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4 次 更新时间: 2009-10-11 19:56:22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袁绪程:政治体制改革应从现实出发
·袁绪程
标签: 政治体制改革

    中国今后10-20年政治体制改革之路如何走?其改革目标如何确定?这关系到中国现代化的成败。
    经济体制改革虽取得巨大进展,但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于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权力失控、腐败猖獗,市场经济扭曲,由之形成的特殊利益集团问题不但日趋严重,经济改革的深化也是阻力重重。事实证明,由当初政经高度合一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型为市场经济体制,不改革传统的政治体制,其他方面的改革也是举步维艰。
    政治体制改革的确不能再延后,但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脱离现实,政改目标不要定得太高,太高了做不到。现在有人一提政改就要宪政,想一步到位,愿望是好的,但目前中国不具备宪政的条件。现实的选择不是直接实行宪政,而是逐步推进基层民主与法治,为宪政创造条件。讲宪政,经济条件当然不是绝对性指标,但相关的社会、文化、政治条件却不可或缺。比如印度,尽管经济落后,但国大党精英一直秉承甘地的和平、自由、民主的理念从政,因而印度能够宪政。中国的传统是什么?那就是《水浒传》的“一言不合,落草为寇”,动辄刀兵相见,结果是兵燹战火、玉石皆焚,物质文化的长期积累周而复始地被破坏,尽管中国经济曾一度领先于世界,却是出现上千年的惰性循环。
    因此,中国的政改不能急于求成,不能毕其功于一役。政改应与中国的国情相结合,比如宪政是政改的终极目标,但终极目标却包含在阶段性目标之中。不可或缺的政改阶段性目标是,从“后革命专政”政治(也有称之为“后极权”政治)转向现代的、有一定法治的权威政治。改革的策略也应当是分步实施,在实践中找准突破口,而不是预设突破口。既要早起步,又需把握节奏,“小步快跑”;既要进行有所配套的直接政治体制改革,又可采取迂回战略,以社会改革推动政治改革。概言之,一切从实际出发,条件成熟一个推行一个,边缘成熟了就在边缘推行,外围成熟了就在外围推行,基层成熟了就在基层推行,不能搞教条主义。撷其主要,提出以下意见:
    一是与经济领域相关的政治改革要加快进行。比如,行政垄断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不能指望经济改革能解决。行政垄断为历史所遗留,是传统既得利益的恶性发展。行政垄断不但为市场经济设置障碍,也是社会不公的突出体现。但要冲破行政垄断,必须通过政改途径来解决,以法治秩序来规范一切市场主体。
    二是与社会领域相关的政治体制改革也要加快进行。需要改革对象很多,以教育体制为例。我国的教育体制在上世纪80年代就试图突破行政对教育的束缚,现在又如何呢?教育行政化更严重了。教育改革必须去行政化,还教育本身的面目。这就涉及到政治体制改革。我们现在推行的教改主要是教育方式的改革,体制问题不敢去碰。但迟碰不如早碰,不然会贻误国家的未来,贻误我们的子孙后代。
    三是政治领域本身的改革。政治领域的改革有两件事是可以做的。第一,基层民主自治的配套改革。所谓配套改革,是指乡镇直选、公共财政、公益性(互益性)社会组织以及民事独立审判制“四合一”改革。如果单独搞直选,难以成功。打个比方,如果在某个镇采取镇长直选,候选人是不是要承诺向下负责?否则选民不会选你。但如果当选者不向上负责,那么上面的条条权力可能将你禁锢。那你又如何向下负责呢?因此,在进行直选的地方要有独立的民事审判,否则谁来公正裁判?配套改革,需先做试点,而且要得到省(市)委以上主要领导的支持。
    国民党到台湾后,蒋家父子痛定思痛,做了这么几件事:一是土地改革,二是基层选举,三是整治党风。基层民主搞了30多年才开放党禁。所以,政改必须先进行试点,让国人把民主当作生活方式或思维方式,不试永远没民主或宪政那一天。在试的过程中,不搞党派竞选,而是个人竞选,或组织推荐人竞选。国民党当时就是在没有开放党禁的情况下进行基层直接选举的,不要一讲直选就说开放党禁,因为现在不能这样做,也办不到。
    政治体制改革要从基层做起,从村乡再到县,层层递进。民主选举要与公共财政制度、社会非营利性组织的建立健全、民事独立审判制的推进等有机结合起来,这样的政治改革才能成功。否则,选举很难以避免假选、贿选或霸选。越南现在的选举就比我们正规,国会通过特别法律,规定可以直选,进行实验,还邀请联合国派观察员监督。越南直选也是试点,不是在全国推开。我们要吸取越南经验,以法律规范基层民主制度。
    第二,党的治理方式和组织架构的改革。要从革命党转向现代执政党,按现代执政党的要求来建设党。党代表直选可一层层地来,但是党的科学化、效率化则应走在前面。不论领导人是否通过选举产生,执政党首先有一个治理结构改革和组织架构科学化、效率化问题。对此不妨借鉴日本自民党的经验。日本自民党设置了一个专门小组去与国会沟通,通过党内提提案、委员会表决等程序后送到国会去投票;与政府20多个部门也有相对应的专门小组去沟通。同时执政党还应该大量吸收专业人员,把党内治理的专业化、职业化和科学化搞起来,使党更有效率地去领导中国的改革和现代化建设。
    总之,基层民主自治的层层推进,相对独立的审判制度的建立和健全,公益性(互益性)社会组织的培育,中共自身组织的科学化和民主化建设,是今后一个时期政治改革的基本内容。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