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 次 更新时间: 2017-11-20 09:57:51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毛泽东军事思想 > 阅读文章
邢治孔 徐冰:海南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胜利
·邢治孔 徐冰
标签: 海南战役 毛泽东军事思想

    内容提要:海南战役是我军建军后第一次渡海登陆作战的成功战役,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本文着重研究探讨了海南战役中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作用,说明海南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胜利。一、毛泽东阐明了渡海作战的特点,为海南战役指明了方向;二、毛泽东指出了海南战役的有利条件,坚定了我军指战员夺取战役胜利的信心和决心;三、毛泽东关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间题”的指示,是一个英明正确、富于远见卓识的战略决策;四、毛泽东批准采取“分批偷渡和大规模强渡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加速了战役胜利的进程。文章还认为,海南战役所创造的渡海作战的成功经验,使毛泽东军事思想获得了新的丰富和发展。
    关键词:海南战役;毛泽东军事思想;琼崖纵队
    
    1050年3月5日至5月1日,遵照中央军委、毛主席的战略决策,我第四野战军第十五兵团统一指挥四十、四十三军及炮兵、工兵各一部,共10万余人,在琼崖纵队的配合接应下,以木帆船为主配以部分机帆船为航渡工具,进行了海南岛渡海登陆作战,一举突破国民党陆海空军的立体防御,歼灭岛上残敌,取得了解放海南全岛的重大胜利,创造了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奇迹。
    海南战役,是我军建军后第一次渡海登陆作战的成功战役。在海南战役的准备和实施过程中,毛泽东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不论从战略部署,还是战术要求上,都先后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从根本上保证了这次战役的顺利进行并最终取得胜利。实践证明,毛泽东、中央军委关于解放海南岛的作战方针是非常正确的。海南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伟大胜利。
    
    一、毛泽东在总结金门战斗教训的基础上,阐明了渡海作战的特点,为野战军组织部署海南战役指明了方向。毛泽东在指导革命战争时,一贯强调:研究战争规律“应该着眼其特点”,既要研究战争的一般规律,更要研究战争的特殊规律。海南战役这样大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与我军过去陆上作战经验很不一样,这就提出了一个认识、研究海岛作战特殊规律的问题,只有认识了这个特殊规律才能正确地指导这次战役并达到预期的目的。
    1949年12月18日,毛泽东主席就解放海南的问题作了重要指示:“渡海作战完全与过去我军所有作战的经验不相同,即必须注意潮水与风向,必须集中能一次运载至少一个军(四、五万人的全部兵力),与三天以上粮食,于敌前登陆建立稳固滩头阵地,随即独力攻进,而不依靠后援。”第三野战军一部“于占领厦门后不明上述情况,以三个半团九千人进攻金门岛上之敌三万人,无援、无粮被敌围攻,全军覆灭。你们必须研究这一教训。海南岛之敌可能较金门敌人战力差些,但仍不可轻敌,……以免重蹈金门覆辙。”毛泽东深刻而全面地总结了金门登陆作战失利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海战不同于陆地作战,在陆地上作战一次搞不好还可以来第二次,一梯队遭受损失第二梯队还可以及时增援补充,而渡海作战则大不相同。特别是我无海空军配合,仅以步兵与比较原始的渡海工具实施渡海作战,受潮汐风向影响甚大,并需要突破敌海空军的封锁,如组织不好,就会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全军覆灭。因此,必须慎重对待,不可掉以轻心。
    毛泽东这一指示,提出了注意海岛作战特点的问题,为四野第十五兵团组织部署海南战役指明了方向。为贯彻落实毛泽东的指示,十五兵团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兵团的领导遵照毛泽东的指示,进一步认真研究金门岛战斗的教训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在太平洋对日占领的岛屿实施渡海登陆进攻的战例,设想各种方案,反复权衡利弊。
    其次,兵团立即要求各参战部队在抓紧征集船只的同时,也要十分重视对渡海作战特点的研究,其中包括风向、潮汐和水流规律的掌握,登陆地点的选择,滩头阵地的建立以及对付敌人海空军袭扰的方法等等,充分发挥全体指战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解决渡海作战中的各种难题,力求更切实际、更有针对性地做好渡海战役的一切准备。例如,部队经多方调查了解,摸清了琼州海峡的海水流向和风向规律:每年从正月到清明(4月上旬)多东风和东北风,对我渡海作战最为有利;过了清明,风向多变,时东时西;过了谷雨(4月中旬)就是南风期,是南渡海峡的顶头风,对我帆船渡海最为不利。琼州海峡的海水流向,因受潮汐影响也有东流、西流和伏流的变化。这些特殊规律,直接关系到帆船渡海时机的选择,对渡海作战能否顺利进行关系极大。
    其三,1950年2月广州作战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研究讨论渡海作战方案时认为,在我军缺乏渡海作战经验,没有海空军配合,物资装备又不好的情况下,如准备不充分,就有全军覆灭之危险。因此,必须把“慎重从事,充分准备,既要英勇果敢,又要稳扎稳打”作为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
    总之,渡海作战,是具有丰富陆战经验的人民解放军所面临的一个崭新课题,可谓“课题新,时间紧”,是有待我们认识的“必然王国”。在海南战役刚刚着手准备之时,毛泽东同志就及时提出研究海岛作战特点的问题,这就从战略的高度,抓住了渡海作战准备和实施中的关键性问题,抓住了诸多矛盾中的主要矛盾,为解决这一新课题指出了正确的途径。这样,我军渡海作战的指导思想更加明确,组织部署和准备工作更加符合海岛作战的特殊规律。
    
    二、毛泽东指出了海南战役的有利条件,坚定了我军指战员夺取战役胜利的信心和决心。毛泽东曾经指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是我们必须遵循的战争的一般规律。明于知己,暗于知彼;或明于知彼,暗于知己,都不是明智的战争指挥者。指导战争必须熟识敌我双方各方面的情况,尤其是双方“顺利的条件”和“困难的条件”。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既敢于斗争和敢于胜利,又善于斗争和善于胜利,方能无往而不胜。
    毛泽东在指导海南战役时,既看到了我军的不利因素——缺乏渡海作战经验、没有现代渡海工具和海空军配合等,要求指战员必须认真对待敌人,善于斗争,又分析了我军的有利条件。1950年1月10日,毛泽东主席就琼岛作战等问题,在给四野前委的指示中谈到海南战役的有利条件时明确指出:“海南岛与金门岛情况不同的地方,一是有冯白驹的配合,二是敌军战斗力较差。”这是毛泽东同志分析敌我形势后所作出的正确判断。
    所谓“敌军战斗力较差”,主要是指岛上守敌虽有十万之众,有海空军支援,但系溃败之军,立足未稳,惊魂未定,内部派系复杂,士气不高,战斗力不强;相反,我军在数量上与敌军相比虽不占优势,但经长期作战的锻炼,在全国解放胜利的鼓舞下,士气高昂,战斗力强;加之海南岛海岸线长,登陆点多,敌采取环岛防守,兵力分散,所吹嘘的海、陆、空立体防御的漏洞、弱点极多。
    所谓“有冯白驹的配合”,是指岛上有内应,有冯白驹领导的琼崖纵队的配合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琼崖纵队坚持孤岛奋斗二十余年,至1949年底已发展到1.6万余人,另地方武装3000人,建立了以五指山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有良好的群众基础。我野战军有琼崖纵队物质上的大力支持和直接配合登陆作战的条件,这就迫使敌处于两面作战的被动地位。里应外合是海南战役的突出特点,是与金门战斗的显著不同之处。
    因此,只要我军充分利用这些有利因素,并发挥主观能动性,充分准备,严密组织,歼灭岛上的敌人是有把握的。毛泽东同志的有关指示精神在部队传达学习后,经过一系列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讲清敌我形势,统一思想认识,解除了部分人对大海的畏难情绪,激发了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极大地提高了我军指战员乘坐木船渡海作战的胜利信心。
    为了充分利用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毛泽东同志在1950年1月10日还同时指示:“请要15兵团与冯白驹建立直接电台联系,并令冯白驹受邓赖洪指挥。把琼山、澄迈、临高、文昌诸县敌军配备及敌海军情况弄得充分清楚”,并注意对海南岛守敌的策反瓦解工作。遵照这一指示,中央华南分局和十五兵团均成立了策反委员会,对海南守敌展开了工作。琼崖纵队协助野战军侦察人员深入海南守敌的指挥机构和防区内进行侦察,基本上查清了岛上敌人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和工事构筑情况,还通过电台或派干部到雷州半岛向野战军及时报告海南守敌设防的变化等情报,为野战军作出正确的部署提供了可靠依据。琼崖地下党的策反工作也取得了成效,我野战军大举登陆后,国民党陆军步兵学校少将处长李湘武、警保一师第一团团长林荟材先后率部起义,加速了敌人的溃败。实践证明,久经考验的琼崖党、人民和琼崖纵队的策应,的确是加快海南解放的重要条件。
    我们知道,实行主力兵团和地方兵团相结合,正规军和游击队、民兵相结合,武装群众和非武装群众相结合,武装斗争和非武装斗争相结合,是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的一贯原则。而在海南战役中充分运用琼崖纵队和琼崖人民的策应力量,正是这一原则的具体运用。
    
    三、毛泽东关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的指示,是一个英明正确、富于远见卓识的战略决策。毛泽东一贯认为,要正确地指导战争,必须掌握好时机(即战机)、地点等几个关节点,如不得其时,不得其地都将不能取胜。毛泽东在指导海南战役中,综揽全局,审时度势,对解放海南的时间问题作出了正确的决策。
    1949年12月中旬,广西战役刚刚结束,毛泽东同志即发出准备渡海作战解放海南的命令,指示第四野战军“以四十三军及四十军准备攻琼崖。”十五兵团曾初步确定在旧历年前(即次年1月底2月初)发起渡海登陆作战,后因准备工作来不及,又向中央军委建议推迟渡海作战的时间。毛泽东同志接到建议后,于1950年1月10日指示第四野战军:“既然在旧历年前准备工作来不及则不要勉强。……争取于春夏两季内解决海南岛问题。”
    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完全正确、具有远见卓识的重大决策呢?第一,解决海南问题,在具体时间选择上如要求过早,则准备工作来不及(尽管季节上有利)。首先是船只问题极难解决,以每船30人计,运载一个军需1000余只船,当时两个军只征集到40余只,而且半数以上船只能乘10至15人,尚需时间和花力气收集木帆船并改装部分为机帆船。其次,部队无海战经验,两个军的主要成员均来自北方,不习惯乘船,经短时期教育训练难收实效,部队选训水手、教育船工亦需要时间。“不打无准备之战,不打无把握之仗”,这是毛泽东十大军事原则的重要内容。
    第二,如太晚了,又很可能贻误战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早日解放海南岛,这也是毛泽东关于海南战役的一个重要思想。首先,渡海作战与潮水风向关系极大。从季节上,过了谷雨(4月20日)是南风期,于我渡海登陆极为不利,在此之前风向、潮水对我军均较有利,因此应争取春夏之间趁有利风向实施登陆。其次,更重要的是,海南岛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龟缩到台湾的国民党妄图以舟山、万山、海南诸岛互为椅角,构成一条封锁我大陆的锁链,并作为“反攻大陆”的跳板。如我军适时地发起海南战役,即可以乘敌立足未稳,拔除其在南海的主要基地,打烂其赖以“反攻大陆”的海上部署,确保我国南方的安全。相反,如不及时解放海南,给敌人以喘息之机,敌必进一步加强防御,加紧对我琼崖纵队的“清剿”,甚至还可能勾结美帝插手海南,招致无穷后患。
    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指示,使我军确立了抓住有利季节、力争提早渡海的指导思想,取得了战役的主动权。1950年5月1日解放海南岛,6月25日爆发朝鲜战争。这也充分证明,解放海南岛的时机选对了。如果错过了时机,朝鲜战争一爆发,就会增加解放海南的困难;如果美国派其军舰侵入琼州海峡,直接插手,海南就很可能成为“第二台湾”,那历史就很可能成为另一个样子了。解放海南一战的胜利,使我党我军赢得了全局性的主动,并直接影响到随后的抗美援朝的顺利进行,使我们在作出抗美援朝决策的过程中免除了一大后顾之优。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毛泽东同志关于海南问题的时间要求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正确!
    
    四、毛泽东批准采取“分批偷渡和积极准备大规模强渡相结合”的战役指导方针,加速了战役胜利的进程。毛泽东曾经指出:“战争的胜败的主要和首先的问题,是对于全局和各阶段的关照得好或关照得不好。”海南战役指导方针的确定,就是一个带全局性的关键问题,直接关系到战役的进程。
    毛泽东在1949年12月和次年1月的两次指示中,曾设想要一次运载一个军四五万人、或至少二万人进行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不久,即根据冯白驹和十五兵团的建议对此作了修正,以使主观指导更加切合战役的实际。
    1950年2月l日,在广州召开的海南战役作战会议讨论我军的作战方案和作战方针问题时,琼崖纵队参谋长符振中转达了冯白驹的两条建议:一是乘敌人防线不甚严密,先偷渡一批兵力,加强琼崖纵队的接应力量;二是若第一个办法行不通,就派一批军事干部和技术人员把枪支弹药运过海,以充实琼纵的武器装备。会议经过研究,确定采取“分批偷渡与积极准备大规模强渡,两者并重进行”的战役指导方针,即首先以小部队分批偷渡,加强岛上力量,为大规模强渡作有力策应;尔后以主力在琼崖纵队及先期登陆部队接应下强行登陆。
    显然,这一指导方针是从实际出发的(尤其考虑到充分利用琼崖纵队和琼崖根据地人民接应的有利条件),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如果当时不首先实行小部队分批偷渡,过分依赖机帆船,而专心准备大规模的强渡,则不但拖长解放海南岛的时间,且易造成敌人先以大力镇压与削弱岛上琼纵力量,再以全力对付海防,必然增加我军登陆之困难;如果只强调分批偷渡与小规模强渡,而不抓紧条件业已成熟之有利时机,发起大举进攻,同样会拖延解放海南之时间,且会造成指挥上和兵力的分散,有利于敌对我各个击破,使我增大伤亡和损失。分批偷渡与大规模强渡,战役的准备和战役的实施,两者结合,相辅相成,是符合军事辩证法的。2月12日,毛泽东同志批准了首先以小部队偷渡的方针,指示:“同意四十三军以一个团先行偷渡,其他部队陆续分批渡海,此种办法如有效,即可提早解放海南岛。”
    根据毛泽东同志批准的方针,1950年3月5日致4月1日野战军组织两批四次偷渡成功,使岛上我军增加近一个师的兵力,大大加强了接应力量,并取得了渡海登陆作战的经验,摸清了敌人海防的虚实,为我军主力实施大规模登陆作战创造了极有利的条件。一切准备工作大体就绪后,4月16日,历史性的大规模渡海作战正式开始。我四十军和四十三军共八个团2.5万余人分乘350只木帆船和机帆船,强渡琼州海峡,在琼纵接应配合下,突破敌海陆空立体防御,于琼岛北部登陆。经转战半月,于5月1日解放了海南全岛。此役共歼敌3.3万余人,取得了历史性的重大胜利。
    1950年5月5日,以毛泽东为主席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贺电,热烈祝贺海南岛解放。
    总之,海南战役,是我野战大军遵照毛泽东同志的指示精神,在缺乏渡海作战经验、没有海空军支援、使用木帆船和少数机帆船的条件下,由琼崖军民配合,对拥有陆海空军立体防御的10万守敌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岛屿进攻作战。“这次战役,开创了我军渡海作战胜利的先例,创造了木船战胜兵舰的奇迹”,在中国人民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毛泽东、中央军委高度重视海南战役的进行,及时作出了解放海南的重大决策,并对整个战役给予了悉心的指导。在战役中毛泽东军事思想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从海南作战的角度看,如果说金门之战主要给我们留下了遭受挫折的教训,那么海南之战则给我们提供了取得胜利的光辉范例。这些宝贵经验既是在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下取得的,同时又使毛泽东军事思想获得了新的丰富和发展。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认识了海岛作战特点,抓住有利季节,力争提早渡海,“既要英勇果敢,又要稳扎稳打”,以取得战役的主动权;其二,有效地运用琼崖纵队这支有力的接应力量,采取积极偷渡、分批小渡和大规模强渡相结合的指导方针,以加速战役的胜利;其三,接受金门岛战斗失利的教训,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全面做好战前准备和战役的组织指挥工作,造成取得战役胜利的基础和条件;其四,渡海登陆部队明确树立有进无退、独力攻进不靠后援的思想,充分发挥主观能动作用,以确保渡海登陆作战的成功,等等。这些经验,都是人民解放军作战史上的新鲜经验,是我军渡海登陆作战的战略战术原则的重要内容,是毛泽东军事思想中新的组成部分。它对此后进行的其他海岛作战均具有宝贵的价值和意义。
    
    注:略。
    
    来源:《海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第4期
    


■ 本文责编: admi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