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26 次 更新时间: 2009-08-09 18:05:28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祚来:喉舌要不要升级版的?
·吴祚来
标签: 喉舌

    中新网6月26日报道,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主任、教授祁述裕做客人民网,就"网络问政"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时表示,《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是一个党的喉舌, 表达党和政府的声音;网络表达群众的声音,是群众的喉舌。我们不能把网络变成党的喉舌,那就完全失去网络存在的意义了。
    建国以来,我国新闻界多被视为党和人民的喉舌,也就是反映党和政府的政策方针,同时反映民公民社会的民间声音,即对下传达精神,对上反映问题,它是一种渠道,也被视为社会舆论的“阵地”。当祁述裕教授对网络媒体与党的媒体进行分工时,即刻引起网络舆论大哗,支持者认为网络就应该表达民间声音,而反对者认为,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应该是党和人民的喉舌,不应该有功能性划分。而我们面对这样的网络争论之时,又会联想到前不久某区官员的“个人言论”,他质问采访他的记者,你是在替党说话,还是替百姓说话?也就是你是党的喉舌,还是百姓的喉舌?
    让我们探讨一下喉舌一词的来历:据学者俞月亭先生考证,最早的喉舌说,应该出现在《苏东坡全集》里的《叶嘉传》中。当时的皇帝聘用了民间智囊叶嘉,有关时政事宜多问政于他,当这位侍身帝王之侧的智识人士在朝中遭到谗言时,皇帝问清情况后,还请他一起喝酒,说:“始吾见嘉未甚好也,久味其言,令人爱之,朕之精魄,不觉洒然而醒。”册封他为钜合侯,位尚书,并对他的工作做了定性:“尚书,朕喉舌之任也。”
    帝王视尚书为自己喉舌,这是家天下时代的规则,普天之下皆归属于君王,一个臣子被视为皇帝喉舌,当是他个人莫大荣幸,但即便是这样的时代,我们仍然可以看到武战死、文谏死这样壮怀激烈的场景。皇帝视臣为喉舌,但我们看到,有独立人格与正义追求的大臣,仍然大脑长在自己头上,用自己大脑主宰着自己说真话,为民请命,为天下太平而仗义直言。
    祁述裕先生的喉舌功能划分,是现实的事实,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人民日报》与《求是》这样的大报大刊,就是党报党刊,就是传达中央的精神与方针,而我们看到的网络,更多反映的是民间社会百态与民间声音。但现实的并不等于就是合理的,对媒体喉舌论及分工论,我们还应该有更深入的分析与探讨。
    我们都知道,过去说记者是无冕之王,还有通俗说法,记者见官大一级,这说明民间社会对媒体的地位是有共识的,媒体代表的是社会正义与良知,是公众视线,是监督者与记录者,既然媒体地位如此崇高,何来喉舌之说呢?党和政府的喉舌,现在倒是出现了,就是新闻发言人,而反映党和政府决策方针的,多是通过文件的形式传达到各级政府单位。从这一角度看,媒体喉舌论当休矣。
    还有一个重要的观念,就是党和政府与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这种利益一致性不是口头上说道的,而是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党和政府如果决策错误,譬如大跃进与文革,它就会给国家人民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如果决策正确,譬如改革开放,它就会给国家与人民带来和平与发展。媒体在其中扮演怎么的角色呢?就是有独立的精神,真实的表达,向党和政府以及公众说真相,使党和政府做出正确的决策,使公民社会有对各种事件都理性的认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同的媒体应该有不同的视点,当不同的角度与立场都有充分的表达之后,真相就会呈现到世人面前,而这一切都不是所谓的喉舌所能做到的,而是需要“目光”,需要洞察力,需要一双追击真相的慧眼。
    如果各种媒体仍然可以说是喉舌的话,我们希望它不是指一个器官,一个被动的工具化的器官,而是能够交流、辩论的独立的声音,而如果说它是公众的眼睛,这双眼睛也是可以交流可以沟通的眼睛。
    这已不是一个自说自话的时代,而是一个双向交流多向交流的全媒体时代,每一个网民都可能在新闻现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喉舌自己的眼睛,都有着独立的表达与观察,而我们的主流媒体相比之下却严重滞后,他们可能还固守着自己的喉舌地位,不愿意放下身段来,做交流性、论辨性的改进。如果一本杂志与报纸只发表一种声音,那么它就不是杂志报纸,而是文件,杂志与报纸是通过发表不同的观点,让读者通过自己判断来做出认识,并最终达到共识,或求同存异。探索真理是一个过程,而不是总在下结论做定性。
    这已不是一个被动的喉舌传声的时代,而是一个吸引眼球的时代,是一个互动交流、全民表达的时代,如果我们不能意识到时代媒体的新特性,就会被现实淘汰,或形不成自己的影响力。无论传统的大报刊,还是小网络,都应该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而不是在自己喉咙里念自己背熟的经文。
    
    ── 原载 凤凰周刊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