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6 次 更新时间: 2009-09-14 23:48:29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卢晓东:薄瓜瓜的专业在中国能建立吗
·卢晓东

    青年学子薄瓜瓜早已是网络红人,拥有许多粉丝。在获得首届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头衔后,受北京大学一个学生团体——北大财经协会的邀请,2009年6月29日,他来到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与“同龄人关起门来说悄悄话”。但这个目标很难达到,媒体仍然对这次交流予以大篇幅深入报道。作为一名高教工作者,我也到场倾听,我所关注的是薄瓜瓜所选择的“奇怪”本科专业。
    薄瓜瓜目前就读于牛津大学贝利奥尔(Balliol)住宿学院,这所住宿学院十分古老,创立于1263年。几百年间,这所住宿学院培养才俊无数,例如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近代两位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和爱德华·希思。住宿学院是牛津大学本科教育独特的组织模式,本身也是学生社会活动的中心,在学科教育之外发挥独特的教育职能。住宿学院制度后来也被美国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了去,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也与其颇为相似。
    薄瓜瓜在牛津大学选择的专业是“哲学、政治学与经济学”(Philosophy,Politics and Economics,简称PPE)。从这个专业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本科专业。按照我国目前的学科划分,这个专业横跨了一级学科之上哲学、经济学和法学三个学科门类,跨度超过了我们已有的陈旧想象。然而仔细思考,这3个学科同样具有内在联系。政治学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帮助学生了解现代社会国内和国际的政治结构,理解政治决策的价值观、理念和程序;经济学探讨人类社会发展与物质财富发展的关系,帮助学生理解经济运行中资源的分配,了解消费者、企业和政府在市场中的角色和作用;哲学深入追问人的本真存在,更可训练学生严格的分析能力和保持一生的批判精神。具备这三个领域知识的人才,在未来发展中与只具备单一知识结构的人才相比,毕业生更善于处理复杂问题,因而学生毕业后非常容易在许多领域发挥出领导作用,这是只具备单一领域知识的人才常常难以做到的。所以有些人称PPE专业是“领袖专业”。
    理论上的“领袖专业”,在实际中教育效果到底如何呢?从以下几位PPE专业的毕业生身上我们已经可以找到答案。
    牛津PPE专业的一位毕业生是默多克(Rupert Murdoch),一位新闻业巨头,根据2009年福布斯杂志排名,其个人资产为90亿美元,位列全球富豪榜132位。考虑新闻的独特影响力,默多克对世界的影响力排名显然可以大幅提前。目前,默多克及其家族控制的新闻集团,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国际化程度最高的综合性传媒集团。在英国,该集团控制40%的报纸;在澳大利亚,三分之二的报纸被该集团控制。人们在报纸上读到东西,某种程度上已经反映了默多克的价值观及其对社会的目标导向。
    牛津PPE专业的另一位毕业生是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King Harald V),一位在世界上颇有影响力、为挪威国家发展作出很大贡献的国王。这位国王在1960~1962年同样就读于贝利奥尔住宿学院,同样选择了PPE专业,是薄瓜瓜的双重校友。
    牛津PPE专业的又一位毕业生是现任英国外相米利班德(David Miliband),一位年轻的政治精英,是PPE专业当年的一等荣誉毕业生(First Class Honours)。可以预见其在未来英国政坛还会有更大发展。
    最后我们要举例的牛津PPE专业毕业生是现任泰国总理阿披实。6月下旬他刚刚完成上任后的首次中国之行,约100多人的访华代表团是1975年两国建交后最庞大的一支。阿披实27岁成为泰国最年轻的国会议员,44岁就任泰国总理,是60年来泰国最年轻的总理。
    在阿披实总理访华期间,央视记者水均益对他进行了访问,水均益在节目中这样介绍阿披实的学历:阿披实“在牛津大学完成了哲学、政治学以及经济学等一系列专业的学位”。听起来,阿披实确实非常好学。实际上,阿披实只是PPE一个专业的毕业生,并非“一系列“专业的毕业生。水均益的误读实际上源于我们自己有欠缺的学术制度背景。在中国,目前我们的专业和学位制度尚难以允许这样的专业建立和发展。
    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赵敦华教授在研究牛津大学的跨学科专业后,“心情并不轻松”。他指出:“我们常说未来世界各国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竞争归根到底是教育方式和体制的竞争。试想,在未来国际舞台上,我们在政治经济界面临的是经过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全面训练的人才,在文化界面临的是经过人文社会各门学科综合训练的人才。我们的年轻一代能够赢得竞争吗?如果我们再不奋起直追,我们输掉的将不仅是过去,更可怕的是,我们也将输掉未来。”
    6月8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联合下发《关于修订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的通知》(学位【2009】28号文),开始新一轮研究生和本科学科专业目录的修订。这是一项被新闻界忽略、但却对中国高等教育十分重要的工作。期待这次修订,能够使得“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这样的本科专业在我国的学科目录中容身,未来的薄瓜瓜们不必非要去英伦学习这样的专业。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修订工作是否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关键。
    
    《科学时报》 (2009-8-4 B1 大学周刊)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