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94 次 更新时间: 2009-09-25 01:03:39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刘军宁:官员变成裸猿:执政党的新课题
·刘军宁
标签: 官员

    中国是个热闹的国度。官员们尤其热闹,每天给中国和世界的观众,上演各种各样的大戏。他们上演的有喜剧:官员是中国最风光的一群,每天有官员加官进爵,招财进宝,酒色财气,风光无限,以至于中国的小学生被记者问及长大以后想当的什么时候,明白表示想当贪官,以他们为人生楷模。他们上演的有悲剧:他们或是双归期间“被自杀”,或是挨上司、下属、黑道的黑刀黑枪。最近的一出,就是黑龙江省鹤岗市前交通局长白玉库雇凶杀害现局长李星光案。他们的头顶上总是悬着纪委、同僚、黑道的夺命剑。上海黄浦区国资委主任沈正娟在纪委请喝“咖啡”后,从家里的高层住宅夺窗跳下,堕楼身亡。他们还上演色情剧,揭露出来的贪官,从政治局委员到小科长无不作风腐败,生活糜烂,他们与情妇的那点房事被媒体和观众津津乐道。《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最近披露:“近年来,据不完全统计,被查处的党员干部中95%都有‘情妇’,腐败的领导干部中60%以上与‘包二奶’有关。”有权有势的共产党政府官员相互攀比谁的情妇更多、更有姿色,并以此来证明他们的权势和地位。更有趣的是,他们还常常上演闹剧,令观众瞠目。比如中国第一国企中石化前老大陈同海有权有钱,居然与前中央委员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共享一个情妇。辽宁女贪官罗亚平更是把她的上司和下属都发展成情人。面对这一出出目不暇接、精彩纷呈的真人秀,中国和世界的观众正是有眼福了。
    然而,这一出出大戏的背后,也透露出令人深思的信息。所有的戏剧只有一个主角,这就是中共的各级官员;所有的戏剧只有一个主题,就是官员们如何追逐权钱色。人是动物性和人性的混合体,是人的道德和信仰外衣把人与赤裸裸的猿猴区分开来。在所有这些戏剧中,官员的行径与裸猿没有什么区别。在一场场真人秀中,他们出演的是地地道道的裸猿,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全是其动物性的一面,沉溺于权、钱、性。他们的动物性在两个方面还超过了裸猿,有过之而无不及。与裸猿不同,官员狂爱钱,并借助钱来获得更多的权和色。钱能够帮助他们在啄食秩序(权力)和交配秩序(性)中加塞插队。与裸猿不同,官员常常雇凶杀害他们的同事或情人。裸猿从不沾钱,更不行谋杀,至多也就是把竞争对手逐出山头,任其自生自灭。官员在追求权钱色方面有非凡的进取心,远非裸猿所能望其项背。在中国的民间网络词典中,官员变成了官猿,就像CCTV变成CCAV,“贪官污吏”变成“贪官无虑”;“国有资产”变成“各有资产”、“经济危机”变成“经济唯鸡”、“教授”变成“叫兽”,“公务员”转变成“公务猿”、“信仰”变成“性仰”。他们挣脱了一切精神枷锁和道德外衣。他们利欲熏心、性迷心窍,丢失灵魂,就像中国成语所形容的那样,是行动的尸,走动的肉,是活脱脱的裸猿。
    人性都有其弱点,对权力、财富以及美色的向往是人类的本能。人不能没有裸猿的一面,但是,许多官员只有裸猿的一面。他们认为自己的生命除动物性之外没有别的意义,看不到人的生命的终极价值,心里没有神明,不知敬畏。有人会说,官员也有烧香拜佛的。的确,官员中也有烧香拜佛,见菩萨就叩头的,但他们拜佛还是为了祈求更多的钱、权、色,祈求他们的物欲得到满足。道德武装被完全解除后,裸猿们就变成了真正的唯“物”主义者,他们生前尽情享受,死后管它洪水滔天。他们既抛弃了信仰,也被信仰所抛弃;他们即抛弃了道德,也被道德所抛弃。
    当官员变成裸猿时,官场和社会上便弥漫着醉生梦死、纵欲淫乐、阿谀奉承、唯利是求的气息。没有信仰,就对一切都不再相信,这必将导致官员荒唐的自大与过分的自负,并且不择手段去满足动物本能。官员是如此精明,知道如何像裸猿一样不择手段去满足动物本能,他们又是如此的愚蠢,再也不相信任何道德,只认可动物本能和那些帮助他们满足动物本能的人。
    信仰给人的生命以意义。“意义”的背后是“价值”。“因为我活着,所以我活着”,这不是人的生存状态,而是是裸猿的生存状态。信仰是道德的核心,即对文明的道德价值的信念。人与动物不同,是按照文明的道德准则活着。信仰首先是对道德信条的信念。没有信仰,就没有道德。没有信仰最可怕的后果是道德沦丧。没有信仰的人,就是没有道德的人,就像裸猿一样,过没有信仰的动物生活。道德沦丧导致社会充满了谎言,导致官员和民众心中没有法律,没有敬畏,没有戒惧。信仰真空也瓦解了法律,因为法律的的核心处是道德。所以,没有信仰的国家,不可能有法治,只有赤裸裸的刑法。因为法治建立在超验价值之上。没有信仰,官员心中当然也就没有法治,所以才前腐后继。由此看来,官员因缺乏信仰,因生命没有信仰支撑而变成裸猿就毫不奇怪了。
    是信仰与道德把人与裸猿区分开来。卸去了信仰与道德的人,就不再是人而是裸猿。从1949年以来到今天,所有教科书里都在说世界是物质决定的,不是观念决定的,长期的唯物主义教育把信仰与观念的重要性贬低到等于零,甚至视非唯“物”的信仰为敌。现行的唯物主义意识形态和相应的社会制度所造成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不断强制冲刷人的信仰,把人变成没有信仰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通过贬低观念与信仰的意义来解决中国问题,这才是中国最大的问题。目前中国一切危机的背后是信仰危机。信仰的缺失,是根本的缺失。没有信仰,没有超越性精神,剩下的就是俗世的,实用的,功利的东西。信仰的丧失,就其长期结果对文明而言,却是灾难性的。
    其实,官员的贪腐令人气愤,但是他们的处境却值得同情。贪官认为他们是体制受益者,并不择手段用权力把利益最大化。尽管许多官员一时沦为裸猿,还是应该善待官员,不是因为他们是官员,因为他们也是人,因为他们曾经不是裸猿。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这个体制把他们从人还原为裸猿。他们是信仰与道德迷失的牺牲品,是唯“物”主义的受害者。如果说一个人没有信仰,是可怜的,但是一个国度没有信仰,那无疑是可怕的。如果在一个国家中统治的和被统治的都是一群裸猿,那就是一个与文明绝缘的动物王国。那就意味着“裸猿”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做任何事情,没有顾虑、没有限制、没有善与恶的分辩、做任何事都没有底线。当官员对政权的忠诚完全建立在对利益的获得上,政权也就危若累卵了。官员变成了裸猿,这是中国执政党必须认真对待的大课题!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