲发出了美国新政府将修复严重倒退的美欧关系的信号。
    
    美国总统中的“不同”先生
    
    奥巴马过五关斩六将地赢得了总统选战,他对美国面对的“严峻的挑战”,而且是“在短期内不大可能轻易解决”的挑战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2009年1月20日的就职演说)。于是,如何“度过难关”就主导了他从就职到现在的所有外交政策讲话。当政后的奥巴马不仅面对着从伊拉克撤军、平定阿富汗乱局、稳定巴基斯坦局势、促进中东和平等具体问题,而且面对着其他巨大挑战:如何通过外交手段恢复陷入空前衰退的美国经济,对付日益严重的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全球挑战。
    每个出访,奥巴马都向全世界说明他的外交政策。捷克首都布拉格成为奥巴马上台后发表其外交政策理念的第一个外国。奥巴马在这个中欧国家强调了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存在和扩散(军备竞赛)的极端危险性,认为在核武器问题上,世界处在关键点上,所以,必须大规模削减核武器,为建立“无核世界”的长期目标而努力。
    作为具有强烈伊斯兰背景的美国总统,背负着“反恐战争”下伊斯兰世界普遍的“反美主义”巨大“负资产”,奥巴马的当务之急之一是根本性地转变针对穆斯林世界的政策。2009年6月4日,奥巴马在埃及开罗大学“尽最大努力说实话”:“我来到这里是要在美国和穆斯林世界之间寻求一种以共同利益和相互尊重为基点的新开端——基于美国和伊斯兰教并不相互排斥、不必相互竞争的真情。不仅如此,它们相互重合,拥有一些共同原则——公正与进步的原则;容忍与全人类都有尊严的原则。”他说要与穆斯林世界“相互倾听、相互学习、相互尊重并寻求共同之处”。
    这个讲话本身就创造了美国外交历史,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如此谦卑地面对穆斯林和他们的伊斯兰教:“美国和伊斯兰教的伙伴关系必须基于真实的伊斯兰教,而不是那些不实之词。身为美国总统,我认为我的职责之一是随时驳斥对伊斯兰教的消极成见。”美国有700万穆斯林,“伊斯兰是美国的一部分”。
    奥巴马在开罗的演讲不仅是针对伊斯兰世界的,也是针对整个世界的。他再次重申“全世界人民面临的种种挑战是共同的,不能应对这些挑战将使我们所有人受害。”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外交政策思想。“当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衰弱时,世界各地的繁荣都受损害。当一种新流感感染了一个人时,对所有人都有威胁。当一个国家寻求核武器时,所有国家都面临核袭击的更大危险。”奥巴马提出了“21世纪共享世界的含义”,即“人类相互具有的责任”,“任何旨在让某一国家或某一群体提高地位的世界秩序都将注定失败。”
    奥巴马在这次讲话中也提出要“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和法治”,“美国将使我们的政策与追求和平者的政策协调一致”。这些说法与美国往届总统很不同。
    关于核武器问题,奥巴马提出了解决核能的和平利用和核技术的武器化的矛盾的原则:“任何一个国家——包括伊朗——如果它履行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承担的责任,就应当有权获取用于和平目的的核能源。”
    关于民主,奥巴马重申了他竞选时的诺言,“没有任何一种政府体制能够或应该被一个国家强加给另一个国家”。这等于是推翻了布什政府当年在中东等地“促进民主”的政策。
    在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理念方面,必须提到但无需多说的是他接受了“巧实力”的外交政策建言,试图终结“军事实力万能”,以便多管齐下、软硬兼施,收拾前政府留下的烂摊子,面对更加棘手的外交和安全难题。
    
    实践奥巴马主义
    
    在实践方面,马不停蹄的奥巴马,分别出访了美洲、欧洲和中东等关键的国家和地区,巩固“后院”美洲和传统盟友欧洲,初步让世界政坛认识了奥巴马,也帮助树立起了“变革”与“希望”的美国新形象。2009年4月,在伦敦举行的第二届“20国集团峰会”上,奥巴马决定美国将在匹兹堡承办第三届“20国集团峰会”,也是为了恢复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即在恢复世界经济增长和重建金融体系上发挥“带头”作用。
    今年,奥巴马还将有一系列重要出访:7月在意大利参加八国集团峰会,而这次峰会包括八国集团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五国”的对话会;11月访问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首次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这些重要的多边外交,奥巴马将继续兜售其新的外交政策理念,甚至推出新的外交政策倡议。
    奥巴马上台后,宣布关闭伤害了美国正面形象的关塔纳摩监狱,公布了从伊拉克撤军时间表,任命了多位特使负责解决从阿富汗到朝鲜的一系列安全挑战。但更重要的举动是,奥巴马一反布什政府在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中的立场,配合其国内的“新能源革命”和“绿色经济复苏”,发誓要在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中发挥“表率”作用。
    美国历届许多政府,尤其是笃信“单级世界”、单边主义的布什政府拒斥、回避,甚至反对在世界上流行多年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进步理论,而奥巴马及其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之,多次强调美国面对着一个变化了的世界,“全球治理”及其对21世纪的世界秩序非常必要和重要。当然,奥巴马这么说和做,是因为美国面对着巨大的国内外挑战,需要国际合作和多边主义。“奥巴马主义”即使形成了,也仍是个雏形,很不完善。但是,从根本上说,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新一代美国统治精英的世界观和外交政策正在发生着历史性的大转变。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