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0 次 更新时间: 2009-10-24 03:58:43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时寒冰:任志强先生,莫把无知当博学
·时寒冰
标签: CPI 房价

    
    10月22日,曾自称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的任志强先生在其新作《忍无可忍》一文中写道:“CPI中只计算房租的变化,而不是房价的变化。假如一个经济评论人连这种最基本的统计方式都还弄不清楚,还有什么资格去评论经济与CPI的变化呢?”
    
    我去美国访问归来写的美国房价真相,惹恼了任志强先生,但没有想到他气成如此模样,竟然找一个如此浅薄的角度来批我。可怜的任志强先生,真的是把无知当博学了。
    
    CPI中只计算房租而不计算房价,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识。
    
    我此前的文章中,也多次提到这一点。就举近的一篇吧,以任志强先生的知识结构,相信读懂这一点并不费事。
    
    2009年8月31日,我写的《农产品上涨发出明确信号》一文中明确指出:“但在我国,房价上涨对通胀的巨大推动作用被掩盖了:其一,居住类价格在我国CPI权重中的占比只有13.6%,远低于食品类价格占比,也远低于世界发达国家居住类价格在CPI权重中的占比。其二,计入CPI的主要是房租而非房价,尽管我国不少地方的房价,在经过暴涨后已经超过2007年的水平,但房屋租金却是在下降的。”
    
    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我的时候,我回答得非常具体。我认为,由于房价不计入CPI,通货膨胀现状实际上被掩盖了。央视播出的时候,把房价不计入CPI这样的常识性表述都删除了,因为记者相信这个常识人人都知道,但他们没有想到任志强先生会以为除了他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并因此欣喜若狂地拿出来满大街吆喝着忽悠人。
    
    任志强在博文中强调“公布的数据中CPI同比下降了1.1%,而七十个大中城市的房价销售价格同比仅上涨了0.1%”,我相信任先生懂得“同比”与“环比”的基本概念,同样也知道现在的房价比起2008年10月份的房价,已经大幅上涨,一些城市甚至已经超过2007年高点的事实。同样也知道房价连续环比上涨意味着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拼命拿一个严重失真的CPI来粉饰通货膨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相信任志强先生在忽悠我的同时,连他自己都会对这个CPI嗤之以鼻。
    
    但是,明知道房价不计入CPI的任志强先生,却说《用CPI来衡量 房价并没有上涨》,奇人啊!房价不计入CPI,CPI又怎能反映出房价的上涨呢?但是,任志强先生这种说法,却制造出了房价并未上涨这一错觉,精巧之至。
    
    可惜,公众都不是傻子。我常常会感慨:如果任志强先生把他的这种乾坤大挪移的绝技用到建造房屋上面,说不定能彻底攻克北京的“大裤衩”荒废难题,使得那个傻傻蹲着的建筑物,生动地拉出一堆屎来。当然,专利权归任志强先生所有,我相信公众不会提出任何异议。
    
    我需要给任志强先生多讲一点,怕他再以为我不知道而弄出另一篇忍无可忍的文章出来。
    
    房价在如此上涨的情况下,如果说还对物价没有任何影响,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虽然房价不计入CPI,但是,物价的变化是系统的。经济学中的比价复归原理,就是对这一现象的阐述。有关房价对物价的影响,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先生有过精彩表述,他认为:房地产的高通胀是通货膨胀的总根子,也可以说是通货膨胀的“牵引机”和“助推器”……整治房地产的高价是解决通货膨胀的关键。
    
    那么,房价跟通货膨胀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我不难为任志强先生,笔者不怕讲得深了任先生难以理解,而怕他因为“忍无可忍”气坏了身子——这可是中国地产界的一个亮丽的符号,具有重要文物价值。
    
    当然,我也不想为此多耗费自己的时间,幸亏我此前比较勤奋,对这个问题早已经多次阐述,今天把2008年3月5日写的《控制通货膨胀必须压低房价》中的部分观点摘录如下,请任志强先生指正:
    
    房价与CPI之间的关系是容易被忽略的。这是由两个错觉导致的:
      
    其一,从表面上来看,居住类价格在我国CPI权重中的占比并不高,只占13.6%,远低于食品类价格占比。而在世界发达国家,居住类价格所占CPI权重很少有低于30%的。因此,许多人认为居住类价格对我国CPI的影响不仅有限,而且不够敏感。其二,计入CPI的主要是房租而非房价。在我国CPI居住类价格中,包含有建房及装修材料价格、租房价格和水、电、燃料价格。近年来,我国不少地方的房价持续上涨,典型的如深圳市,去年仅上半年房价涨幅就超过了50%。但在房价快速上涨的同时,房租却未同步上涨,反映到CPI上,居住类价格对CPI的影响是比较有限的。
      
    但是,房价与CPI的内在联系却是非常大的,这源于一个重要的经济学原理,即比价复归。所谓比价复归就是具有比价关系的不同商品的价格先后发生同方向、同幅度的变化,使比价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复原。各种商品之间的价值比例是商品比价关系的基础,但由于商品价格偏离价值的程度不同,比价复归所引发的结果也不相同。
      
    比价复归大致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行政力量主导下的比价复归,比如,由国家定价的商品,政府一般要根据商品的价值和商品的供求关系来确定比价。一种是市场力量主导的比价复归,这是一种隐性的但非常强大的力量。各种商品的价值之间的比例关系是商品比价关系的基础,因为商品的价格背离其价值的幅度是有一定客观限度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房价与CPI的关系。
      
    最近十年来,房价持续上涨,全国不少地方的房价都翻了至少两倍以上,而在这中间,粮食价格基本上保持平稳,有几年的粮价甚至呈现下跌趋势,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严重受挫。房价与生产资料的价差越来越大,在内在回归力量作用下,房价与生产资料之间首先要实现比价复归,随即,在房价大涨数年后,农业生产资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农业生产资料与粮价之间、房价与粮价之间的比价复归,最终引发了此轮粮食价格的井喷效应。
      
    需要说明的是,在粮价与房价实现比价复归的过程中,既有行政力量的促使,也有市场力量的推动。国家先后采取了多种措施抑制房价过快上涨,但多次被既得利益集团利用住房市场供应与信息的垄断优势予以化解。同时,国家对农业的扶持力量加大,但这部分扶持性政策被农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因素给化解。这实际上意味着,由行政力量所主导的比价复归未达到效果,随之,市场的力量在被压抑多年后突然释放出来,粮价大幅上涨。
      
    需要强调的是,粮价的报复性上涨与房价还有另外一种直接联系。房价上涨的根源在于地价上涨,我们知道,近年来,地价的涨幅远远超过了房价,地价上涨在直接带动房价上涨的同时,在土地上种植的农产品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同时,由于地价上涨过快,地方政府出让土地以增加财政收入的动力变得非常强烈,大量土地被用于建造商品房,导致城镇土地快速减少。在这一过程中,一些可耕地也被部分用于建造商品房,这直接导致农作物种植面积的缩减,这同样成为推动粮价上涨的动能。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国粮食产量连续四年丰收,这一推动粮价上涨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被化解,但一旦遇到自然灾害导致粮食减产,它就可能与此前可耕地减少的因素形成合力,共同推动粮价上涨,这一点尤其值得警惕。
      
    正是由于比价复归原理及以上因素,笔者早在2005年就撰文指出,如果房价持续暴涨势头得不到控制,粮价一定会有一个井喷过程,而且,一旦粮价步入上涨轨道,短时间内难以大幅回转。
      
    比价复归并不仅仅局限于房价与粮价之间,住房建设与五十多个行业密切相关,比价复归也存在于房价与钢筋、水泥等行业之间,在房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同样会拉动这些商品价格的报复性上涨。从而,加大我国抑制通胀的难度。
      
    最近一段时间,一些地方的房价刚开始出现拐点迹象,就有一些官员和学者站出来强调防止房价大幅下跌,这种试图人为终止房价调整的做法,不仅与中央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相违背,也容易使我们再次错过促使房价理性回归、减小通胀压力的机会。
      
    房价连续十年的快速上涨,吸引大量资金介入其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食利阶层”,他们屡屡在房市调控中设置障碍。但是,应该认识到,房价的过快上涨不仅拉动了粮价等众多商品的价格上涨,加大了通胀压力,由于房价远远高出民众的收入水平,正在制造出越来越严重的民生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坚定执行国家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促使房价的理性回归,都是非常必要而迫切的。只有房价理性回调,将CPI控制在一定区间内的目标才有希望达到。
    
    
    补充:
    
    晚上回来,再读《忍无可忍》一文,发现这篇文章也显露出任志强先生天真烂漫的一面。
    
    任志强在开头就强调:“我与时寒冰相识之前就为观点的不同有过一些争论,后来在不同的电视采访录制中曾相遇过。当我知道其对经济与市场的不求甚解的学风和态度时,就不再想与其对话和讨论了。随后虽有多家电视台曾多次邀请我参加讨论,但凡得知有其参加时,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今天才知道,我的不博学对博学的任志强先生造成的心灵创伤竟然如此之深!但这委实有点奇怪,谁都知道,任志强是喜欢以胜利者自居的,如果能够轻松地以自己的博学击败什么都不懂的时寒冰,美美地享受如同高房价暴利般的快感,将高房价有理、暴利有理的逻辑宣扬成一种类似奥姆真理教那样的著名宗教,何以“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这种天赐的良机?
    
    我没有想到,头上已现白发的任志强先生,还如此孩子气,真的好孩子气哦,竟然用这种可爱的方式说实话,以至于让人不由地心生悲悯之心,甚至产生出想慈祥地抚摸他脑袋瓜的念头来。
    
    值得一提的是,任志强强调“后来在不同的电视采访录制中曾相遇过”,这严重失实。我们只在上海一家电视台面对面碰过面,任志强先生所谓“不同的电视采访录制中”相遇,遇到的难道是我的影子不成?即使单相思的少女或者少男,也不会犯下如此严重的目视错误啊。草木皆兵了,任老先生!如果用这种眼光盖房子,误差实在有点可怕。
    
    天不早了,任志强先生,洗洗睡吧!
    
    
    
    附录:任志强先生原文:
    忍无可忍
    任志强
    
    我与时寒冰相识之前就为观点的不同有过一些争论,后来在不同的电视采访录制中曾相遇过。当我知道其对经济与市场的不求甚解的学风和态度时,就不再想与其对话和讨论了。随后虽有多家电视台曾多次邀请我参加讨论,但凡得知有其参加时,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如果连基本知识都不能达到共识,又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平台上去讨论呢?这已不只是对牛弹琴的蠢事了,而是用严肃的话题娱乐民众和忽悠民众的荒谬了。
    
    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今早在评论国家统计局将发表三季度主要数据指标前有一段时寒冰的采访,其的重要观点是房价对CPI的主要影响,在关心房价的上涨必然的推动CPI的上涨。
    
    遗憾的是国家统计局已多次解释过CPI中并不含房价因素,不管房价是上涨还是下跌都与CPI的直接统计与计算无关。CPI中只计算房租的变化,而不是房价的变化。假如一个经济评论人连这种最基本的统计方式都还弄不清楚,还有什么资格去评论经济与CPI的变化呢?
    
    更加遗憾的是统计局今天公布的数据中CPI同比下降了1.1%,而七十个大中城市的房价销售价格同比仅上涨了0.1%。
    
    前几天公布的房价上涨数字,9月份当月为2.8%,环比上涨为0.7%。不管是从当月的情况看,还是从1—9月份的情况看,都远没有出现2003年、2005年、2007年的房价剧烈波动和上涨的情况。
    
    几乎所有人都在高喊房价的暴涨,但为什么统计数据并不支持这种房价高涨的呼声呢?因为中国太大了,大多数评论人都是以自己所熟悉的城市中的情况以一概全。但一个城市中的情况并不能代表普遍的中国的市场情况,尤其是一二线城市与三四线城市之间的差别巨大。一线城市的情况也各有不同,这里包括了购买力来源、土地资源、供求关系、公共配套服务、交通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人们不可能自行搜集数据了解全部的信息,那就只好相信统计局的数据了。而统计局的数据明确的告诉了全世界人民,中国的房地产并未出现资产价格的暴涨和泡沫,同样也没有影响CPI的暴涨和通胀。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将房价列入CPI统计之中,并以房价高涨的预期威胁CPI的上涨和必然引发通胀的评论,这就像纸糊的房子一样,当人们清楚的知道房价与CPI的波动没有任何关系时,这种纸糊的房子也就像被水淹了一样必然的垮塌了。
    
    时寒冰最好在上电视之前先补习一下有关CPI统计的基础知识,不要在全国人民面前显示自己的“无知”。
    
    
    来源:时寒冰搜狐博客
    


■ 本文责编: lit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时寒冰搜狐博客,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