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60 次 更新时间: 2009-10-14 08:45:32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伟:我们需要何种教育理念?
·陈伟

    近日,媒体对旨在戒除“网瘾”的魔鬼训练营、行走学校的关注,引发了关于青少年教育问题的讨论。作为高校教育一线从业人员,笔者对此话题也颇有兴趣。在笔者看来,时下这种性质的训练营、学校,本质上不过是新版纳粹集中营。无独有偶,前不久被卫生部叫停的被所谓的专家、心理医生用来治疗网瘾的电击法,也是纳粹采用的改造人、让人顺从的方法。奥威尔的小说《1984》曾生动地描述了利用电击、恐吓等手段改造人,让主人公温斯顿承认“1+1等于几”,是“党说等于几就等于几”,最后投降“老大哥”的情景。如今,在中国惊现多家以商业形式运作、号为“新生事物”的惩戒网瘾的集中营,这个时刻,公众需要重温《1984》。但事实是,普通百姓一般不会读这样的书,那些魔鬼训练营里身着军装绿的教官也不会读这种书,政府官员是否读这本书,就不得而知了。如果于丹改讲《1984》,中国将大有进步。
    人们以为,集中营是纳粹头子希特勒的创作。但其实,集中营是现代社会的创造,在纳粹采用之前三四十年前便已经出现,最初用于关押难民、战俘,而今天它就在我们身边,实在令人堪忧。而不法传销组织,也在采用高度封闭、进行洗脑的类似于集中营的做法。在极权社会,集中营是极权政体本质精神的制度体现。它的本质是恐怖,它的目的是摧毁人性,摧毁人自然的天性,它并不致力于从肉体上消灭人,它是要折磨人,让人在生与死的线上挣扎,最后表示屈服、投降,从而实现改造人性、造就新人的目标。苏联某个时期的劳动营,中国文革时期的改造农场、干校,都是极权主义性质、旨在改造人的集中营。
    集中营的特征是高度封闭,只有监控者与外界保持联系。那时奉行马克思说的“劳动创造人”,但实际上他们是说体力劳动创造人。通过让知识分子干重活,挑大粪,养牛,让人无暇去读书、去思考,从而转移注意力,让人回归野蛮、原始、本能,再辅以每天进行的各种思想政治教育,包括所谓具有教育意义的文艺活动,最终让人服从,这就是典型的集中营的做法。极权社会也信奉“一切皆有可能”,这意味着改造人、创造新人也是有可能的。而事实是它只能毁灭人。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主持工作,拨乱反正,这种做法被立刻否定,邓小平针对这段时期的人和事评价说“零分以下”,可见决心之坚定。但是,今天,我们居然又看到各种形式的集中营的出现,更为可怕的是,公众对此没有防御意识,一些父母主动、积极地把孩子送入这样的集中营。媒体披露,基本上所有孩子都是被逼迫来进行训练的,有的甚至以安眠药,待其熟睡之时送去,实在匪夷所思。
     集中营的封闭,高度军事化,把治军的方法用来治民,用来针对所谓的问题少年,是中国人精神世界出现可怕因素的征兆。传统中国民间虽然有 “棒头之下出孝子”的说法,但现代行走学校、魔鬼训练营,准备的可不单单是棍棒。它准备的是一种有组织的暴力,训练的实质是依靠有组织的暴力及现代监控技术对人进行改造。把人圈养起来,即使在古代民间也只有对待麻风病人才会如此。
    军事化、集体化、封闭化的管理,到底能给人带来什么?大学生都有军训的课程,大概一个月左右。那时候学生叠被子、早睡早起、遵守纪律、唱军歌,颇像个新人,但一旦军训结束,大家立刻恢复了原样,军训留下的就是回忆,让我们知道有这么回事,让我们多少了解了部队生活,但要说改造人性、提升境界,是绝无可能的。事实上,一些军事教官在课程结束后,就是讲讲黄色笑话,很难看出高尚到哪里!君不见娱乐场所招人广告均写着军人优先,一些退伍战士脱下军装,走到夜总会,便依仗身体强壮从事肉体交易,如此而已!训练那么久的人都是如此,何况短期的训练。而关于部队里的腐败和不正之风的说法也在民间流传甚广。笔者一朋友多年前参军,年年要父母去送礼,送少了会遭到各种虐待,遑论其他什么好机会。笔者读大学时参加过军训,工作后也作为连队指导员带学生军训,最大的感觉就是那里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进去了就不能随便出来了,人没有自由。带队的领导每天想办法没事找事,一会儿来个篮球联赛,一会儿来个板报比赛,无端制造连队间比拼意识,每天开会汇报情况,甚为无聊。
    如果说部队有其特殊之处尚可理解,但回到我们生活的社会,一些迷信军事化管理的做法就应当引起警惕了。前几年,收容所制度因大学毕业生孙志刚被打死的事件而被取消。实际上,收容所也是一种形式的集中营。而现在,又有少年因被打死,引发对行走学校、魔鬼训练营的关注。关注背后,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问“如何戒除网瘾”这样的技术问题。我们要问的是,我们要以什么样的理念来教育人,舆论要以什么样的理念来引导国民?什么是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
    江苏卫视的一个节目中,徐州某魔鬼训练营校长自豪地声称证照齐全,具有办学资质,这说明国家对这种极权式改造人的方式的间接纵容与认可。在节目中,校长的谎言被一名学员当场戳穿。体罚是关在一个小屋,用尺抽,用皮鞋踹,一个同学皮开肉绽,鼻青脸肿。花季少年怎敌部队出身的所谓教官的三拳两脚?一个镜头中,同学们在地上做俯卧撑,教官手拿鞭子,如同赶牲口一样,不时来一响鞭,实在令人惊恐。特别可憎的是,这样的学校纵容学生打手来管理,如同监狱的潜规则一样。而和极权社会无差别的是,该校学生寄出的信件居然要被检查,如果不懂得写作技巧,说这里很好,自己通过训练有了提高,否则就寄不出去。这些学校名为学校,实为“集中营”。但凡强制灌输某种强势者所认定的正确理念的做法,本质上都是反人性的,它的危害远甚于肉体的伤害。它的结果不是改造了人,而是制造了“非人”、动物人(human animal)、“活死人”。
    在现今商业社会中,一些父母以为,花钱就能教育好下一代。一位家长花了150万元找各种方法,结果还是未能让他的孩子戒除网瘾。可见教育不是钱的问题。教育有它的独特性,有时是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件事,都能突然让一个人的心扉敞开,让一个人的灵魂提升。教育不是市场买卖。
    人有自由意志,人有欲望,人性中有堕落的种子,与人相处、治理国家都要基于对人性如实的估计。学坏容易,学好三年。这就是人。但人还有救,不是靠以暴力和恐怖为特征的集中营,而是靠引导、教育、熏陶、启迪。强扭的瓜不甜。教育是一生的过程,它涉及的是人的灵魂的无限提升,是人对知识、对正义的爱的体现。现代自由社会仍然有教育,但现代自由教育坚持尊重人,爱人,并且相信,假以时日,人会有变化。可能变得好些,当然也可能更堕落。但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别人可以规劝,却无权干涉。对于未成年人,社会、父母、学校则要致力于创造良好环境。
    对于所谓的“网瘾”一词,也要多个角度去看。一扇门关了,会有另一扇门打开。上网暂时耽误学业,还不至于要把人送到封闭的集中营里去。对国家来说,上网总比加入黑社会好,网瘾起码比毒瘾好。大数学家陈景润爱数学,迷数字,在现代心理学家眼里他的行为就是成瘾行为。但人们却不说要电击陈景润,让他不要那么迷数学。上网通宵这样的事情,年轻人很多都会体验过,就算一个时期沉迷于此,也不必太悲观。
    极权主义教育的理念是培养全新的人。但其实,旧人充斥的世界中无法培养出新人,于是,只有让他们与世隔绝,关起来。开放社会需要有新的教育理念。首先,在某些方面,我们必须降低教育的目标,比如学雷锋,就不适宜提倡,雷锋不是传统的道德楷模,他是60年代的精神代表,是极权主义斗士的标兵,如果孔子在世也不会喜欢雷锋这样的人。雷锋完全缺乏个体意识,完全忘我,一心想着他人,缺乏竞争意识,一味礼让。按雷锋的风格,大学毕业生是找不到工作的,因为一有工作机会他就让给那些待业的同学了!雷锋是宣传机器造就出的神,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在现代社会,教育孩子旅行坐车看好自己的物品比帮别人提包更有必要,雷锋要是生活在现代,说不定也是天天聊QQ。前些天,居委会发通知,号召居民做义工,义务劳动,这让我想起列宁讲的星期六义务劳动,难道中国又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我说,义工不如公义。如果一个社会基本制度不公正,大的道义没有,叫人做义工就是奢侈品,是作秀。
    同时,我们还要意识到,现代社会教育并无唯一的目标,人各有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没有最好,只有合适。极权教育没有造就大科学家、思想家、大师,一个基本事实是,我国的大科学家、大师都是解放前培养的。极权主义理念教育不仅培养不了大师,还会扼杀了社会的天才,鼓励学术造假,造成教育资源浪费,其很多做法甚至不及中国古代的科举。
    今天,我国青少年学生不仅要过早就被迫接受不无文化殖民主义色彩的英语教育,还要接受知识含量极低、旨在进行意识形态灌输的“思想政治”教育,不仅浪费了资源,更腐蚀了民族新生的力量。某种意义上讲,颇受争议的绿坝事件仍然是极权教育旧理念的体现。一些人以为是部门利益,但其实,这些部门要搞钱,不必通过此种手段挣这几个小钱。问题还是在于我们对于教育人缺乏与改革开放相一致的现代理念。有些人想当然地以为可以在享受市场经济造就的财富的同时保持自己依赖强权获得的地位,保持高调的道德理想,但问题是,现代社会的本质是理性化、世俗化。自从改革开放之后,人们就要准备学会和低俗、色情共处,重新回归人性。西方著名画作“自由引导人民”,中间那位高举自由大旗的乃是袒胸露乳的妓女。记得我在北大读书时,北大教授钟哲民说:打天下靠红色娘子军;治天下,靠黄色娘子军。
     一位教马列的教授对学生说,听我的课觉得枯燥、头大、觉得是说胡话、假话、套话、空话,他说那就对了,因为他就是要培养你的忍耐力,他说,你们将来到了机关,就是要习惯讲这些东西、听这些东西、学这些东西。思想政治教育最后教成了官腔、假话,养成了听胡话不难受、还很享受、并且自己会讲的习惯,这就是当今中国思想政治教育课的可悲之处所在。而这些人恰恰是未来从政的后备军、接班人。缺乏基本人性关怀、现代政治常识和公民观念的思想政治教育,最终是制造了恬不知耻的政客和惟命是从的愚民。
    处理戒网瘾学校事小,振兴国家教育事大。现代集中营折射当下教育的危机、社会的危机、精神的危机。近年来,心理医生、心理专家有代替过去的经济学家、社会学家走红的趋势,昭示社会问题已经病入内里,精神秩序面临崩溃的威胁。
    时代呼唤大政治改革家!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