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加入会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 次 更新时间: 2017-11-30 11:24:00      添加到我的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毛泽东军事思想 > 阅读文章
姚有志 傅立群:红军长征与毛泽东军事思想
·姚有志 傅立群
标签: 红军长征 毛泽东军事思想

    中国工农红军主力的万里长征,早已作为举世罕见的人间奇迹和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永垂史册。凝集着一代中华优秀儿女崇高情操的长征精神,也将不断注入我们民族的当今与未来。带领红军健儿创造这一奇迹的舵手是毛泽东,指引这一转折胜利实现的思想指南是毛泽东军事思想。
    1927年,当南昌起义的枪声划破旧中国的茫茫夜空时,怎样才能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落后东方大国里和敌我力量极其悬殊的条件下,将革命战争领向胜利彼岸,还是个巨大的历史课题。土地革命战争十年火与血的奋斗,共产党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探索。别的做法都失败了,唯有“山沟”里的毛泽东以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的伟大创造气魄,率先把马列主义原理同中国实际成功地结合起来,辟出通往胜利之途。从进军罗霄山脉中段到写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开创了中国革命战争首先向广大农村发展,逐步包围城市并最终夺取全国政权的正确道路;从三湾改编到古田会议,奠立了建设一支无产阶级性质的新型人民军队的各项根本原则;从井冈山时期的游击战争“十六字诀”到指挥中央苏区前三次反“围剿”取得辉煌胜利,形成了红军作战的全部基本原则。这样,至1931年秋,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以卓越的军事实践与军事理论,回答了正确指导中国革命战争必须解决的三个根本问题,即走什么道路、如何建军和怎样作战。这标志着毛泽东军事思想初步形成。但是,直到长征以前,毛泽东的军事主张主要是在他所领导的那一块根据地局部内起作用。中国革命战争的科学指导理论问题,在全党全军范围远未解决。在党中央居于统治地位、支配革命战争全局的,仍是照搬外国经验、唯“国际指示”是从的教条主义军事路线。毛泽东创立的建军、作战原则,连同他在红军中的指挥权,不久就被这条路线排斥、剥夺。战争的检验是无情的,由此而造成的结果,是1933年至1934年间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大失败,全国各根据地力量丧失90以上,中国革命战争的命运危在旦夕。全国各支主力红军的万里长征,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迫仓促实行的另求生路之举。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生死关头,是毛泽东和他的高超军事思想挽救了中国革命。通观长征全过程,党和红军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一是如何求生存,二是如何求发展。求生存,必须战胜三种意义上的敌人:首先是国民党军队重兵集团的围追堵截,再就是难以想象的严酷自然条件和张国焘个人野心造成的全党全军分裂危险。其中,长征前期的生存境况尤为险恶。敌数十万大军层层封锁,步步紧逼,而教条主义军事路线的笨拙指挥不仅不能使红军脱险,反而导向绝境。痛中思痛,党和红军从血的教训中得出了自己的结论,在两条截然不同的军事路线之间作出了历史性选择。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国革命重大问题上,头一次独立自主地作出的结论。表达的方式,就是1935年1月党中央政治局的遵义会议。毛泽东在发言中对错误军事路线的系统批判和提出的各项军事主张,成为会议决议的基础。在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张闻天等多数同志的拥护下,毛泽东成为中央最高决策层的实际核心。随着遵义会议实现了中国革命战争全局统帅核心与指导理论上的根本性改变,长征形势全然改观,狂澜奇迹般地得挽。四渡赤水,兵临贵阳,虚指昆明,巧渡金沙,毛泽东以一连串中外战争艺术史上罕见的大手笔,指挥红军以指东击西、形南实北的高度灵活动作,呼啸驰骋于黔桂川滇的万水千山之间。待到蒋介石统帅部终于如梦初醒时,数万红军早已安然脱险,逶迤北去了。至此,保存中国革命战争火种的问题基本解决。长征中、后期,红军指战员所以能以坚定的信念和非凡的毅力爬雪山,过草地,克服沿途重重自然险阻,其精神力量在相当程度上来自对领路人毛泽东及其军事思想的高度信赖;党和红军所以没被张国焘的分裂行径搞垮,根本原因在于毛泽东关于党指挥枪的建军原则已经扎根党心、军心。
    求发展,关键是正确选择长征转移的战略方向。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放眼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关系变化的国内外大势,为红军长征确定了北上抗日的路线,把从国内阶级革命战场上的退却变成对民族敌人的进攻。这一高瞻远瞩的战略决策,对中国革命战争力量后来得以迅猛壮大,起了一锤定乾坤的作用。在北上抗日路线的指引下,1935年10月至1936年10月,全国三大主力红军红一、二、四方面军相继会师西北。在长征胜利结束的凯歌声中,党中央领导中国革命的巩固大本营在西北建立起来,成为中国革命战争新的可靠战略依托和新的斗争出发阵地。紧邻抗日前线的地缘战略位置,西北和华北军民日益高涨的抗日热潮,北国辽阔的回旋空间和足够的人力物力资源,为革命武装力量的浩荡发展提供了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和地理环境的优越客观条件。正是从这块新的阵地出发,毛泽东等率领红军高举抗日先锋军的旗帜,于1936年2月跨过黄河举行东征,向全国民众昭告了共产党和红军是民族革命的先锋,从而为革命力量播向全国开始赢得广泛的社会基础。也正是从这块新的阵地出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不久,我军便迅速出现在华北抗战最前线;接着又在长城内外、大江南北顺利完成了战略展开,在民族革命战争的烽火中燃成了燎原之势。从此,我党我军在全国范围的发展洪流,就犹如滔滔黄水奔泻东去,无论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了。回眸整个长征岁月,是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引红军谱写出壮丽的史诗,赢得了中国革命战争的生存与发展。没有毛泽东作舵手,没有毛泽东军事思想作指南,长征的历史以至整个中国革命的历史就会改写。
    自1840年的鸦片战争之后,偌大个中华民族,沦为外来强盗俎上鱼肉;数万万劳苦大众,在反动势力血腥统治下挣扎悲吟。曾有多少仁人志士啼血呼号,更有多少英雄豪杰揭竿而起,都因缺少先进阶级政党的领导和正确革命理论的指引而壮志难酬。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给中国革命带来希望的曙光。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主要斗争形式是武装斗争;马列主义原理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主要是同革命战争实际相结合。能否形成一套正确指导革命战争的军事理论,直接关系着我国人民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事业的成败。长征以前,毛泽东军事思想虽然已经开始形成,但毕竟还是在革命斗争的一个局部被承认。红军长征则是全党全军的战略性转移行动,这就为毛泽东军事思想在整个中国革命战争全局范围内得到检验与公认,提供了广阔舞台。正是通过惊心动魄的长征风云,全党全军真正认识了毛泽东和他的军事思想,由衷敬服了毛泽东和他的军事思想,把毛泽东推举到党和红军实际的领导核心位置,确立了毛泽东军事思想在中国革命战争全局上的指导地位。一句“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道出了全党全军经过长征而形成的坚定共识。如果说红军举行长征原本是一种不幸,那么,在这一不幸之中,中国革命战争的舵手问题和指导理论问题终于在全党全军范围内得到了解决,则是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万幸。从此,中国革命战争从“星火”燃向了“燎原”。长征最伟大的历史意义,即在于此。邓小平同志说,如果没有毛泽东,我们可能至今还在黑暗中摸索。用这句话概括红军长征和长征之前与之后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再也恰当不过了。
    上个世纪,恩格斯曾经预言:无产阶级的解放在军事上也必将有自己的表现。长征的历史典型地说明,毛泽东军事思想就是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在军事理论上的体现。在纪念红军长征60周年的日子里,我们人民解放军指战员一定牢记邓小平同志关于“继承毛泽东军事思想,研究现代条件下人民战争,发展我国军事科学”的号召,在今天新的历史条件下弘扬毛泽东军事思想这笔宝贵财富,使我军建设朝着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和国防建设理论指明的方向,按照江泽民主席提出的要求,以更坚实的步伐挺进。
    
    来源:《人民日报》1996年9月9日
    


■ 本文责编: admin
寄给好友: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凡本网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本人和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战略与管理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中国战略与管理网不拥有该文版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