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89 次 更新时间: 2011-07-04 14:32:24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吴思:新民主主义在当代的问题与出路
·吴思
标签: 新民主主义

张木生所著《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内容很丰富,提出了很多重要问题,这里只讨论新民主主义问题。作者把新民主主义看作解决当代中国问题的总体方案,对此,我有赞成之处,也有不同看法。

在许多革命老前辈看来,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就实行了新民主主义政策——在共产党领导下,保护私有财产,发展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当前如果更完整地推行这套政策,无论是经济体制改革,还是政治体制改革,都能更进一步。

尽管新民主主义政策有许多好处,我还是要说,支撑政策的理论存在重大问题。要在理论上说服人,在实践上避免再次夭折,必须解决理论自身的问题。

对于新民主主义理论存在的问题,据我所知,朱厚泽先生曾提出三条。

第一,时代判断有问题。新民主主义理论认为,20世纪是资本主义走向没落、社会主义走向胜利的时代,资本主义不能克服的自身危机,只能靠无产阶级革命解决问题。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实践检验,这个判断对吗?

第二,无产阶级掌握领导权的依据有问题。无产阶级是领导阶级,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自己的理论分析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对不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就不是无产阶级出身,影响当代世界的科技革命或信息革命也不是无产阶级搞的。

第三,新民主主义的前景有问题。按照当初的设想和判断,新民主主义必然要走向社会主义,可是,从“三大改造”到人民公社和大跃进,最后到“文化大革命”,这样的社会主义能不能搞?

我认为,除了上述三条之外,新民主主义还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对中国社会性质的判断有问题。

《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发表,对中国社会性质的判断是:周秦以后是封建社会,当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抗战胜利后,中国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平等条约也废除了,半殖民地的帽子似乎可以摘掉。那么,中国是半封建社会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任务是反封建吗?

现在,包括张木生在内,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秦汉以来的中国社会不是封建主义社会。秦始皇废除封建、设立郡县,封建贵族已经退居二线,不能主导或“主义”了。

那么,中国到底是什么社会呢?众说纷纭。最贴切的,我认为是李慎之先生所说的皇权专制主义。但这个说法也有问题。秦汉之后,在第一线“主义”的,当家做主、立法定规的,除皇帝外,还有各级衙门和大小官吏。他们各有各的地盘。皇帝有王法,各级衙门有部门法规、地方法规和“土政策”,官吏个人也能倚仗他们代理的皇权建立潜规则。能否找到一个概念,把上述主体都包含在内?古汉语有一个概念:官家,既指皇帝,也指衙门,还是对官员个人的尊称。正是这个以皇帝为首领的官家集团,在中国社会中处于支配地位。因此,“官家主义”是对秦汉以来中国社会更确切的命名。根据基础的变化,官家主义也有不同的阶段或次级分类,例如小农官家主义、地主官家主义或资本官家主义。

对社会性质的判断出现调整,革命任务也要做相应的调整。民主革命的任务,无论新旧,主要是把君主或官主改为民主。如果仅仅以官主代替君主,仅仅在官家集团之间转移权力,只能算改朝换代。

第二个问题,对权力的制约不足,这是新民主主义理论及其实践的重大缺陷。

在理论上,新民主主义既肯定民主,又肯定无产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这两个主人不会出现矛盾吗?新民主主义理论认为,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是一致的。

在建国初期的新民主主义实践中,我们看到,两者未必一致。刘少奇的秘书姚力文先生认为,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的坚定信仰,通过党内高层运作,取代了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进而背离了共同纲领,违背农民意愿搞起了合作化。姚先生的看法是,在党的信仰和人民意愿出现矛盾的时候,信仰本位压倒了人民本位。在最高领袖面前,无论是党、政府、政协、人大,还是党章和宪法,都缺乏抗衡能力。新民主主义因此夭折。

在改革开放后的新民主主义实践中,同样出现了对权力制约不足的问题,因此导致权钱交易,腐败蔓延。这样的社会,许多学者称之为“权贵资本主义”。我认为,这个社会仍然由官家即权贵主导,而不是资本主导,所以应该叫“资本官家主义”。这种社会并不是新民主主义理论所期待的。如此发展下去,个人或小集团的既得利益压倒工农和小资产阶级的意愿,新民主主义还可能再次夭折。

问题说了五条之多,如何解决呢?至少有进退两个办法。

后退一步,可以把新民主主义的“新”字去掉,回归民主主义。当今世界,这方面的理论和实践经验非常丰富,但考虑到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可行性不强,这里不深入讨论。

前进一步,可以在新民主主义之前再加一个“新”字,成为“新新民主主义”,即新民主主义的升级版,2.0版。简称仍是新民主主义,内容方面,通过否定之否定,可以生成一个新东西。

新民主主义前进一步,首先要返本归真。所谓返本,就是退回自己的出发点。《论联合政府》对这个出发点的完整表述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一刻也不脱离群众;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向人民负责和向党的领导机关负责的一致性;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这些出发点有一个原点,即人民利益。一旦发生分歧,党的领导机关的意志,必须服从人民的意志。

所谓归真,就是采取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正视历史事实,尤其是正视自身的问题。如《新民主主义论》开篇所说:“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只有千百万人民的革命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尺度。”正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退一步海阔天空。退到原点之后,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理论发展的空间顿显开阔。

新民主主义的升级版至少有两个要点。

第一,20世纪世界历史的基本事实是:资本主义仍在发展,斯大林式社会主义已经衰亡;无产阶级并非一贯正确,资产阶级也不是一贯错误;历史进步是各阶级共同推动的,不同的社会制度相互取长补短。

因此,在新民主主义社会,所有公民一律平等,任何阶级都没有高人一等的资格。新民主主义的未来,肯定不是斯大林式社会主义,或许如欧美部分国家那样,有较多的社会主义因素,再遥远一些,或许是民主社会主义那样的综合性制度。

第二,20世纪中国历史的基本事实是:在经济领域,越是充分尊重人民的经济自由,保护市场经济,坚持对外开放,中国就越能平稳快速地走向富强。在政治领域,任何权力,越是缺乏制约,就越容易导致灾难。在这两方面,中国都走过弯路。

因此,升级后的理论和实践,应该正视人民意志与党的意志发生分歧的历史事实,明确人民至上的原则,并把这项原则落实到各种政治制度之中。如邓小平所说,人民不是党的工具,党是人民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工具。如毛泽东所说,让人民监督政府,才能走出历代兴亡循环。

总之,真正实现民主,这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使命。至于领导权的来历,套用《新民主主义论》的一句话说,在今日中国,谁能领导人民实现民主政治,谁就能取得人民的信仰,谁就是领导力量。

来源:《中国改革》2011年第7期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