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09 次 更新时间: 2009-10-21 09:13:50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祚来:国家话语战略要不要转型?
·吴祚来

    中国改革三十年,我们并没的深刻反思我们的国家话语转型问题,政治与经济层面都在转型过程之中,但我们的政治话语,有多少没有实现转型,或完全没有转型?
    譬如,我们过去的工人农民的劳动,被视为向国家做贡献,并没有纳税人概念,现在呢,我们通过纳税,来体现纳税人对国家的义务,也同时也体现一个公民的责任,责任与权力相关联,这样公民的权力意识随之而生,行政体系不再是政治意志下的“为人民服务”,而是纳税人通过交纳税费,来向政府“购买服务”,公民社会的主体性因此确立起来了。
    人民在过去的时代里,是一个政治性的具有精神价值的概念,它既是权力意志的体现,也是“人民”的精神需要,但人民获得精神的荣誉之后,分享不到物质利益的成果时,人民就成为一个虚拟概念,也成为一个概念化的存在。人民与具体的人没有关联了,人民这样概念产生异化,与具体的利益相关,譬如土地权益,譬如工作权益,譬如福利权益等等,当改革开放将土地承包给农民的时候,当城市市民可以自行注册个体公司的时候,我们说,人民获得了具体的权益,这种具体权益,关系着他们的生存与发展,快乐与幸福。而这种转变,其实质是人民向公民的转变,国家通过维护与保障公民权利,来获得自己的合法性,国家不再高举人民的旗帜,一厢情愿地为人民服务,而是倾听民间,顺从民心,科学决策,通过发展使公民社会获得进步。
    当依法治国成为国家话语的时候,我们应该清楚,它是对人治时代的一种否定,法律追求的是公平与正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的权力与利益都要服从法律,不得逾越。一旦有人的权力越过了法律,那么所有的法律条文都会成为一纸空文,法制社会也就破产了。由此可以看见,依法治国,作为国家话语,它就是最大的“政治”,因为它体现的是公平正义这样的价值追求,价值追求永远高于利益追求,国家的利益、政党的利益、团体与个体的利益,都不能高过人类的公共价值。
    恩格斯说,一个民族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理论思维使一个国家、一个政党能够对社会获得理性的认知,并获得理论的至高点,没有理论的至高点,就会陷于具体事务,纠缠于现实利益,而忘记了崇高的价值追求。我们回顾一下改革开放的成功,首先是应对两个凡是错误思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勿庸置疑的理论话语就击破了二个凡是主张,改革因此扬帆起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市场经济的确立,也是一句“社会主义也可以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独有的东西,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可以引进市场竞争机制,中国的市场经济因此获得巨大发展,并成功而进入世界关贸组织,中国花了三十年时间,认识了市场经济的价值,并基本实现的经济领域里的转型,中国的环境、人力资源、社会道德都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这是市场经济的代价,如何控制市场经济这头嗜血怪兽呢?有赖于公民社会的权力崛起,而在主流社会,则有赖于国家主流话语的转型。
    中国社会科学院于建嵘先生在《东方早报》上批评司法部长的讲话,不懂“政治”,北京大学的贺卫方教授批评司法界提出的“三个至上”,这些都反映了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就是高级官员与主流学界正在远离理论话语,而更多的发表“现实意见”,理论话语只从理论逻辑推论,直指社会价值,而“现实意见”,它考虑的是行政部门的利益与解决问题的效率。譬如在三鹿奶粉事件中,律师们只考虑通过法律追究当事人与当地政府的法律责任,为受害者讨回公道,但地方政府祭出“讲政治、讲大局、讲纪律”,要求律师服从地方政府的意愿,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受害的只是平民百姓,而不受影响或尽可能少受影响的是当地公司与当地政府。依法治国这样的大政治与正义的价值追求,就这样被人为地虚置了。党的利益与人民的利益在根本上是一致的,公民利益受害,司法公正受损,国家与执政党的根本利益,就受伤害了。
    所以,伟大政治家唯一的追求,就是价值追求,法律追求没有三个至上,只有一个至上,就是公平正义至上。公平正义至上,就能使人民的利益至上,共产党人信仰的不是神,而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唯一动力:人民。在未来三十年,人民作为政治话语,还应该转型为社会话语,就是“公民”,公民是一个一个具体的纳税人,当政治话语与法律精神指向具体的人的时候,以人为本的国家话语,就得到真正的体现。由谁来关注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人的权益呢,由法律,由法律的执政者律师来担当。所以,尊重律师的主体性,尊重司法的独立性,应该成为国家话语战略转型的起点。
    现在一些官员在不同场合发表观点,让我们看到的是没有理论高度,而只有现实利益的权衡,一些话语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一些话语甚至停留在文革时代,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尊重法治与民主的体制,这是立国之本,就当代中国现实而言,保障人权是最大的政治,依法治国是最大的政治,如果将政治看成本本主义的权力意志,那么,政治就悖离的它的本义,成为异化的政治,成为公民社会异已的力量。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凤凰周刊2009-29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