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35 次 更新时间: 2009-10-29 01:51:58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张鸣:钓鱼执法背后的古老顽疾
·张鸣
标签: 钓鱼执法

    上海闵行和浦东区交通执法部门的钓鱼执法引起了公愤。所以,原本就非常简单的违法性执法,真相大白。后果是,有关部门道了歉,一大堆曾经被钓过的鱼,一起奔过来,要讨一个说法。跟众多被钓的鱼对应的是,这些部门每年上亿元针对黑车的罚款收入,现在看来,里面肯定有不少不是黑车的冤枉钱。
    说起来,上海交通执法部门的钓鱼执法,起因是为了查黑车。查黑车尝到了甜头,查过了头,就找来钩子,诱良为盗,或者逼良为盗,结果惹出事来。黑车哪儿都有。中国的城市里,绝大部分黑车的存在跟出租车专营有关。凡是想干出租车这行的人,非得进政府特许的专营公司,接受一头牛身上扒N张皮的盘剥。同时,这些专营公司得以提高打的费用,形成标准的中国式垄断,以行政力量阻止所有竞争者入场,维持高价、低质、高额利润。因此,所谓的黑车,就是没有拉客许可的车辆自行拉客运营。他们这样做,委实是一种无奈,如果政府能放开出租车营运许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我相信都会变成正规而且守法的出租车经营者。
    事实上,黑车是我们特别的专营制度逼出来的,只要这种制度还存在,黑车就打不绝。一个行政垄断的扭曲市场外面,肯定会存在一个与之竞争的黑市市场。不过,原来我以为打击黑车,获利者只有出租车专营公司,有关部门又不是这些公司养的,有什么理由为他们的垄断利益卖命?现在发现我错了。打黑车的罚款,本身就可以变成一种强大的动力,只要有关部门给交通执法者一点特殊的政策,比如多少比例的罚款返回,比如允许罚款自收自支,这些执法者就会以百倍的努力,千倍的疯狂去做这件事。抓不到黑车了,就钓鱼,平白制造出黑车来。如果此番上海高层没有出头制止,那么可以预料,这样的钓鱼执法会更加恶性地拓展,到什么程度,没人可以说得清。现在我理解了,为什么在清朝,朝廷有时候会特意规定,官府里的衙役不许随便下乡。衙役们下了乡,没事也会有事,没事找出事来,凭着来自官府的身份,从原本安分过日子的百姓身上榨出银子来。据清朝的笔记,这些衙役的做法之一就是钓鱼。
    就这样,垄断的出租车专营公司,跟交通执法部门形成了狼和狈的紧密关系。联起手来,合作愉快。黑车的确可以得到遏制,但如此执法的结果,肯定会把不黑的车也拖进来,不知最终会走到哪里,使得原本就公信力下降的政府更加丧失民心。从嘴上提倡的服务型政府,变成牟利型政府。
    政府自我服务,自我借权牟利,是当今社会的一个痼疾。不仅常设机构会这样,有的时候,原本为了兴一事而设置的机构,时间一长,对所兴之事不仅没有帮助,反而成了自生自养的体制怪胎,对原本该兴之事,反而有害。自古以来,只要政府或者权力人员染上这种借权牟利的毛病,就很难革除。上海是当今中国窗口式的国际化大都市,然而,在这样的窗口城市,居然出现清朝当年衙役的钓鱼执法,自我牟利的现象,的确让人失望,政府自身的现代化,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本文责编: linguanbao
□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南方都市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