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884 次 更新时间: 2011-12-13 11:47:40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阅读文章
陈志武:人民币跌停警示中国经济内外风险加大
·陈志武
标签: 人民币跌停 经济风险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根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数据,人民币兑美元周五(12月9日)盘中再次跌停,此次为连续第8个交易日触及跌停,连续8天的下跌之势引起了业内对人民币汇率的极大关注,外界对此纷纷做出各种猜测,你能否分析一下人民币连续跌停的原因?
    陈志武:我今天刚看到一个报道,美国彭博社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61%的国际投资者相信,5年内中国将出现银行危机,仅有10%的人认为中国可幸免于难。这个数据比一两年前要上升很多,这必然影响到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的投资需求,由此引发对人民币市场需求的下降,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包括人民币汇率的下降。再加上现在欧盟的不确定性那么大,中国的出口增长一定会受到很大影响,我看到国内的官方机构也讲到,中国2011年贸易顺差可能降低到1400亿美元,这个数字2010年是1800多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下降。按照汇率理论理解,一个货币到底是升值还是贬值,完全就是看你的贸易是出现顺差还是逆差。这种新的趋势说明人民币升值的前景跟以前比,应该是越来越小,越来越弱。一个是出口顺差的趋势在下降,一个是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未来三五年内经济前景的担忧,尤其是对银行危机及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担忧明显上升,使得人民币的需求总体上有下降的趋势。
    南都:在人民币这几年持续升值的大背景下,一个奇怪的现象即人民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情况也一直长期存在。
    陈志武:如果根据实际购买力来算,人民币最近的这些年应该是相对美元在贬值,而不是所谓的升值。不要说过去十年,就是过去一两年,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下降得就很厉害。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跟美元做比较,我1986年到美国读书的时候,在耶鲁的校园周围一般的餐馆六七美元就可以吃一顿午餐。现在我还是在耶鲁周围工作,同样的餐馆同样的东西,现在是七八美元,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美国的普通老百姓而言,过去25年,美元的购买力并没有发生那么大的下降。相比之下,在中国那个时候的一元钱,你可以吃一顿饭或者吃两顿饭都没有问题,今天同样一元钱却连一瓶水都买不到。从中看出来一个现象就是,随着人民币的货币供应量不断上升,使得人民币真实的购买力每年都在快速地下降。按理说,根据购买力来算,人民币最近的这些年应该是相对美元在贬值,而不是升值。
    南都:不仅是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的经济前景担忧,国内的民营企业家也有类似的担忧。今年4月份招商银行联合贝恩资本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对2600位千万富翁的调查显示:近60%的高净值人群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这方面的考虑,而在个人资产超亿元的大陆企业主中,27%已经移民,另有47%正在考虑移民,两者之和,是总数的74%.这种企业主大规模移民现象是否会加剧人民币的贬值预期?
    陈志武:随着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中国私人资本外流情况可能会上升得很快。我在自己的身边关注到这样一个现象,比如我在国内认识的一些朋友,包括一些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他们自己或父母都是国内的民营企业家,这些人在最近一两年里对财产甚至人身的不安全感在大大地提升。某些地方政府官员对民营企业要挟、敲诈,民企老板的人身、财产威胁变为现实,资金外流的压力在加剧,这不仅会构成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是中国经济的内在威胁与隐患。
    南都:那是不是可以说人民币就此步入贬值通道?
    陈志武:从短期内来看,人民币步入贬值通道还是比较难的,这是因为来自于美国和欧盟的政治压力还会继续存在,尤其是美国明年11月举行总统大选,依我在美国参加各种讨论中美关系会议的经验来看,绝大多数美国的政府官员、智囊、学者都自然而然地认为人民币应该升值很多,他们觉得中国目前的贸易顺差,尤其和美国的贸易顺差这么多,主要是因为人民币的汇率被人为地压低,所以给了中国的制造企业很强的竞争优势。我们知道,这并不是实际情况,但有那么多美国政客,以及他们的智囊、学者、企业界人士都这么认为。所以,我认为在明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人民币升值的政治压力不会减少,人民币进入贬值通道的期限在时间上至少还有一年。
    南都:所以人民币过去的升值,并不是市场需求的表现,而是政治压力的结果?
    陈志武:是的。但政治压力只能是短期作用,政治压力不能长期改变市场的实际需求,最终人民币步入贬值通道的事实肯定要发生。
    南都:人民币现在的跌停,或者说将来步入贬值通道,是不是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契机?
    陈志武:一方面,中国政府一直担忧,如果让人民币非常快的国际化,汇率的波动会对中国的实体经济及中国的社会稳定带来冲击。这种担忧是合情合理的。再加上中国以往渐进式改革的经验,这两方面的因素加在一起,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子比前几年有调整,会更加缓和一些。但另一方面,所谓的美元霸权地位让中国政府越来越不满,这种对美元霸权的不满,大大地提升了中国政府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愿望,又会减轻前面提到的对人民币自由流通带来的挑战和冲击的担忧。我们知道,人民币国际化的先决条件就是汇率由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并在资本账户实现自由兑换、自由流通,如果真实现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自由流通,我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人民币汇率会更倾向于贬值,而非升值,这也是对付美国和欧盟政治压力最好的办法。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权衡。
    
    来源: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


■ 本文责编: frank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