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83 次 更新时间: 2009-10-09 03:53:02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向松祚:市场原教旨主义之伪善和终结
·向松祚
标签: 市场原教旨主义

    “金融危机或许已经过去了,然而一切都变了,完全的变了。”金融海啸周年之际,英国《泰晤士报》的评论如是说。
    起自2007年之金融危机(尤其是2008年9月15日雷曼倒闭卷起的金融海啸),格林斯潘认为是“百年一遇”,索罗斯说是“六十年超级泡沫时代之终结”,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之大事。金融危机到底改变了什么呢?思来想去,我以为金融危机给人类思想带来的根本变化,是虚伪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已经破产,至少日渐式微。
    简而言之,市场原教旨主义就是相信“市场万能”,相信政府对市场的干预总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越少越好,最好没有。只要坚定相信市场自由、市场竞争,它那“看不见的手”就可以搞定一切,繁荣、稳定、公平、正义联翩而至。尽管思想渊源可以追溯到奥国学派的米塞斯和哈耶克,甚至追回到法国“自由放任”思想传统和斯密“看不见的手”,然而,市场原教旨主义之兴起却是1980年代撒切尔—里根自由市场革命之后的产物。1990年代,市场原教旨主义逐渐成形。对内主张无条件的私有化和自由化,对外是着名的“华盛顿共识”,核心是资本自由流动、金融体系全面开放和汇率自由浮动。英美学术界、英美政府、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以及美国掌控的国际金融组织(首推IMF)则是向全球推广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急先锋。
    2007-2009年的次贷危机和金融海啸,其实是英美金融体系之危机,其他各国皆是受害者。市场原教旨主义则是导致金融危机最深刻的思想根源。恰如斯蒂格利兹一针见血指出的那样:“华盛顿共识”所主张的金融市场自由化,不会促进全球经济稳定。它只会促进美国金融利益集团的狭隘利益,美国财政部就是这个利益集团最坚定的代言人。资本市场自由化,意味着旨在控制热钱忽来忽去的一切措施都要被连根拔起。1970年代以来,“华盛顿共识”之政策哲学煽动起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动荡,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不过是最剧烈的一次。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将“华盛顿共识”所代表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称为伪善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说它伪善,因为它所主张的政策是单边主义政策、甚至是一种霸权主义或新时代的“经济金融殖民主义政策”。伪善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优先政策就是金融业的自由开放和资金自由流动、不受监管,然而,那是指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向以英美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资本开放,反过来就不行。譬如英美所有金融巨头纵横世界,赚尽暴利,然而,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机构要想到英美市场谋一席发展之地,却比登天还难。英美资本可以肆无忌惮地收购发展中国家所有企业,发展中国家资本要到英美收购重要企业,就要受到诸般管制和刁难。
    伪善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与伪善的自由贸易理论一脉相承。英美等西方列强,向来以自由贸易相标榜,然而,他们鼓吹的自由贸易历来是单边主义的政策。凡是英美列强实力强大之产业,必然极力向其他国家开发市场,扩张势力。相反,凡是他们相对劣势的产业或不容外人染指的产业,则以各种清规戒律拒他人于门外,贸易之自由闭口不谈。说起来,世界数百年大小战争,尤其是西方列强对弱小国家的侵略战争,就是以坚船利炮来占领市场。近几年美国动辄以贸易制裁想威胁、压迫人民币汇率升值、迫使中国对美国资本全面开放金融市场;美国政府否决中石油收购优尼科;澳大利亚(背后当然也有英美政府的影子)暗中挫败中铝收购力拓股份;前几日奥巴马批准对中国出口美国轮胎征收高额惩罚性关税;英美等西方国家要发展中国家担负沉重的全球减排责任,如此种种,说到底,其思想根源都是西方单边主义战略思维和伪善的市场原教旨主义。
    盎格鲁—撒克逊传统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和自由贸易学说,最虚伪和最不公正之处,则是对全球自由移民的否认。数百年来,凭借坚船利炮,欧洲殖民暴力(英国最为成功)象卡特丽娜飓风一样横扫世界,白种人占领了世界上最广阔的大陆和海洋,夺取了世界上最宝贵的土地、森林、矿产、石油和其他战略资源,那是血腥风雨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是明火执仗的抢劫和掠夺。尘埃落尽之后,则画地为牢,严密控制其他“地球公民”踏上白种人拥有的领土,甚至连原住民的生存权利也要连根拔起。
    今日,象伯南克、格林斯潘、马丁。沃尔夫、鲍尔森、布朗等盎格鲁—撒克逊大佬们,天天拿“全球失衡”说事,甚至将“全球失衡”的责任完全推给中国人的“过度储蓄”,要中国为全球失衡和金融危机承担责任!其实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全球失衡最根本的原因乃是人口和资源配置不平衡。西方大佬们天天高喊“同一个地球、同一个责任”,却从来不去认真思考我们这个小小星球最麻烦的问题在哪里。西方人自己发展起来的经济学早已证明:假若全心全意遵守自由贸易和市场竞争原则,就应该解除一切贸易壁垒,不仅要解除商品、服务、科技、资本的贸易壁垒,而且远为重要的是要完全解除“人力资源”自由贸易之壁垒,让65亿地球公民真正以整个地球为舞台,各展拳脚自由竞争一番。自由移民是实现自由贸易最大利益的最佳捷径。
    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卖力鼓吹单边主义的市场自由和开放,却闭口不谈全球范围的自由移民,逻辑上如何讲得通?金融危机将残酷的真理展示给地球公民,迫使我们以崭新思维来考虑未来。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