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73 次 更新时间: 2009-09-24 08:23:49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伟:"慎议民主"的逻辑
·陈伟
标签: 慎议民主

    “慎议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又译为审议民主。近年来,国内学界对慎议民主的讨论颇多,不少译著相继出版。新近译出的阿根廷学者卡洛斯·桑迪亚戈·尼诺(Carlos Santiago Nino)的《慎议民主的宪法》是众多关于慎议民主问题著作中颇值一读的一部。
    尼诺1943年出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曾获牛津大学法理学博士学位,既有良好的理论功底,又有丰富的实际从政经验,并且担任过总统顾问,对现实政治颇有影响。尼诺五十岁时遽然去世,《慎议民主的宪法》是他遗作中的一部,在其身后由学生整理出版。在书中,作者探讨了宪政框架中的慎议民主问题。该书既有对慎议民主理想及其理据的阐发,也有对慎议民主的确立、运作等现实问题的探讨。
    自19世纪以来,民主潮流浩浩荡荡,人们对民主的探讨也由来已久。对于众说纷纭的民主理论,尼诺将其分为两组,一组视人民的利益为既定,并且认为政治与道德各自独立,民主不涉及道德问题;一组则认为人民的偏好可以转化,认为政治与道德交织在一起,无法区分,民主本身包含了道德的诉求。前者有功利主义民主及其变种经济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变种多元主义民主、同意理论;后者有人民主权论、完美主义民主、商谈民主,这几种都是纯粹的民主观,此外还有混合了两种或几种民主理想的混合民主观。作者所倡导的慎议民主某种意义上也属于混合民主观。
    作者认为,所列各种民主理论皆有缺陷,而慎议民主理论是“最能克服”既有民主理论缺陷的新理论。慎议民主的中心词汇是对话。通过对话,政治与道德既保持各自的独立性,又相互联系。在慎议民主中,个人偏好道德化,个人由私而公。慎议民主敞开大门让人们认识到道德原则,“知识即美德”的古代信条在民主慎议过程中得以体现。换言之,慎议民主观的哲学基础是一种认识论建构主义,慎议民主具有认识论的价值。尼诺称他的哲学立场是罗尔斯和哈贝马斯的结合。明眼人不难看出,尽管抛弃了绝对理性主义而借助于“慎议”去追求公共理性,尼诺的民主理论从属于自由主义理性主义传统。
    尼诺指出,慎议的过程即讨论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参与者们自己提出问题,表达他们的利益所在,并试图向他人证明那些利益的正当性。一场讨论并不只是个人独立反思的汇总,而是一个集体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每个参与者的观点与其他人的观点互动并在更高层次上集中起来。每个人的反思都由于其他人的反思而更加丰富充实。”就慎议民主的落实来说,尼诺指出,慎议民主的实现形式包括:全民公决、公民复议、立法动议、罢免等形式。
    尼诺相信,慎议民主有许多好处:第一,通过慎议,他人利益可以得以了解;第二,慎议为决策的正当性提供基础;第三,慎议有利于正确决策,在充分慎议过程中,事实错误和逻辑错误得以尽可能地发现;第四,公民之间的情感也得以交流、培养;第五,为不同利益间的妥协、谈判提供基础;第六,慎议民主能够在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引导个人走向公正。
    
    不过,尼诺也十分明确地指出,慎议民主的实现也有其先决条件,这些条件包括:所有利害关系当事人都参加讨论和决策;他们都在平等的基础上不受任何压力地参与;他们能够在真正论辩的基础上表达和论证自己的利益;集团的规模恰能使正确结果的可能性最大化;不存在孤立不变的少数,而是多数和少数的构成随问题的不同而改变;情感不能不正常地左右人们的观点。当不具备上述条件时,慎议民主便不具有作者所说的认识论的价值。
    
    慎议民主过程虽然也采用多数决定的原则,但并不预设多数总是正确,更无意于认为“人民的声音就是上帝的声音”。以尼诺之见,慎议民主的理据在于,在认识论的层面,充分的理性讨论比个人的独立反思更为可靠。由此,即使某些情况下议决的结论在个人看来是错误的,我们也应当遵循它。显然,慎议民主是一种直接民主,它在本质上反对代表制。不过,鉴于政治实践的可行性考虑,代表制的存在或许不可避免。但尼诺说,代表制至多只是一种必要的恶,只要有可能,便当尽力拓展慎议民主。
    基于宪政的框架,尼诺指出,当代西方宪政包含了自由、民主、法治(或曰权利、民主、法律)三个因素,这三个因素之间存在着张力,这种张力影响了宪政的维系。通过慎议民主的引入,自由、民主、法治能够最大限度地相互支撑,其间张力能得到尽可能的缓和。照尼诺之见,慎议民主实为应对当代宪政困境的一副良药。
    谈论慎议民主的理论家常常被指责有民粹主义倾向。在阿根廷这样的国家,人们对民粹主义并不陌生。确实,民粹主义与民主仅一墙之隔。不过,尼诺所表达的慎议民主,与民粹主义的区别是十分明显的。这与作者在自由主义宪政视野中探讨民主密切相连,即作者时刻没有忽略自由与法治在宪政中的基础地位。尼诺也表示他的民主理论仍然属于西方自由主义的大传统。尼诺强调,慎议民主因其以公、私区分为前提,以国家保障个人自由、宪法维护基本权利为前提,故而不会走向密尔及激进共和主义民主理论家所诉求的完美主义。尼诺不像激进民主理论家着眼于公民美德、人的完美去论证公民参政的必要。他认为,国家不能以民主的名义对个人自由及人生理想做出强制性规定。
    其实,恰如卡尔·施米特所言,西方自由主义历来相信商谈。西方自由主义所青睐的议会制的中心理念之一便是理性商谈。慎议民主试图尽量削弱代议的因素,强化公民的直接参与。某种意义上讲,慎议民主堪称古典自由主义代议制民主的群众版。同代议制民主一样,慎议民主不管以何种形式实现,皆预设了自由民主宪政这一根本的政治决断。慎议民主不是对既有自由民主政体的颠覆。显然,它比代议制民主更激进,但与具有古典共和主义色彩的“强民主”(本杰明·巴伯语),尚有实质性的一步之遥。
    
    
    (阿根廷)卡洛斯·桑迪亚戈·尼诺:《慎议民主的宪法》,赵雪纲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
    (本文首发于《中国图书商报·书评周刊》2009年)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