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44 次 更新时间: 2009-09-21 08:17:37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张鸣:朱清时有没有三头六臂?
·张鸣

    有报道说,退休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受聘为正在筹建的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朱清时表示,自己接任南方科大校长,要去官化和行政化,实行教授治校。(9月14日,南方都市报)无疑,在利少而且搞笑的高等教育界,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人们还记得,当年的朱清时,是怎样打发上面派来的评估大员,怎样以中科大校长的身份,振臂一呼,高调反对高校评估,反对甚嚣尘上的大学行政化的。
    深圳要办一所新型的大学,南方科技大学,我是在07年就知道了。当时,我还应南方都市报之邀,写了一篇评论,说这所新型大学若要办好,唯一的出路是学近邻香港,学香港科技大学,按照国际大学的通例,实行学术自由、大学自治和教授治校。否则,只能像深圳大学那样,其兴也勃,然后默默无闻。显然,现在的深圳市的领导,明白了这个道理。中国退休的大学校长多矣,院士也不少。但能出头选择朱清时,说明了他们的眼力,也说明了他们的胆略和气魄。从客观上说,深圳这个改革的产物,一个外向开放型的都市,确实也需要有这样一所大学。如果还是走老路,无非是多一个深圳大学,意思就不大了。
    但是,目前这个形势。中国的高等教育,正处在极度膨胀的顶点。我们的大学规模,无论这本科还是研究生层次上都是世界第一。但质量的滑坡,也达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造成这种局面,这很大程度上,是高等教育的行政化所赐。也可以说,目前高等教育的行政化,官僚化,也已经达到了顶峰。否则,当年评估的时候,某些大学的领导集体,就不会众星捧月似的拍一个评估组秘书的马屁。尽管朱清时当年以院士和中科大校长的身份,抵制了大学的扩招、并校、扩展,甚至不理睬大学本科评估,但毕竟没有实行大学的自治和教授治校。今天,若要在南方科大实行之,面临的困难,也许大得难以想象。
    我们知道,所谓的大学行政化,实际上是把大学当行政单位来办的。从办学理念上讲,好像很荒唐,但就中国的实际而言,却顺理成章。中国大学,就是行政架构中的一个单位,原来就具有行政级别。而且大学里的行政部门也好,教学科研单位也好,都是有行政级别的。从另一个角度说,大学里的管理人员无论是校长处长,还是院长系主任,都是官员。目前的教育行政当局,只是把行政化给强化了而已。比如,将一些大学升格为副部级,用各种评估、评审机制,将大学用行政绳索拴牢。将原本业务指导的教育行政部门,变成事实上的权力部门。
    因此,如果有哪个大学,真的敢于去行政化,那么,势必面临无法跟目前国内教育体系接轨的难局。在一个连学生的毕业证都由教育部统一控制的制度框架下,不接轨,意味着什么,是人都能想到。如果说,跟目前的教育体系不来往,不参加他们的各种活动,不理睬他们的各种评比、评审,也许还可以挺得住。但是,如果不要教育行政部门的任何资源,就比较难一点。如果因此而面临各种非教育本身的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带来的巨大的压力,可能日后的深圳南方科大和朱清时校长,处境会相当困难。
    无疑,这是一个孤军奋战的局面。若要坚持下来,不仅要有独立的资金保证,还要有深圳方面或者更高层次坚定的政治支持。当然,如果事情真的像朱清时校长所说的那样,南方科大真的这样办起来了,那么,中国的高等教育,就真的破冰了,会起到一个非常好的效果。从有利的方面讲,如果中国真有一个按教育规律来办的大学,师资和生源都不用担心。一大批被迫出走国外的大学生,会因此而留在中国,一大批处在行政化极度郁闷中的高校优秀教师,会不请自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学的行政化,虽然目前看来气势汹汹,但其实是纸老虎。只要有人带头破局,这个庞大的无物之阵,其实不堪一击。当然,正因为如此,朱清时的事业,头三脚将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有关势力和人,会非常非常的不高兴。届时,朱清时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未必能应付下来,关键,还要看民意,看深圳市或者更高层的支持。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