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79 次 更新时间: 2009-10-28 05:02:14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祚来:县委书记捡垃圾不如关心环卫工
·吴祚来

    上任3年零3个月来,只要祁玉江在志丹县,他几乎每晚都去捡垃圾,他的这一举动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经过全县人3年多努力,志丹县城从市级文明县城,到省级文明县城、卫生县城,再到全国文明县城、国家卫生县城,三年三大步,一气呵成。(据《华商报》)
    在我们印象中,县委书记一般是主抓全县宏观规划,不会管具体的县政事务。,当媒体盛赞其可贵的勤政精神之时,更多的网友却对其行为提出质疑:书记捡垃圾三年,只是证明书记领导下的县长工作没有到位,或者说,没有效率。
    城市卫生的具体责任人是谁:环卫工人。提起环卫工人,我们会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北京环卫工人时传祥,他“一人脏来换取万人净”的精神,使他成为共和国的劳动模范,国家主席与总理在人民大会堂都向他敬过酒。而他的故乡山东,还为他设立了一个纪念馆。我想知道志丹县的环卫工人相关情况,譬如工资与待遇,或者县委书记对环卫工人的关怀,可惜,与之相关的资料都没有。在了解环卫工人工资相关信息时,我意外发现,发达地区的环卫工人工资每月一般不到2000元,内地则不到1000元,西北地区一些县城可能月工资五百元左右。而经济危机时却罢工的加拿大多伦多的环卫工人工资却比其它工人工资多百分之三十六,而且还要年年增长,与中国环卫工人工资形成巨大反差。
    志丹县的经验是什么呢?他们为创建卫生城出台专门文件,县级领导包抓环境卫生整治,“四自一包两禁止”责任全部得到落实,部门、单位、保洁员夯实了工作责任,实行24小时保洁制。在所有措施中,我们没有发现一则与提高环卫工人工资相关,只有层层落实的责任,而没有直接对环卫工人的福利关怀。志丹县是陕北石油资源大县,他们甚至动用自己财力,重新建设出一个新的县城。关心环境卫生的县委书记,只是关心城市“卫生”,并没有将关怀落实到“人”的身上,无疑这对国家级卫生城是某种反讽。
    海南省保亭县也是全国卫生县,今年《海南日报》(8月9日)的一则与之相关的报道并没有将笔墨放在县委书记捡垃圾上,而是两任县委书记如何关心与褒扬环卫工人, 曾任该县书记的李永喜说:“环卫工人多数是四五十岁的女工,她们上有老下有小,工作非常辛苦。而保亭城市环卫的清扫模式是‘一扫全保’,环卫工人真的很了不起,她们值得记者大书一笔。”45岁的李玉娟已当了10年的环卫工人了,“虽然 工作很辛苦,从没想过要离开。感觉环卫站就是一个大家庭,有感情,舍不得走。”环卫工人李玉娟说,10年里,她的工资提高很快,刚进入环卫队伍时,每月工资300 元,而现在她每月领到手的工资就有1500元,还有400元的绩效工资,还有年终奖,节假日还有奖金。县委各级班子经常看望慰问环卫工人,甚至县委领导与他们一起吃年夜饭,每人发送一个五百元的红包,当国家级卫生城荣誉获得之时,县委县政府号召全县人民学习环卫工人精神,而环卫站长更是选为省人大代表,并为环卫工人安排了三十套廉租房。
    同样是为了创建全国卫生县城,一个功夫做在文件规章上,通过行政压力,层层施压,使城市变得干净整洁,而另一个县城,则将功夫做在对人的关怀上,城市获得文明卫生,而环卫工人们不仅获得了荣誉与快乐,还获得了相应的经济收益。
    借着书记捡垃圾创建全国卫生城,让我们一起来关心全国城市与县镇里的环卫工人生存状况吧,他们每天面对的不仅是垃圾与污染,还有不尊重的眼神与态度,以及政府为创建卫生文明城而施加的压力,无论我们的城市是不是卫生城,在秋风落叶之际,寒冷的冬际也在不远处,那些起早贪黑为城市清扫的人们,城市大街小巷里忙碌着他们的身影,让我们向他们行一次发自内心的注目礼。
    


■ 本文责编: zhangchao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