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48 次 更新时间: 2009-10-09 03:47:53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李昌平:没有农民愿意“越级”上访
·李昌平
标签: 上访

    最近有一个报道,题目是:《中央政法委:越级上访不利于解决问题》。
    是啊,都到北京上访,北京受不了!况且,最终还得回到基层解决问题。但是话又得说回来,基层根本就不解决问题,不到北京上访,又该去哪儿上访呢?
    北京要知道,没有农民愿意“越级”上访的!因为“越级”上访实在太不好受了:第一,基层干部很恼火,后果很严重。农民只要走上了“越级”上访路,威胁、打压、陷害、送神经病院、甚至收监狱等就是家常便饭;第二,花钱太多。路费、住宿费、生活费、申诉材料打印复印费,向导费、上访“学费”、甚至动不动就进了各种各样的“局”等等,走上了“越级”上访路,再富裕的主也会变穷的;第三,艰辛。越级上访实在是艰辛呵,人生地不熟的,衙门也不熟悉,程序和关系就更不熟悉了,两眼一抹黑的,风餐露宿,吃住猪狗不如,四处低三下四,求爹爹拜奶奶,看人眼色,被人当皮球踢来踢去,还时时刻刻防备被便衣“劫访”的危险……“越级”上访实在是一件“叫天天不应,入地地无门的”苦事,其艰辛罄竹难书啊;第四,没结果。于建嵘的研究表明,“越级”上访99%以上的没有结果。如果上访的问题能够解决,就像熊德明讨工钱碰到了温总理一样的好运气。这样的运气是“天上下金砖,扎到了你头上”的运气,千年碰一回也难啊!
    还有第五、第六……,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越级”上访实在不好受,走上了“越级”上访路,胖子必瘦,富者必穷,正常者必抑郁,抑郁者必疯癫……
    那为什么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农民奔波在上访路上呢?一是基层的改革、发展、法治、和谐等等,每天都制造出很多伤害老百姓的事情和矛盾;二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人确确实实在电视上留下了非常亲民和青天的形像;三是没有“越级”上访过的农民还不知道“越级”上访是怎么回事;四是人一旦走上了“越级”上访路,受伤害就日趋加深,就难有回头路了;五是中央不能直接解决“越级”上访者的诉求,还得依靠地方解决问题;六是地方不是不想解决问题,有很多问题基层就是没法解决,有些问题还解决不得,只能拖,因为还一个人的公平,就会带动无数人讨公平。
    在我看来,现有的改革发展话语和体制框架下,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越级”上访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即使把中央的信访办、政法委、公检法等集中起来放到一个县,现场办公半年,我看也解决不了多少问题,现场办公会结束后,上访的人会更多。
    这是为什么?
    我也说不明白,只能举例说说,看是不是可以说明白一二。
    例如:农村青年人结婚,要做房子,做房子需要宅基地。由于地形地貌的不同,宅基地有大有小,是不平衡的。不平衡就有矛盾,过去消除不平衡矛盾的办法是以村组为单位结“平衡账”,即:宅基地大的,多出钱或少分承包地;宅基地小的,就少出钱或多分承包地。村社内部结了平衡账,就没有人上访了,也没有人想要大宅基地了,国家也不用担心农民浪费土地了。现在不同了,年青人结婚要宅基地,要去县土地局和规划部门办手续,办手续得花一笔不小的钱。土地本来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农民做房子的宅基地要交钱给土地部门和规划部门,土地部门和规划部门拿农民的地赚农民的钱,只要农民肯多花钱,宅基地就大大的批;钱花的多,宅基地就批的大。宅基地一次性给政府部门交钱之后,再不用交钱了,而村级在农户占用宅基地上“结平衡账”的自治机制被政府部门法规判决为“非法”了,宅基地占用不平衡是永久化的。农村在占有宅基地上越来越不平衡、不公平,而村社内部又没有任何消除不平衡、不公平的机制,农民当然只有上访了。如果要上访,农民不会找乡镇政府,因为乡政府无权批宅基地,农民上访的第一站就是县以上的党政机关。土地部门是垂直管理部门,并不归县委、县政府管,何况法律规定土地部门只管收钱发证,并不管农民占用宅基地是否平衡和结平衡账的事。土地部门说,结“平衡账”是乡村干部的事,可乡村干部结“平衡账”的“权力”早就被中央没收了。这事在县以下就只能踢皮球了,农民就只有“越级”上访,任何一级政府都不会解决这类“不公平”的事情,最后一定“越级”上访到北京,最好胡总书记、温总理能够亲自过问。可是,宅基地占用不平衡的问题,北京怎么能够解决呢?皮球只好压制地方接回来。地方接回来了还是没办法解决问题,农民只好再次进京上访。农民再次进京上访了,上面很生气了,对乡镇政府实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一票否决”,“上访工作一票否决”,乡镇政府除了“截访”、“劫访”,几乎没有别的办法。这“截访”、“劫访”只会制造出更多的问题和上访者。有时候,上面也会为了图国庆等特殊时期的安逸,给上访者一些“补助”,可只要“补助”的先河一开,更多的上访者又走上了“越级”上访之路。
    80年代,农民在做房子的事情上为宅基地占用不均或多占宅基地而上访的事情,几乎闻所未闻。现在有了土地部门、规划部门、法院等,有法可依了,可是村民做房子不仅违反规划多,多占宅基地的更多。依法管理宅基地,土地并没有节约,矛盾搞出一大堆,对此,村级、县乡政府却没有了解决这些矛盾的合法职能和办法。土地等部门是执法部门,却只管收钱不管矛盾的解决,也没有能力解决。这实际上是胡乱改革改出来的新问题。改革强化了中央部委的治权,破坏了乡村的治权,乡村没有治权,问题当然上交——“越级”上访。何况,中央部委的治权(只收费,不管事)对地方而言,多数是依法添乱。而乡村的治权,在中央部委的面前,一般都是非法的。
    类似宅基地的事情很多。如:因为征地补偿不均要上访,因为承包地占用不均要上访,因为水利服务不均要上访,因为农户之间种植作物相克要上访,因为历年欠款不均而上访,因为补贴不均而上访……过去村组织和乡镇政府可以避免发生的矛盾和可以解决的矛盾,今天统统都得发生、并且只能往上寻求解决之策。这也是农民越来越“喜欢”到北京上访的主要原因。
    我们这个国家改革30年,经济建设成绩很大,但问题也不可小视的。就绝大多数农村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基层政府和村级组织的治权名存实亡了,党和政府实际上在逐步放弃对基层社会的领导权,30年“依法治村、依法治乡”却消灭了乡村社会的公平正义和道德伦理。
    对于越来越多的“越级”上访,中央该好好反思了,不是指望靠干部下乡和中央巡回接访组下到地方现场接访就可以从根本解决问题,这是修修补补之术,我党在未来的制度建设上要做大的结构性调整。最近两年,重庆有了一些新举措,带来了一些新气象,是政治正确的结果。但重庆的“改革”需要更新思想的大气候。“越级”上访越来越多,是政治路线有问题的表象。政治问题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政治不正确,法制和法治也只会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而已。政治正确首先是人民为大、群众路线。我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在朝着政治正确的方向前进了一步,但愿不再摇摆和退却了。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