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8 次 更新时间: 2009-11-02 00:19:59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谭中:中印关系亟待高智商解决
·谭中
标签: 中印关系

    10月20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新闻评论认为中印之间展开了“嘴唇恶战”(vituperative war of words)以及“外交针刺”(diplomatic barbs)差不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10月24日早上,在泰国华欣出席亚细安系列峰会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印度总理曼莫汉星挤出时间举行了近一小 时的会谈,这是温家宝主动要求的。
    年已古稀、印度着名政界“中国通”斯瓦密(Subramanian Swamy)说,从2007年起,印度某些人就发出一种歇斯底里的论调认为中印之间将有战争,“更确切地说是:中国正在计划进攻印度”。他说,印度人不应 “昏头昏脑地想象中国对我们心存恶意”,也不要“麻痹大意地低估中国对我们的伤害力量”。他对中印关系一直乐观,现在看到形势发展严重,都把话说到这种程 度上了。
    
    边界纠纷影响两国关系
    
    针对这种形势,中国驻印大使张炎曾经竭尽全力宣传两国关系发展良好。他更在《印度教徒报》上发表《中印友好之势不可逆转》文章,希望中印两国“更多把精力放在经济合作上,而不是无休止地打边境争端的‘口水战’”,“寻求双赢的机会,而不是‘零和游戏’。”
    两位国总理会谈气氛融洽。印度媒体说,中方并没有提出阿鲁纳恰尔及达赖去访的问题,但同意争取缩小中印贸易的顺差额。中国媒体说,双方同意在边境纠纷上 “继续通过坦诚对话,逐步缩小分歧,最终达成公平合理和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辛格总理认为“谈得很好”,有益于增进两国互信。
    前 任印度驻华大使、现任外交秘书拉奥琪(Nirupama Rao)在两国总理会谈前夕说出两国关系变得“复杂”。这位多年诚心致力于两国亲善、笑容可掬、谈吐温柔的女诗人、外交官所用的“complex”(复 杂)形容词间接证明两国之间的疙瘩相当严重,她还说:“已经有好几年了”。
    当前中印关系可以这样来形容:“有意栽花花怒放,无心除蔓蔓 缠身”。在“有意”发展方面,两国经贸往来呈突飞猛进之势,从2000到2009年双边贸易增长了30倍,明年可能突破600亿美元。两国在G20、“金 砖四国”、最近亚细安10+6峰会等国际场合来往都十分融洽。10月21日还签署了环保合作协议。
    可是在“无心”的方面,让边界纠纷像 万里长城那样摆在喜马拉雅山脊上拖了半个多世纪不去解决,再加两国国防力量不断膨胀,加强边境防卫与管理都会增加军事方面的活动而又牵涉政治问题,八十年 代印度新设的阿鲁纳恰尔邦越来越变成中印外交来往的一根刺,成为引人注目的麻烦根源。
    
    当前两国舆论的敌对
    
    今年6月印度空军一架AN-32型运输机在阿鲁纳恰尔坠毁,机长及12名军人(包括空军中校及少校各两名、上尉一名)丧命,有两种传言,一是被印度毛派武装或东北独立势力用火箭击落,另一是遭中国空军或地面部队击落。这种事件的发生当然会在印度舆论中制造出不安情绪。
    两国总理会谈、握手亲善只能治标,要根本使中印关系改善必须做到三点:肯定两国特殊的兄弟情谊、早日解决边界纠纷、加强民间交往,增进相互了解。孔子名 言“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如果中印两国政府都积极努力、使两国之间从上到下有一种友好气氛,就不会出现当前这种敌对的舆论,应该立刻 改变过去一段时间内听任舆论自流的政策。
    已故中国学兼印度学大师季羡林说:中印睦邻关系是“天造地设”。季老生前是“国宝”、领导人无 限珍贵,现在更应该继承并发扬他这一精辟理论。印度大文豪泰戈尔生前也希望把中印两国“爱心”与“朝圣精神”建立起来的“通道”(path)重新恢复,在 两个伟大文明之间开辟新天地。
    凡是高智商的人都看得清楚:中印边界纠纷是“旧世界”(英殖民主义加旧中国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传统)埋 在21世纪“龙象共舞”舞台下的一颗定时炸弹,是19世纪“地缘政治范式”的病毒使得当今两个返老还童的文明古国无法继续像过去那样亲如手足。讽刺的是: 那“地缘政治范式” 的始祖欧洲已经全力以赴地改造所谓“民族国家”你争我夺、你死我活的相互竞争关系而突破国界;全世界都朝“地缘文明范式”方向发展,世界文明历史最悠久的 中、印两国反而陷入“地缘政治范式”泥坑。
    
    应成为神话中的“金地”
    
    从现实的眼光来看,中国的西南和印度的东北与西北都有 少数民族问题,政治上有不稳定性,引起人们对国土完整、安全的担待,这是自然而正常的。加强这一薄弱环节的最明智的办法就是掀起“Chindia”(中印 大同)的“风”,动员占人类40%的人口带头来开展绿色发展,在21世纪把欧亚大陆整个东端变成和平、繁荣、吉祥、欢乐的“极乐世界”,实现古印度神话 “suvarnabhumi”(金地)的理想。把这股文明“风”刮起来以后,这一地区所有不同利益、不同文化、不同种族的“草”都会“偃”向统一方向与目 标,“藏独”、“疆独”以及印度各种分裂主义运动都会自然而然地消逝。
    “君子之德风”,这股“风”只能是由高智商、高文明、高理想的知 识精英以及英明的政府领导人大力提倡才刮得起来的。从中印两国的政治现实来看,印度上层思想多元、见仁见智,联合政府内部难以斩钉截铁般行动一致,再加反 对党势力为反对而反对成为天经地义,目前又没有像尼赫鲁那样鹤立鸡群、具有压倒威信的政治领袖,刮不起五十年代的“Hindi-Chini Bhai Bhai”(印度中国是兄弟)之风。那就只能靠中国方面采取主动了。
    当此夜长梦多,“不采取行动付出的代价最昂贵”,这句奥巴马的名言正应在中国处理中印关系的决策上。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