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1 次 更新时间: 2017-09-05 17:53:35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毛泽东军事思想 > 阅读文章
孔庆东:重读《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孔庆东
标签: 红色政权

    我推荐关心中国命运的朋友都读一读毛泽东1928年写的文章《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哪怕你为了反对毛泽东,也应该经常读一读。做学问要扎实,不然你就或者极左或者极右。
    1928年10月份,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才一年多,他不是大学教授,但在穷乡僻壤的山沟里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所以可知他后来为什么能成为“毛主席”。我们从开头看一下。
    第一部分,讲的是国内的政治状况:“现在国民党新军阀的统治,依然是城市买办阶级和乡村豪绅阶级的统治,对外投降帝国主义,对内以新军阀代替旧军阀,对工农阶级的经济的剥削和政治的压迫比从前更加厉害。”
    ——大家想想,今天是不是又这个样子?
    “从广东出发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到半路被买办豪绅阶级篡夺了领导权,立即转向反革命路上,全国工农平民以至资产阶级,依然在反革命统治底下,没有得到丝毫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
    ——毛泽东,一个山沟里打游击的、被人看成土匪的人,手下不过千把人,写文章竟能站在宇宙往下看。
    “国民党新军阀蒋桂冯阎四派,在北京天津没有打下以前,有一个对张作霖的临时的团结。北京天津打下以后,这个团结立即解散,变为四派内部激烈斗争的局面,蒋桂两派且在酝酿战争中。中国内部各派军阀的矛盾和斗争,反映着帝国主义各国的矛盾和斗争。故只要各国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状况存在,各派军阀就无论如何不能妥协,所有妥协都是暂时的。今天的暂时的妥协,即酝酿着明天的更大的战争。”
    ——我们大家今天都意识到中国遭受着美国霸权主义的侵略,但可能我们没有更仔细地去分析帝国主义阵营内部、买办内部、各地割据内部的矛盾。毛泽东首先分析了国内的政治状况,然后第二部分他分析了几条原因,并得出了结论为什么中国的红色政权能够存在。
    第一,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第二,红色政权存在的地方是经过民主革命影响的;第三,革命形势的继续向前发展;第四,正式红军的存在;第五,共产党组织的有力量和它的政策不错误。
    毛泽东思想是具有规律性的,一切具有规律性的思想都是可以超越具体时空得到灵活运用的。我们把刚才毛泽东分析的这几条用到今天,看看有没有这种情况,能不能从中获得启发。
    第一条,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
    今天有没有白色政权之间的战争?从世界范围来看,美国国内存在着矛盾,美国和欧盟存在着矛盾,美国欧盟和日本俄罗斯存在着矛盾。从国内来看,今天并没有军阀混战,政治上仍然是共产党解放军的一统天下。但是如果把战争理解得广义一些,不一定是拿枪的战争,不一定是有硝烟的战争,那么我们应该认识到,今天中国的内部其实是有战争的,战争表现为“经济割据”。今天的中央与各省之间,在财政税收上进行着激烈的博弈。各省与中央、各省与各省、各省市县乡与老百姓,都在进行着“经济战争”。因为已经“人自为战”了,已经没有“全国一盘棋”了,每个人都要强调自己的利益,每个小团体、每个村子、每个社区都在强调自己的利益,而自己的利益跟别人的利益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今天走出北京,我们感觉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可能到一些省会、一些二线城市感觉还是,到三线城市还是不是?县乡以下还是吗?中国广大的农村、上百万个村落,还是共产党在领导吗?各个单位里面还有没有共产党的真实领导?每个单位里有书记,有书记是不是就等于有党的领导?书记不贯彻中央精神,而是跟行政长官一起站在权贵集团一方,这是普遍情况。就比如在我们北大的各个院系,那个书记是干什么的,还不是跟院长一起捞钱啊,他难道是贯彻中央精神的吗?各省已经根本没有一盘棋的概念了。比如三峡的问题,谁关心三峡,新疆会关心三峡吗?而新疆的民族问题广东会关心吗?所以说,幸亏还有个党中央。很多人可能对党中央有意见,我也有意见,但是要是没有党中央,情况会如何?
    今天的中国,既不是社会主义的一统天下,也不是资本主义的一统天下,而是一个表面上社会主义实际上乱七八糟主义的、八方割据的天下。很多人还在尖锐地批判共产党“一党专政”,可是在我看来,假如真是一党专政就好了。尽管“一党专政”有问题,我并不赞同“一党专政”,但是今天其实不是“一党专政”,而是“万党专政”。每个村长、每个乡长都是一个党,他就专政了——土豪劣绅专政。
    正是在这种大的、四分五裂的割据情况下,一些左翼网站才能存在,人民群众才能有自己的声音,孔和尚才能到处“乱念经”。假如今天真是“一党专政”,能这样吗?不可能。这“一党专政”不论是白党还是红党,假如今天这些权贵们之间没有矛盾,左翼网站是生存不下来的,无论你多么智慧、多么英勇。
    在这种局面下,该学习怎样的毛泽东思想?他们在井冈山为什么能够生存,怎么建立的罗霄山脉中段的革命根据地?今天的左翼要根据具体情况,除了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之外,还要最多地、最大范围地、临时地与各地的“执政者”乃至资本家合作,相互利用。要学会利用市场经济的杠杆来对付这个社会,要学会运用“议会斗争”的手段来对付这个社会,要学会运用媒体斗争的手法来对付这个社会。
    第二条,红色政权存在的地方是经过民主革命影响的。
    经过大革命、北伐,工人农民曾经起来过,所以红军来了他们喜欢红军。如果是没有经过革命的地方,就不行。毛泽东说:“那些毫未经过民主的政治训练、毫未接受过工农影响的军队,例如阎锡山、张作霖的军队,此时便决然不能分化出可以造成红军的成份来。”
    跟红军打过仗的部队,很多人最后都成了红军,因为他受过民主革命的影响。我们全国都经过了民主革命影响,我们全国都经过了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今天革命思想能够传播发扬的最伟大的基础。当年的红卫兵、红小兵都在,毛泽东思想在,红色经典在,红歌在,革命传统在,革命的经验和教训都在,这是我们今天继续启蒙、创建新中国的基础。当然,当年的很多红卫兵、红小兵都变质了、颓唐了、颓废了、堕落了,甚至叛变了,但那不要紧,长征中的那些老红军还有叛变的呢,有一部分精英保持革命理想就够了。
    比如中国最有良心的作家、当年清华附中红卫兵张承志先生,他是“红卫兵”三个字的发明者,是红卫兵组织的创建者。毛主席时代的学生真了不起,几个中学生坐在圆明园的草地上就能发明“红卫兵”。当年清华大学学生蒯大富,小小一个本科生,竟然敢把国家主席说抓来就抓来了。我们不要以为有谁给他当后台,认为毛主席、周恩来给他当后台,他没有后台,他就自己想抓就抓来了。这并不一定是对的。但我们可以去想:当年的大学生,怎么就有这样的胆识!老红卫兵张承志,还保持着革命理想。我孔庆东,1972年的红小兵、1977年全国最后一届红卫兵、老八路的儿子、工人的儿子,今天在北大当教授。资产阶级的大学体制,并没有完全把我腐蚀掉,因为我身上毕竟流淌着无产阶级的血液,因为我的脑海里,存盘着全部的红色经典——十几个样板戏,我可以从头唱到尾。文革中的好事我经历过,坏事我没参与过——因为那时候我小——我没打过老师,没抄过家。广大人民群众能够记得文革的优点,我们全国都被文革洗礼过。
    面对今天三座大山卷土重来,我们更能知道文革的好处,也便于我们反思文革中的那些缺点,这是今天能够启蒙群众的一个最好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基础,那太难了,我们等于要从《辛丑条约》起步了——幸亏不是这样。
    第三条,革命形势的继续向前发展。
    今天的革命形势,是否还是向前发展的?今天的中国,如果大家都已安居乐业,我们也许不需要搞社会主义,哪怕就资本主义搞得挺好,大家都有饭吃,都很平等——不用太平等,只要基本上没有穷人,有人欺负你你打官司、上访就能够解决问题,那何必要革命呢?何必要辛辛苦苦进行斗争?小日子很舒服嘛。
    可惜,今天的中国不是那样的小康社会。尽管我们承认有很多人日子过得好了,但是有那么多的绝对贫困人口,有那么多地方民不聊生。很多人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爬到中产阶级边缘,又被打下去了。中国最近出台的一些经济政策,不是打击穷人的,而是打击中产阶级的,或者打击中产阶级边缘的,打击小资产阶级的。为什么现在要革命的大学生这么多?大学生本来是天然的中产阶级,本来可以舒舒服服混进中产阶级,只要一毕业就是中产阶级,可是现在一毕业就找不到工作。为什么要把中产阶级打成穷人?因为原来的穷人被剥削得太穷了,已经不够养活富人了,穷人不够吃了。为了维护少数人穷奢极侈的生活,必须再把几亿人打成穷人,这几亿人就包括在座的年轻朋友。让你们一毕业就没有好日子,必须辛辛苦苦给他们打工。比如我看的一份材料:八零后三成单身、四成以上无房、七成以上无车;然后跟七零后比较了一下,七零后到三十岁的时候百分之九十都已经解决这些问题了,八零后到三十多岁的时候,这些问题多数都没解决。所以现在八零后成为被权贵们吃的一大块蛋糕。富人怎么富的,他得吃人啊,不吃人怎么会富?
    所以,不是少数的左翼“坏人”要革命,而是中国人民要革命。这种革命并不是要搞武装起义、武装暴动,而是要用非武装的形式、非直接对抗的形式,改变这种不合理、不公正的经济分配体制,要打倒汉奸国贼,恢复社会主义的朗朗乾坤。
    作为知识分子——一个有责任感、想让自己生命过得有意思的知识分子,你只能顺应这个历史潮流。可能甚至肯定中间一时会有挫折,但不要因为一点点挫折就灰心,总的形势是曙光在前,要坚定这个信心。
    第四条,因为有正式的红军。
    今天显然不能有红军,而只能认为解放军就是红军。所以,我们要用最大的力量使解放军不丧失毛泽东思想,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坚持党指挥枪,让解放军永远保持红色军队的性质。这是从军队的意义上讲。
    另外,在文化斗争的意义上讲,今天总的局面是敌强我弱,所以需要大力发展“赤卫队”,以在合适的情况下转化为“红军”——正式的文化武装,我把它叫作“网络武工队”。我们要成立大量的网络武工队,几个左翼网站是不够的,应该遍地开花。怎样在现代信息社会进行革命文化斗争,马恩列斯毛都没有留下现成的指示,需要我们自己去探索与开创。
    今天,一方面是鲁迅时代又回来了,另一方面我们又面临着鲁迅所没有面临过的新的问题。鲁迅的一些经验我们可以借鉴——鲁迅战斗性的文章,都是发表在商业媒体上,他表面上都是跟资本家混在一起的,因为不可能自己办一份革命的刊物在上海出版。怎么样利用资本家的阵地、甚至敌人的阵地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方面有很多工作需要探索。
    第五条,组织的有力量和政策的不错误。
    这一点最重要。今天我们党的组织已经很没有力量,党中央的组织力量到了中层就被化解掉了,各省的经济军阀对党中央阳奉阴违,跟党中央讨价还价。当然可能他们捉住了中央的一些把柄,中央可能自己也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组织力量,它还是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不依靠党中央,难道依靠民主党派吗?看看民主党派开会都说的什么话?甚至依靠疆独、台独那些“五毒教”吗?那是更不可能的。
    党中央有问题,可以批评批判,但要冷静地分析:能不能说党中央已经完全变质了?我觉得还没有。不是为党中央开脱,我的判断是这样的:不能说党中央变质,而应该说党中央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党中央遇到困难的时候,广大的党员和革命群众应该怎么样帮党中央一把?这里不是指具体的党的领导人,而是将其作为一个精神整体来看待,我觉得我们要帮助党中央坚持真理、修正错误。
    历史上,我们党为什么总是“生生死死”?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犯错误多。如果不犯错误,不早就胜利了吗,而且胜利了也不会再失败啊。问题就在于,党是由活人组成的,活人总要犯错误。人是什么?人既是自然人,又是社会人。任何人在社会人这方面修养得再好,不要忘了你还是个自然人——你得吃饭,你有七情六欲,你看见美女会动心。你要承认自然人的这一点。人是不可能不犯错误的。
    古代圣贤教给我们的道理,一大半都是在说如何不犯错误、少犯错误,如何修养自己。为什么?因为他知道人会犯错误。即使今天当了圣贤,不等于明天就不退步了,没有一劳永逸的事,要终身修养。革命领袖也都是要犯错误的。
    今天我们党的政治情况怎么样呢?今天的工人、农民还认不认这个共产党?这关系到我们今天的生死存亡。如果不为工农大众谋利益,站在少数权贵一边,甚至自己就成为权贵,这将是最大的愚蠢和错误。
    历史发展规律告诉我们,极左过后容易出现极右,极右过后又容易出现极左,只有圣人能够把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还有其他人类文明的正确思想,就是我们的组织力量和政策基础,有了这些我相信共产党就能够少犯错误,最后不会灭亡。
    我觉得我们共产党现在有很多问题,但是我希望她洗干净自己身上的污泥浊水,恢复青春活力,继承总结前面的经验,再一次创造出适合新世纪的理论方针路线,然后带领全国人民走向文明复兴。最后,不光是为中国好,也要为全人类好。中国的责任,在于最后要建设一个美好和谐的地球花园。这个路是很漫长的。我们要坚定地、耐心地,但同时又是高高兴兴地、快快乐乐地向前走。让我们共同奋斗。
    


■ 本文责编: admi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